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那汉子不坏好意地靠近桃木妖,魏二苟眼睛一瞪,就要发作,却被黎叔儿用眼神制止了。

  那汉子见杨亿和魏二苟用愤怒的眼神看向自己,却并没有起身,误以为他们俩是慑于自己人多,又有武器在手,所以才敢怒不敢言,因而胆子越发打了起来,竟然用手去摸桃木妖的桃花腮魇,嘴里还说着下流的淫词秽语。

  “我说,你这厮老毛病又犯了,如今可不比咱们占山为王的往日,这太平军里军纪森严,最忌讳的就是这奸淫一条,你又不是没吃过军棍,怎地这老毛病又犯咧?”见那汉子对着桃木妖毛手毛脚的,一名持刀的汉子好意提醒他道。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这厮好不晓事,怎地专揭我的疤痢?莫不是要和我刀头见血吗?”那汉子见同伙欲阻止他的好事,不禁恼羞成怒,怒视着说话的汉子,露出了泼皮一言不合就要动刀子的流氓本色。

  “我只是说说罢咧,听与不听,全在你自己,与我又何干?”那汉子见其要耍狠,哪里肯与之作对,话锋一转,想息事宁人。

  那汉子犹自余怒未消地瞪了同伙一眼,继续嬉皮赖脸地靠近桃木妖,嘴里淫笑道:“小娘子,择日不如撞日,今日你我遇在这里,想是那月老喝多了黄汤,特地安排哥哥在这里等你,那咱们可不要辜负了这良辰美景,索性成了好事吧,嘻嘻”

  那汉子涎着脸靠近桃木妖,一双脏手竟然要抓向桃木妖傲人的双峰,就在魏二苟正要发作的一瞬间,只听得哎呦一声,那汉子手捂着裆部,蜷缩在地上惨叫不已。

  随后,早已是气冲斗牛的杨亿和魏二苟一跃而起,挥起双拳攻向那些汉子们。

  想那杨亿和魏二苟都是体内有金刚杵神力的,虽然手里并未拿着白手刀,可盛怒之下,金刚杵的神力还是被不自觉地激发了,两臂和双拳霎时就被一层白色的光晕所笼罩,一拳之力,足以击毙一头牤牛,而那些汉子们虽然身上背着朴刀,却并无取黎叔儿等人性命的心,加之杨亿和魏二苟状如疯虎,所以那些汉子在略作抵挡后,就发一声喊,消失在了暗影中。

  见那些汉子都作鸟兽散了,杨亿和魏二苟也不去追,回过身,魏二苟见那个被差点桃木妖一脚给截肢成太监的色棍还趴在地上哼唧着,走过去从其背上抽出朴刀,用刀背狠劲一拍那家伙的脑袋,骂道:“你奶奶个孙子腿的,撒逼楞起来,跪下……”

  那家伙面无血色地爬了起来,偷眼看了一脸要杀人的魏二苟一眼,又赶紧垂下眼皮,缩着脖子跪在了雪地里。

  “你妈比的,跪直溜儿的……哎呀我草,我说话不好使是吧,叫你板征的听见没,作死昂?”魏二苟是成心找茬儿,见那汉子一副落水狗的怂样,是越看越上火,上去兜心就是一脚,东北口音亦是喷薄而出。

  “爷,爷,我错了,小的有眼无珠,不知道几位爷是深藏不露的江湖豪杰,那啥,姑奶奶,小的知道错了,求您高抬贵手,饶了小的这一回吧……”那汉子见魏二苟眼中喷火、怒不可遏的样子,看架势活撕了自己的心都有,而那杨亿则是一番蔫里坏、下死手的诡异表情,知道这两位都是鬼难缠的主儿,遂忍着痛,跪爬到桃木妖的百褶裙下,想利用女人的心软来逃过眼前这一劫。

  “呃呃,你他娘的别在那装孙子了,过来过来,我问你点儿事体,要是有一句不实之言,后果你清楚!”黎叔儿看了一眼那暗黑的榭树深处,知道那些逃走的汉子一定是去叫援兵了,所以急于从那汉子嘴里问出一些情报来。

  “太老爷只管问,小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断不敢哄骗,要是说一句谎话,叫我舌底生疮,不得好死。”那汉子从黎叔儿的话里寻见了一丝希望,赶紧又爬到黎叔儿脚下,赌咒发誓地讨好道。

  “别整那没用的,”黎叔儿厌恶地一皱眉,问道:“我且问你,你们是官兵啊,还是太平军啊?”

  }看正…Y版章Q“节0上*"酷_匠\网1

  “我们是朱锡馄检点麾下的太平军,只因那清妖派了重兵守那娘子关,使林天官和李地官的人马无法自山西直扑直隶诸城,不得不绕道陕西再去那清妖的京畿重地,所以,朱锡馄检点设下重赏,才得了这太行山的小五台山里有一供乡民通商的密道,遂派我等过来打探,不想却遇上了各位豪杰……”那汉子还真是个怕死的囊包,不待用刑,就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和盘托出了。

  “嘶……”听了那汉子的话,黎叔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又问道:“如今这直隶境内,你们已经占了几座城池了,沧州城可占了否?”

  “林天官、李地官、吉春官用兵如神,一路打来,那清妖是望风而降,现而今,大军破了临潼关,一路连克藁城、深州、献县、交河、泊镇,如今已将那沧州城围得是飞鸟不进,城破只是迟早的事儿了。”那汉子一提到太平军攻城掠地的武功,登时眉飞色舞,口沫横飞,全然忘了自己眼下的处境。

  “奶奶的,这回可麻烦了。”黎叔儿听了那汉子的话,手捂腮帮子,叹息道。

  此时,尤为忧心如焚的莫过于杨亿了,一听太平军在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等人的指挥下,一路势如破竹地打到了沧州城下,正在围城猛攻,内心好似油煎一般!

  那么,杨亿内心为什么会如此的不堪呢?列位看官可别忘了,杨亿可是来自三百年后的现代社会,初、高中的历史课上都学过这段天平天国北伐的历史,尽管上课时也是心不在焉、走耳不走心,但惟独记住了北伐军在攻克沧州城后屠城的那一段血腥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