“少来了,我说过了现在宇信是跟我混的了!如果你们非要动他的话,那么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陆翰阳十分霸气的说道。

  不过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怪怪的感觉,我总觉得我是不是被人利用了。的确,仔细一想,我成为了陆翰阳跟关峰之间的一条导火索,不过这条导火索是陆翰阳故意扯到身边的。

  刘康没再说什么,哼了一声,然后穿过我们下了楼。

  我们上到二楼,陆翰阳对我说:“关峰肯定还会来找你麻烦,到时候他如果来人来搞你的话,你就跑到五班去。”军训的时候,因为一些原因,高一的五班跟四班换了个教室,所以五班在我们班的隔壁。

  我点了点头,然后回了教室。

  难得的是这一晚上都没发生什么事,关峰也没有带人来我们班,我心里却有些不安。

  于是我就直接回家了。

  我刚刚走到我家门口,拿出钥匙准备开门时,却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尖尖的声音:“你老实说,咱妈到底有没有把那个祖传的翠玉镯给你?”

  一听到这个声音我皱了皱眉头,我知道,肯定是我舅妈又来了。

  我打开房门,果然我那个胖舅妈,此刻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我家的沙发上,一脸怒气的跟我妈说话。而我妈就坐在她旁边,轻声说:“妈真没把那个镯子给我,你下次别再到我家来闹了!”

  前不久,我姥姥因病去世了,姥姥有一个祖传的翠玉镯,好像能卖一些钱。我姥姥一直都是住在我舅舅家,而她死了之后,我舅舅一家翻箱倒柜都没能找到那个翠玉镯,胖舅妈就一口咬定是我姥姥把玉镯给了我妈,或者是我妈拿了玉镯,逼她交出来。

  “哼,谁信呐!妈一走那个镯子就不见了,之前还好好的放在她的衣柜里呢!不是她给你就是你拿了!一直都是我们给妈养老,结果最后玉镯却落到了你的手里!你如果还有良心的话,就把玉镯交出来!”胖舅妈气势汹汹,咬定了是我妈拿了玉镯。

  我一看到她心里就一股无名火窜起,我走过去说道:“舅妈,你凭什么说是我妈拿了玉镯?如果你是到我们家来做客的,我欢迎,如果是你要来找我妈问罪的,那就请你快点走吧!”

  胖舅妈看着我,哎哟哎哟的叫了起来:“儿子真是没白养啊,开始帮着咬娘家人了!”

  我妈责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我说道:“小宇,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快点回房复习去。”

  我冷哼一声,然后准备回房,身后又传来了胖舅妈的骂声,说我没教养、果然是没爹的人啊……骂得很难听。

  我扭头怒视着她,问道:“你骂谁?想要别人有教养,就先管好自己的嘴巴!”

  说完我扭过头直接回了房间,她那张嘴巴依然不依不饶,我直接忽略。

  舅妈一直折腾到很晚才走,我知道她肯定又骂我妈了,她这种人永远都是这样,我妈心地善良又脾气好,自然是说不过她,只能忍下这口气。等她走了之后,我走出房间,对我妈说道:“妈,你以后别理她了,下次她来就直接把她赶出去!”

  “唉,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小宇,这些事你都不要管,你只要好好学习,将来有学历有能力,才有人看得起你啊!”妈妈叹了口气,开始收拾桌子。

  我也只能回了房间,我现在的能力还太弱,还不能保护我妈。

  我愈发愈希望自己能够尽早成为一个能够顶天立地的男人,我知道胖舅妈也是欺负我们家s孤儿寡母,如果我父亲还活着的话,她绝对没这么嚣张。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学校,陆翰阳一早就来我们班找我了,他对我说:“我们打算今天就对关峰动手了,先从刘康下手,今天中午你跟老胡他们三个一起去把刘康拖到厕所里面暴打一顿。这是在学校,要小心老师什么的。”

  我点点头,却没想到关峰抢在我前面来找我了。

  第二节课大课间的时候,我刚准备下去做操,从教室的后门直接挤进来七八个人,领头的正是关峰,关峰脸上仍然有伤,是被我昨天打的。

  我愣了愣,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摸摸口袋,那把弹簧刀仍然安稳的放在我的口袋里。

  不知道为什么,这把刀总是会给我安全感。

  关峰冷笑一声,然后对着教室里仍未离开的同学们大喊一声:“都TMD滚下去,我给五分钟的时间,不赶紧滚的话就等着跟他一起挨打吧!”

  五分钟之内教室里该走的人就走的干干净净了,只剩下我、关峰和关峰的那七八个手下以及……吴婷。

  我不知道他吴婷留下来干什么,但现在吴婷也是关峰的女朋友了,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关峰走到我面前,冷笑着说:“你小子很争气啊,这么快就攀到陆翰阳这个靠山了!不过我可不怕陆翰阳,今天我先第一个解决你。”

  然后他就一拳打到了我的脸庞上,我扶着桌子后退几步,脸上非常的疼,妈的像是被石头砸了一下一样。

  我并没有拿出刀子,因为这一招估计已经对关峰没用了,毕竟我又不敢真的捅人。

  $-看!Y正◇版O}章/\节Wi上y酷CR匠g网

  关峰走上来一脚踢了过来,我拿桌子挡了一下,这个时候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搬救兵,否则我不怀疑关峰会把我打残在这里。

  关峰顺手拿起摆在教室后门的一个扫把,用扫把柄朝我捅了过来,正好捅到我肚子上,这一下真是疼啊,我都怕被捅出内伤。

  关峰一脚把桌子踢开,然后朝我走了过来,而他的几个小弟不知何时也把桌子都给移开了。三四个人一齐走了上来,而我只有不断的后退着。

  我唯一能当武器的,就只有凳子了,我抓起凳子,随时准备砸他。

  这个时候陆翰阳肯定还不知道我被堵了,看来今天我是必须要挨一顿胖揍了。

  关峰并不怕我手里的凳子,他直接走上来抬脚往我胸口踢,我把凳子扔了出去,他闪了一下,砸中他肩膀,看起来都挺疼的,但我手中也没有了武器,更何况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特别大的伤害。

  关峰说了一句上,然后三四个人一起冲了上来,我感觉肩膀上挨了一拳大腿上又挨了一脚,然后就倒在了地上,拳头如雨点般落在我的身上,各种疼。

  我努力的反抗着,但这毕竟不是武打片,反抗也没啥用,只能让自己全身上下失去保护,被打的更疼,我只能护着头缩着身子。

  然而就在这时候,关峰突然喊了一声“停!”

  打我的那几个人都停了下来,并且分散开了,关峰笑了笑,然后拉着吴婷走到我面前,低下头问我:“怎么样,挨打挨的舒服不?”

  我没说话,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关峰“切”了一声,然后摸吴婷的脸,说道:“光这么打你我觉得没意思,我想出了一个更好的法子。”

  我心一沉,不知道这家伙又想出了什么方法整我。

  峰将吴婷推开,指着吴婷对着身边的几个人说道:“哈哈,把她拖到厕所去,把衣服给扒了,今天给兄弟们看个够。”

  吴婷大惊失色,然后对关峰说道:“峰哥……别……”

  关峰理都不理她,说道:“快点吧。”

  他身边的那几个小弟立马兴奋的冲了上来,准备把吴婷拉出教室。

  妈的,人渣啊!

  我抬起头,喊道:“关峰……你TMD真不是个玩意儿……”

  关峰嘿嘿的笑了笑,然后说:“怎么着,不忍心前女友被人扒光?”

  “你有什么鬼主意就冲我来,欺负女人算什么玩意。”我说道。

  此刻我觉得自己格外的仗义。

  关峰挥了挥手让他那几个弟兄停了下来,他对我说道:“这样吧,你不是想逞英雄吗?今天只要你爬到我面前,再叫我一声峰哥,我就可以考虑放过这个吴婷。”

  我抬起头,看了看已经哭出来,一脸无助的小歆,心里很纠结。

  我想起那天吴婷为了救我时候的样子,以及那个眼神,心里有所触动。

  但我却实在忍不下这个屈辱,过了十多秒的样子,关峰问:“怎么样,行不行?我兄弟们都等不及了。”

  我抬起头看了看关峰,又看了看惊慌的小歆,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了。

  韩信一样忍受了胯下之辱,一样被流氓欺辱,可他最后不还是名留青史……

  我一弯腰,然后两只手撑到了地上,我就这么慢慢的爬了过去……

  关峰那个贱人,还故意往后退了几步。

  我用两只手撑着,这样爬的很吃力,但是我始终不让自己的膝盖沾地。

  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我可以弯腰,但是绝对不能弯下膝盖。

  虽然我已经没有什么尊严可言了……

  我慢慢爬着,耳边都是关峰他们嬉笑声,我的心在滴血……

  就在我爬到一半时教室前门忽然被踹开了,一个胖胖的身影出现了,老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