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城堡的拥有者对于城堡建在兵营内的安全系数很有把握,门口设置的两名卫兵摆谱讲排场的成分远大于其实际功效,所以那两名卫兵也是神情松懈,一副恹恹欲睡的样子,以至于杨亿和魏二苟都站到了那两人背后了,他们依然是懵懂无知,见此情形,杨亿和魏二苟也没客气,一人一个手刀击在那两名卫兵的后脑,就将二人击晕了。

  清除了门口的障碍,杨亿朝隐藏在暗处的黎叔儿和桃木妖一招手,一行四人就毫不费力地推开厚重的红色橡木门,进到了城堡的一楼内。

  城堡的一楼是一间并不算太宽敞的方厅,迎面是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吊灯后面的墙壁上是一副近半人高的油画肖像,画的是一名头戴一顶装饰有羽毛、珠宝和花的帽子、帽子下面是高得有些夸张的假发的西洋女子,那女子眼神深邃,表情严肃,略显健美的身上穿着白亚麻布的紧身上衣,香肩半露,衬衣之外是束腹和裙撑,整个人物看起来是端庄华贵,不怒自威。

  一看到那贵妇人的肖像,黎叔儿一怔,自言自语道:“这女人应该是罗刹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女皇帝叶卡捷琳娜啊,看来那巫师确是罗刹国人氏无疑了。”

  “叶卡捷琳娜啊?”魏二苟来自现在,当然知道这位穷兵黩武、开疆破土不逊于彼得大帝的俄罗斯女皇,不禁向那画像多看了几眼。

  杨亿自然也知道这位彪炳史册、毁誉参半的女沙皇,但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是身份,遂哼哈了几声,故作不以为意。

  打量了一下方厅,见四周并无卫兵或佣人,倒是二楼上面不断传来推杯换盏的嬉笑声,黎叔儿一使眼色,带着杨亿、魏二苟和桃木妖顺着那朱红色的旋转楼梯,向二楼摸了上去。

  二楼是一间通长的走廊,墙壁上同样悬挂有一些记录战役的西洋油画及盾牌、巨剑等西洋武器。

  贴着墙壁,黎叔儿他们轻手轻脚地走到一扇看着明显比其他房间的房门大很多的橡木门前,杨亿一探头,就见那间足有半个篮球场大的装饰奢华的房间内,七八个穿着名贵的藕丝衫的男子正散坐在一张圆形餐桌前,桌上摆放着烤全羊等各色珍馐美味及红的、白的各种盛于玻璃瓶内的洋酒,那些男子都已是醉意醺醺,正与四名近乎半裸的罗刹国美女嬉闹“就见那些男子一个个放浪形骸,毫无廉耻地追逐着那些罗刹国女子是又搂又抱,而那些罗刹国女子停着胸前那一片白润如玉的傲人双峰,是放声荡笑,胸前两点嫣红如露珠般颤动,引得那些男子如逐臭之蝇一般地被她们逗得是团团乱转,活似雪地上的巴狗无二。

  一见眼前这副毫无节操的香艳场景,黎叔儿、杨亿和魏二苟当时就感觉血压噌噌的飙升,不是出于义愤,而是实在太刺激了,血脉喷张啊。

  直到一旁的桃木妖咳嗽了一声,并使劲拧了魏二苟一把,黎叔儿他们仨才老脸一红,同声斥道:“这他妈也太、太淫荡了,什么玩意儿啊!”

  “哼,得了吧,你们男人都是见异思迁,没一个好东西!”桃木妖看着口是心非的三人,鄙夷道。

  “啊啊……”黎叔儿毕竟也算是一代宗师,多少有些赧颜,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朝杨亿和魏二苟一丢眼色,仨人一声大吼,就踢开那虚掩一半的房门,冲了进去。

  屋子里突然多了三个横眉立目、打扮得僧不僧道不道的大汉,那些男子先是一惊,而后不由得恼羞成怒,其中一名身着身穿月白铁线纱袍,,胸前挂着个羊脂玉碟子大的福寿连绵锁,腰系着大红如意连环绦,两绺打金结子的大红回龙须直拖在脚面上,脚下还登着双粉底乌靴,看上去四十许岁的男子看向黎叔儿他们,厉声骂道:“哪里来的山野村夫,真是不知规矩,竟敢闯到七星楼里来,来人,来人,将这些瞎了眼的乱民拉出去砍了!”

  “你他妈给我闭嘴,听见没?”一见那男子大呼小叫的,魏二苟怕他再把那些绿营兵吵醒了,上前就是一个大嘴巴,将其打得是旋转三百六十度后倒地不吭声了,晕了。

  一看魏二苟出手如此凶狠,剩下的那些男子顿时不敢噤声了,一个个用惊恐的眼神偷瞄向正撅着指关节冷笑的杨亿等人,暗自揣测这些不速之客的来头。

  倒是那些罗刹国女子没有惊慌,在看了看黎叔儿他们以后,居然很淡定地靠在了屋角,好似这一切与她们还无关系似的。

  “丫头,你去看着那些女子,还有,让她们把、把衣服穿上,我看着闹心。”黎叔儿扫了一眼那些凹凸有致的罗刹国女子,强迫自己收回目光,示意桃木妖去看管那些女子,不要生事。

  桃木妖又狠狠地剜了一眼讪笑的魏二苟,才走到那些罗刹股女子跟前,一晃势手里的九尾猫鞭,那些罗刹国女子见到桃木妖手里的九尾猫鞭,碧绿的眼睛里第一次有了一丝恐惧,一个个乖乖地蹲在地上,默不作声。

  “你们,过来,你哆嗦啥,听着,我们此次来,不是要找你们,你们只要听话,我问啥你们答啥,我们就绝不会为难你们,听懂了没?”黎叔儿拽过一把高背椅子,大喇喇地坐在上面,看着那些瑟瑟发抖的男子说道。

  “敢问你们到底是何人,来此意欲何为啊?”一名面色青白、三缕牙须细如鼠尾、一看就是长期沉溺于酒色的男子看向黎叔儿,声音微颤地问道。

  “草,你他妈听不懂人话啊,是我们问你,不是让你发问,欠削了是吧?”魏二苟手一扬,对那男子恐吓道。

  “不得无礼,黎叔儿摆摆手,继续看向那名看起来比其他人还稍显镇定些的男子说道:“你们这里谁是卢永嘉卢将军啊?”

  “卢军门不在这里,他随那伊利亚大法师去密室里修行去了,我等均为卢军门的属下及幕僚,在此夜宴吟诗……”那男子嗫嚅了一下,答道。

  “吟诗?别你娘的附庸风雅了,你们这是狎妓还差不多!”黎叔儿被那男子咬文嚼字的酸腐给逗笑了,“不过你们这狎的是西洋大娘们,也算是替大清朝长脸了,呵呵”

  接下来,黎叔儿同那男子一问一答,倒也问清了卢永嘉和那个叫伊利亚的罗刹国巫师的去向。

  据那男子讲,今晚是那伊利亚巫师每月的修炼时辰,卢永嘉对那伊利亚巫师的法术是羡慕不已,便跟着那伊利亚巫师去位于军营西侧的一处密室里去修炼,当然,也不排除他们之间会密谋一些事情。

  打探得那卢永嘉和伊利亚巫师的行踪,黎叔儿想了一下,就让杨亿、魏二苟去找来绳索,将那些男子连同罗刹国的女子捆做一堆儿,又将嘴堵上,然后就离开了那城堡。

  按着那男子的供述,黎叔儿他们在军营里向西走了一会儿,果然看见前面出现了一座全部用未经油漆的原木搭建而成的半圆形的建筑物,看着就像是一只巨型乌龟伏在雪地上。

  那建筑物的前面,有一顶帐篷,几名身着骑兵甲胄的罗刹国女子神情冷峻地坐在帐篷里烤火取暖兼做守卫。

  好在那些罗刹国女子并未注意在距离他们三二百米外的地方正有人在窥视她们,黎叔儿观察了一会儿,就利用军营里随处可见的雪堆做掩护,绕到了建筑物的后面。

  那建筑物后面并无人把守,看了看那近四五米高的建筑物,黎叔儿让魏二苟和杨亿搭成人梯,自己一提气,踩着俩人的肩膀,纵身飞了上去,随即解下腰带,将杨亿、魏二苟和桃木妖拉了上去。

  待四人都到了建筑物上以后,黎叔儿他们趴在那建筑物满是积雪的木头上,小心翼翼地向建筑物房顶的中心爬去,因为黎叔儿看到正好有一道月光从那屋顶中心照入而无反光,说明那屋顶中心是空的,可以让月光找到建筑物里面去。

  爬到屋顶,黎叔儿他们顺着那屋顶中间留下的井口大的圆洞向下一看,登时都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那建筑物内铺满了黄土,黄土之上,错落有致地立着七根粗大的铁柱子,每个铁柱子上还绑着一名赤身的精壮汉子。

  铁柱中间有一尊烈焰灼天的铁炉,上面放着一口盛满黑色粘稠液体的大锅,一旁有四名以黑色头罩蒙面的人正持刀将一只只黑色的犬活着开膛,再将掏出的还冒着热气的肝脏丢进锅里烹煮。

  在一侧月光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里,一名身材高大的男身披拖地的黑色斗篷,整张脸都被斗篷上自带的尖顶帽子遮住,从黎叔儿他们的角度,只能看到那男子颌下露出的蓬乱的卷曲胡须。

  那男子身后,站着一名身体粗壮的男子,年逾四旬,穿着那一件云紫四则八宝缎子面儿大白毛有黑团儿的乌云豹皮氅,脚蹬皂靴,眉宇间隐隐透出一股暴戾神色。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叔儿,他们这是在干啥啊?”魏二苟伏在黎叔儿身边,耳语道。

  “他们这是在用黑巫术炼血尸,造孽啊!”黎叔儿语气沉缓地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