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打死也不能冒这险。要是自己真不明不白地死在了这里,那自己老爹那为数不菲的糟钱还不都便宜那个浪蹄子的女秘了,那自己可就真是死不瞑目了!

  魏二苟正胡思乱想着,就见几名太平军士兵为了打消黎叔儿他们的顾虑,双手一抱头,径自从那瀑布上滑了下去,看得杨亿和魏二苟是一闭眼,心里一哆嗦。

  但见那些兵勇一个个毫不困难地滚落下去之后,过了一会儿,就听见下面传来深杳的喊声:“下面一切安全,不妨事……”

  “诸位,请吧。”那徐三看向杨亿和魏二苟,眉宇间多少流露出一些揶揄之神色。

  见那徐三有些看不起自己,魏二苟顿时气往上撞,一梗脖子道:“草,你他妈瞧不起谁啊,爷不是不敢滑下去,可我师傅和我妹纸怎么办,还有这骡子,总不能让他们也这么滑下去吧,万一出点危险你负责啊?”

  “这个不必担心,”那徐三对魏二苟的言语冒犯不以为忤,笑着耐心解释道:“我这里有御寒的毛毡,将这老丈与这姑娘裹起来,再由两名兄弟左右保护,想来是无碍的,你二位要是也害怕,尽管明言,我亦可安排弟兄保护你们,呵呵”

  那徐三当真也是老江湖了,深谙请将不如激将的真谛,一番话明褒暗贬,言下之意就是在暗讽杨亿和魏二苟胆小如鼠,还不如一女子。

  杨亿和魏二苟都是粘上毛可以去西天取经的猴精,哪能听不出这徐三话里的意思,正要反唇相讥,就见黎叔儿暗暗一使眼色,便不再作声。

  倒是那一直不说话的桃木妖附在那青骡的长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那青骡一声“希律”,扬起前蹄就朝那瀑布滑梯冲去,幸亏黎叔儿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缰绳,要不然,那骡背上驮着的四个大小骨灰坛摔得稀碎。

  魏二苟卸下那装有骨灰坛的竹篓背在身上,就见那青骡跟铁了心要跳崖的抑郁症患者似的,迫不及待地跑到瀑布前,扬起前蹄,将肉墩墩的屁股坐在那瀑布的冰面之上,然后就滑了下去,看得杨亿和魏二苟是目瞪口呆,心说这骡子八成是被桃木妖骑久了,也成了精了。

  见桃木妖只是说了几句话,就能让那青骡顺着瀑布的冰面滑下去,那徐三也是满脸错愕的神情,片刻后才恢复了常态,难掩诧异地看着黎叔儿说道:“没想到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姑娘,竟然还有这等手段,真是令在下佩服,老丈,夜晚风大,这姑娘身子弱,禁不得这刺骨的山风,还是早些下去为妥。”

  说完,那徐三也不再看杨亿和魏二苟,只管叫来四名手下,两人一组,用毛毡将黎叔儿和桃木妖的身子裹起来,而后就护着他们俩滑了下去。

  一见黎叔儿和桃木妖都下去了,杨亿和魏二苟不待那徐三催促,就先后顺着那瀑布的冰面也滑了下去。

  那徐三得意地一笑,也紧跟着杨亿和魏二苟滑了下去。

  且说那杨亿和魏二苟躺在冰面之上,就感觉如同坐过山车一般,耳边是呼呼生风,身子如箭矢似的飞速下坠,整个人近乎都要陷入昏厥了。

  终于,杨亿和魏二苟感觉下坠的速度骤然慢了下来,睁眼一看,自己已经置身于一处白雪足有半米深、擎天的松树枝蔓上满是车盖大小的积雪的深谷里。回望自己滑下来的那处高悬于半空的瀑布冰梯,他们俩顿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

  此间,先下来的那些太平军士兵们已经拢起了一堆火,众星捧月似的将黎叔儿和桃木妖围在中间烤火取暖。

  杨亿和魏二苟也凑了过去,那些太平军士兵都很友善,将自带的水酒、饭团分与杨亿和魏二苟他们充饥。

  i…酷匠I网唯一i正版!q,_其他A都y是.盗~版(B

  不一会儿,那徐三也下来了,在火堆前稍事休息之后,徐三就招呼着众人起身赶路。

  要言不赘,黎叔儿、杨亿、魏二苟和桃木妖四人跟着那些太平军士兵走了大约了一个多时辰,就出了那小五台山,又行了一二十里路,天色已经大亮,就见那官路两旁,稀稀落落地出现了一些白色的帐篷,不时可见一些挎刀背枪、埋锅造饭的士兵出出入入,每一个都是红巾包头,所传的衣服虽然五花八门,但前胸背后各缝有一块半尺左右的黄布,上写有太平、圣兵字样。

  “这些就是你们的弟兄们了吧?这咋一个个都病病歪歪、没精打采的,咋地了?”见那些士兵的装束,魏二苟已然猜出了他们应该都是太平军士兵,但见那些士兵面色土黄,一步三喘,不由得好奇地问道,也是想打击一下那徐三的情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