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中华阴阳之术门派多如晨星,其中的千变万化岂是你走马观花即可得其精髓者邪?更何况尔仗着一些微末技艺,便在我神州恣意横行,为祸一方,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你自我了断了吧。”黎叔儿负手看向那伊利亚巫师,神态傲然地说道。

  最新rz章C节Y…上{}酷匠网@q

  那伊利亚巫师眼神羞愤地看了一眼黎叔儿,弯腰捡起地上的宝剑,就要向自己的腹部刺去。

  就在这时,那两名罗刹女子一声惊呼,一左一右,拉着那不知所措的卢永嘉就向那伊利亚巫师扑了过去。

  一见那两名罗刹女子拉着那卢永嘉挡在了自己前面,那伊利亚巫师一扫刚才颓丧的表情,看向黎叔儿桀桀笑道:“你这老头还是上了我的当了,若是被打败一次我就要自杀的话,那我不是早死了一百回了?你们大清国不是有句话吗,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我一定还会来找你们的!”

  话音未落,就见那先前隐没于地下的伏都兽又冒了出来,伊利亚巫师和那两名罗刹女子(哥特巫女)骑上伏都兽,没了命地向军营的大门方向跑去。

  那卢永嘉见伊利亚巫师自己逃走了,顿时如丧考妣,追着那伏都兽的后面跑了几步、见追赶无望后,不禁一屁股坐在雪地上,像只惊恐的耗子一般,偷眼看向黑着脸看向他的黎叔儿等人。

  “老神仙饶命,都是那个老毛子巫师逼我这么做的……”那卢永嘉话说了一半,脸色突变,脸上现出痛苦无端的样子,一双眼睛都快要挣出眼眶了,同时捡起地上的一把腰刀,疯了一般地向黎叔儿砍来。

  “真是无可救药了。”黎叔儿叹息了一下,伸手一叼那卢永嘉持刀的手腕,右脚一踩其左腿弯处,同时用左手猛地一击其喉结处,那卢永嘉脖子间传来骨裂之声,一口黑血从其口中喷出,整个人旋即向后倒去。

  见那倒地的卢永嘉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眼见是不行了,黎叔儿摇摇头,从其后脑部拔出一根带有小铃铛的铜簪,与之前在曹通的客栈和在雪野里那些骑兵脑后的铜簪俱是一模一样。

  见黎叔儿若有所思地看着那铜簪发呆,魏二苟和桃木妖靠近黎叔儿,低声问道:“叔儿,您想到了什么?”

  “这簪子你们不眼生吧?”黎叔儿将那铜簪向魏二苟和桃木妖一晃,“我们这一路上屡次见到这用于御魂术的铜簪,而且样式如此相近,难道只是巧合吗,还是冥冥中的一种定数?”

  “叔儿啊,定数不定数的先搁一边吧,那闪电您是不是赶紧让他恢复原形啊,那看着、看着实在是太雷人了,呵呵”魏二苟见黎叔儿只管看着那铜簪出神,就伸手一扯他的衣袖,提醒道。

  听了魏二苟的话,黎叔儿如梦初醒地哎呦了一声,起身就往杨亿所在的方向跑去。

  跑到杨亿跟前,看着那含情脉脉地看向自己的“杨亿”,黎叔儿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说孩子,叔儿真是对不住你了,而后伸手扣住他的右手手腕寸口处,说了句“事情已毕,速速离开!”就见四道白影从杨亿的头顶处飞出,在空中还不忘向黎叔儿深施一礼,然后方随风向西面掠去。

  片刻,杨亿打了个哈欠,一脸茫然地看向黎叔儿,又看了看一脸同情的魏二苟和桃木妖,有点蒙圈地问道:“我刚才睡着了是吧……不是,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啥?我草,我想起来了,叔儿,你是不是让女鬼上了我的身了,哎呦哎呦,我得检查一下,看缺了啥没有……”

  杨亿也顾不得桃木妖在场,背过身去,扯开裤带往里面仔细看了看,见小弟弟还蔫头耷脑地蜷缩在那里,这才吐出一口气,踏实了。

  “刚才上我身的女鬼是谁啊?”杨亿看向多少有些歉然的黎叔儿,问道。

  “那啥,不是外人,就是咱们爷们在曹通客栈收的那四个女鬼,这军营煞气重,鲜有鬼魂,叔儿也是没办法,为了防止你再用金刚杵损了元神,才不得已为之,别忘心里去,也别在心里留阴影啊,呵呵”黎叔儿看向杨亿,故作沉痛地说道。

  “兄弟,你是没看见啊,你刚才,老骚兴了,嘿嘿”魏二苟走到杨亿跟前,在仔细观察了一下、确定眼前的这个杨亿已经恢复正常了以后,才搂住他坏笑道。

  “滚犊子,我他妈不想活了……”杨亿一脚将魏二苟踹开,以手捂脸,痛苦地哼唧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