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儿,怎么了,把我们叫回来干啥?”杨亿、魏二苟和桃木妖三个回来了,瞅着剑阵中面色微白,汗水嘘嘘的黎叔儿仰着问道。

  黎叔儿眼睛一睁,看了眼严受伤的魏二苟,不满道:“哼,让你们拖住拖住,结果给叔儿弄死一个。我跟你们说,刚才的来的鬼物叫九阴子母,邪性强的很,叔儿精气神儿好的时候还好说,这回儿疲乏,不宜硬磕硬,不过有这天罗地网和钟馗法相在,不怕伤着待会儿那鬼怪携一家子来报仇的时候,你们别在乱下死手,激起了那大的凶性,那可就有罪受了。”

  “叔儿,您是不是累坏了,身子虚,怎么说的这么严重,刚才遇到的那几个小鬼也就狡猾一些,没你说的那么难对付啊。您啊,要是累着了,待会儿就歇着,我和老杨上就行。”魏二苟把刀往地上一杵,牵动肩头的伤处疼得一龇牙,“滚犊子,再来几千阴兵老子也能收,用不着你来操这份子心。”黎叔儿老脸一板,立马收腹抬胸直挺挺坐着,吹着胡子训斥道。

  “歇,歇什么歇?待会儿我要是真在一旁歇着,你们说不得都要完蛋。拿着,给自己好好涂涂!”

  黎叔一边儿,一边伸手搁怀里一摸,摸出个瓷瓶来扔给胖子,说这是疗伤神药。

  胖子两眼立刻水汪汪的,跟受感动的小媳妇似的瞅着黎叔儿,接过瓷瓶拔掉红塞,就把上衣脱得一干二净,露出白花花的大肥肉膘子,一转身全身的肉都在摇晃。

  “你就是头肥猪!”桃木妖瞧了魏二苟这身猪肉,,这身肥肉,撇撇樱桃小嘴数落道。但人确实走到胖子面前,伸出纤纤玉手取过药瓶,一脸温柔的神情为胖子上药。

  胖子被桃木妖如水般的柔情感动的圆脸一红,浑身拧着肥肉不好意思的扭动啊扭。

  “站好了,扭个啥,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有啥见不得人的?”

  桃木妖满面秀红的撅着酥嘴,对胖子的表现很不满,伸手在胖子腰身揪起一块肉,拧了一个整圈。杨亿看到魏二苟的脸瞬间就紫了,不是冻得!

  闲话休絮,杨亿不管秀恩爱的魏二苟和桃木妖,一双眼睛放在剑阵的黎叔儿身上。黎叔儿已经做法了近半个时辰,气喘吁吁,紧闭双眼脸上汗渍淋淋,脸色通红又透着股白色,杨亿明白,叔儿是真的累坏了!

  “叔儿,刚才那几个小鬼莫不是有什么来历?”

  黎叔儿听杨亿提出疑惑,沉默半响,便向他解释道:“你们三人刚才遇到是一种很邪恶的鬼祟,叫九阴子母。”

  “九阴子母?”

  “对,九阴子母并不是天生的鬼怪,而是后天经由邪教邪师用养鬼之术,培育而成的一种邪恶至极的鬼物。”见杨亿一副随便听听的样子,黎叔儿觉得还是有必要把九阴子母的厉害说清楚,以防待会儿斗起法来吃亏。

  黎叔儿的声音忽然变得阴沉起来,像是想起一段痛苦的回忆。

  “培育九阴子母,需要找到九个身孕或者刚分娩的女子,连同她们肚子里的胎儿或者刚降世的婴儿,分别母子一对的封在养尸罐里,然后每日每夜邪师招来恶鬼撕咬、吞噬、残虐母子俩,七七四十九天后。

  这九对母子必须只有一位母亲和九个孩子活下来,然后用一个更到养尸罐将她们装在一起,投入事先准备人畜血池中,依旧每日用恶鬼撕咬,等到八十一天后,这一位母亲和九个孩子先后死在恶鬼的折磨下,就会诞生出远比一些厉鬼更加厉害、充满怨念与邪气的十个鬼怪,这就是九阴子母!

  酷K匠7网首:发

  这九阴子母的堪比千年鬼王,待会儿你和二狗、桃木妖要十分注意,尽量避开鬼母。”

  杨亿连有些纳闷儿怎么叔儿还对邪道养鬼之术知晓的那么清楚,不过见黎叔儿神色疲劳,便没再多问。转念一想为了养出一尊鬼王级恶鬼,一个柔弱女子和九个婴儿竟然要承受一百多天地狱的生活,杨亿忽然对这九阴子母产生同情的同时,也产生一股恐惧、不安。

  魏二苟上完药后就穿好衣服跑过来;“杨亿,苍井空之排山倒海是什么鬼,你给我解释解释。”

  “啊,啊?哦,就是,啊......那个,那个啥!”杨亿忽然卷起了大舌头,咋说呢,现在就坦白吗,杨亿犯了愁支支吾吾的在心里组织语言。

  军营的月光忽然变得惨白惨白,带着股寒气儿,许多外围的兵士不自觉的向深坑靠拢。一个穿着青色军装棉袍的兵士,一步一步靠近魏二苟二人。

  在这名兵士离胖子七八步远时,还在踌躇编故事的杨亿注意到他,这名相貌普通的兵士见杨亿看见自己,就朝杨亿咧嘴一笑。杨亿也想笑,但忽然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一个突兀的念头闪过,杨亿对着魏二苟大圆肚子,就是一记大脚。

  “杨亿,你竟然敢踹小爷,问你怎么知道苍老师,你就踹我?”飞出去的魏二苟搁地上一个翻身,骂骂咧咧地爬起来,却注意到周围的兵士一个个瞠目屏息,如临大敌摆出防御姿态,握着刀剑手瑟瑟发抖,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身后。

  回头一看,魏二苟暇呲欲裂。

  “杨亿!!!”

  此刻,杨亿口中鲜血喷涌,胸膛竟然被方才的兵士右手贯穿,一颗血淋淋还在跳动的心脏被抓在手心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杀了我的孩子,我要让你们统统不得好死!”那名兵士一把抽出右手,将杨亿的心脏直接吞入嘴中,继而扫视周围被吓得两股战战的兵士,丧心病狂的大笑,口中说出来的话仿佛一名从地狱爬回来的女鬼的声音。。

  “孽畜,枉死成鬼不思投胎,竟然伤我徒儿,贫道要魂飞魄灭!!”

  剑阵上的黎叔儿见状又惊又怒入魔了般,仰天长啸,不顾身下的阴兵深坑,从剑阵飞掠下来,手中的桃木法剑吟吟作响,整个人如同长虹般扑向那名兵士。

  砰的一声,黎叔儿尚未赶到,兵士的身体就四分五裂,爆炸开来,掠出一个披头散发、鬼气森森、浑身鲜血淋淋的女鬼,黑雾缠身的飞到半空中,猩红双目如灯笼般盯住逃过一劫魏二苟。

  “杨亿,小王八蛋,小兔崽子......”

  飞过来接住杨亿身躯的黎叔儿,已是痛哭流涕,泣不成声,一双老眼浊泪横流。

  杨亿此刻七孔溢血,气若游丝,只觉浑身的力气正在逐渐消失,看着平日熟悉又亲切的脸,忍不住咧嘴轻笑:“叔,叔儿......没事,生死无常,谁都躲不过。看开点叔儿,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好你的头,混账玩意儿,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等混账话,”黎叔儿搂着杨亿残躯,又哭又骂:“你放心,你还没有正式拜叔儿为师,叔儿怎么也不会让你就这样白白死去,哪怕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叔儿也让你活下去。”

  说罢,左手双指并剑,在杨亿破了窟窿出的胸口周围连点,然后又抽出一张符纸来,贴在上面,转身看着在天上逞凶的九阴子母和乱成一片的军营。

  这时,朱锡堒带着几个副手,满面愧色地来到黎叔儿面前,见杨亿被吊住一口气,愧然拜道:“老神仙,朱某,朱某连累您老人家,害得贵徒惨遭恶鬼毒手,朱某实在惭愧!”

  “我徒弟不会死,而且这笔账我会算到师弥天的头上。”黎叔儿拦住朱锡堒,转而目如寒星,盯着天中的九阴子母,仿佛盯着另一个人,说起话来淡然又坚定:“烦请军师替老道照看爱徒,老道我要先手刃这鬼物。”

  “好好好,老神仙尽管放心......”朱锡堒心中惭愧,忙不迭点头答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