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魏二苟片刻之间就将那些骑兵杀得是丢盔弃甲、伤亡过半,那些步兵们一个个是面露惊恐之色,恨不能挖个洞将自己埋起来,哪里还敢上前去帮助那些骑兵。

  一见那些步兵逡巡不前,那个眼神阴鹫、看着像是那些骑兵首脑的身材瘦佻的骑兵一声怒吼,拍马舞刀向魏二苟冲了过来。

  魏二苟正杀得兴起,一见那骑兵冲了过来,也没讲对方放在眼里,一手勒住缰绳,控制住身体平衡,另一只手一翻,一道白色的刀气就向那骑兵袭去。

  本以为那骑兵会应声落马,不想那骑兵在看道那袭来的刀气以后,丝毫没有慌张,一个铁板桥,将身体后仰并贴在马鞍上,轻易地就躲过了魏二苟的一击。

  此举令魏二苟和杨亿都有些意外,同时也激起了魏二苟争强好胜之心,遂双掌一撮,迭次向那骑兵发起攻击。

  由于魏二苟的刀气源源不绝地向其袭去,那骑兵在连续避让以后,终究是有些手忙假乱,一个不留神,被一道刀气击在了胸前,那骑兵一个趔趄,从马上滚落到了雪地上。

  那骑兵当真也是久经沙场的能征惯战之将,栽倒雪地上以后,一个翻滚就到了魏二苟所骑的战马的腹下,而后抽出靴子里的匕首,毫不犹豫地插进马腹里。

  那战马吃痛,一个咆哮,后蹄高扬,将毫无防备的魏二苟一下子就抛了出去:就见魏二苟硕大的身躯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重重地跌落在雪地上。

  事发仓促,杨亿跟本来不及去向魏二苟施以援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魏二苟被那本处于下风的骑兵反制,直到眼看着魏二苟一动不动地附身僵卧在雪地里后,才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嘶吼,旋即一扬手,将一道八卦光环向那逆袭得手的骑兵射去。

  那骑兵半跪在雪地上,口角流出鲜血,可见刚才魏二苟那一记刀气已然将其击伤,以至于在看到杨亿的攻击后,那骑兵虽然也伏地一滚,想避开那些发出耀眼光芒的夺命光环,怎奈心有余而力不足,到底还是慢了一下,以至在身体伏低的同时,头盔仍不免被那光环击中,头盔被瞬间击飞……

  就在那骑兵的头盔被击飞的刹那间,正想驱马过去再次施以重击的杨亿突然愣住了,伴随着头盔的滚落,那骑兵藏在头盔下的如瀑布般的黄色秀发迎风飞舞,一张高鼻碧眼、双眼深陷的异域女子的脸庞显露出来,看得杨亿是目瞪口呆。

  就在这时,一直躺在雪地上生死不明的魏二苟“咦”了一声之后,一脸好奇加惊喜地站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异域女子喊道:“我草,外国大娘们!咋回事,不是绿营兵吗,这咋还整出八国联军来了呢?”

  一见魏二苟没事儿人似的站在自己面前,杨亿跳下马,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问道:“你、你没事儿啊?”

  “也不能说没事儿,”魏二苟呵呵一笑道:“刚才那一下子太突然了,都给我摔岔气了,脑袋瓜子嗡嗡的,我估计是受了内伤了……”

  “我草……”杨亿飞起一脚就要踹向那差点让他担心死的死胖子,却被魏二苟灵巧地躲开了。

  就在这时,黎叔儿奔了过来,也是同样一脸讶异地盯着那异域女子看了半响,才问道:“尤那女子,你可听得懂我中原话语?”

  “老杂毛,不要装神弄鬼,有本事就来杀我,呸!”那女子目露杀机地看向黎叔儿,一张嘴,竟然是字正腔圆的一口京片子。

  “呵呵,会说人话就好,”黎叔儿被那女子骂了还挺高兴,起码交流起来没障碍了,遂继续问道:“你们是受谁指使,为啥要抢这些小儿?”

  这当儿,剩下的为数寥寥的几名骑兵聚集在那女子周围,其中一人一伸手,将那女子拉倒自己的马鞍上,企图载着那女子开溜。

  “想跑?话还没问完了,咋这么没教养呢,诶?”一见那女子和残余的骑兵要逃跑,魏二苟不乐意了,一扬手,一道刀气飞向那骑兵的马腿,将战马的两只前腿齐膝盖削断,那战马一个前仆,将那骑兵和异域女子再次跌落到雪地上。

  再次从雪地上爬起来后,那女子将手从腰间一扯,一条镶嵌着钻石的、鞭体分为三条的怪模怪样的鞭子出现在她的手里。紧接着那女子一扬手里的鞭子,就见三道黑气分别飞向黎叔儿、杨亿和魏二苟。

  一见那女子手里的鞭子,黎叔儿面色一变,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待见到那三道黑气以后,黎叔儿将杨亿和魏二苟一撞,使他们俩脱离了三道黑气的控制范围,随后两臂一展,揉身扑向那三道黑气。

  只见黎叔儿状如蛟龙,一个高踢腿,屈膝将其中一道黑影夹在小腿之下,旋即一个苏秦背剑,反手将另一道黑影按在了背部,最后,黎叔儿呈金鸡独立姿势,将最后一道黑影夹在了腋下。

  那三道黑影被黎叔儿夹住后,犹自是跳动不已,并发出铮铮的金石碰撞之声。

  黎叔儿神色如常地掏出一卷红绳,动作娴熟地单手将那红绳结成一种类似中国结的活扣,在用红绳将那三道剧烈抖动的黑影牢牢捆住,继而咬破食指,用指血涂在那红绳之上,一道暗弱的金色光芒闪过,那三道黑影霎时就安静不动了。

  一见那三道黑影眨眼间就被黎叔儿给收了,那女子一声怒吼,手里的三根鞭子象毒蛇般缠向黎叔儿头部。

  杨亿和魏二苟也不是吃素的,一见那女子要对黎叔儿不利,生怕正忙着的黎叔儿吃亏,哥俩一使眼色,一左一右,抢身上前,分别抓向一根鞭梢,同时各出一掌,用刀气和八卦光环攻向那第三跟鞭梢。

  那女子虽然体型较一般的中土女子要高大许多,但毕竟她是以一人之力对抗杨亿和魏二苟两个男子,气力上总是不敌,再加之杨亿和魏二苟同时向那第三跟鞭辫发起了攻击,那刀气与八卦光环的厉害此前她已见识,不敢硬挡只得丢弃鞭子,疾退以求自保。

  夺下那女子手里的鞭子,魏二苟举着那根看着鞭体上满是疙瘩、鞭把握手处还镶有一个绿色翡翠猫首的三股鞭子,看着黎叔儿道:“叔儿,这是啥玩意儿啊,看着怎么跟条怪蛇似的呢?”

  黎叔儿没有理会魏二苟,夹着腋下那三道黑影看向那一脸出离愤怒的女子沉声问道:“你这接连使出白手刀和九尾猫鞭,你可是那哥特野蛮巫术的传人?”

  那女子听了黎叔儿的话,高大的身体竟然一震,似乎未曾料到黎叔儿竟然能识破她的身份,随即一言不发地怀里掏出一个晶莹的水晶球并双手捧起,两只发出碧绿光芒的眼睛盯着那个水晶球,嘴里发出一阵令人难以辩听的声音,看样子应该是在念某种咒语。

  更√r新最快.√上{酷匠Gl网

  也就是十几秒钟的工夫,那个水晶球忽然涨大数十倍,在那女子前面形成了一个不断出现涡流状气团的圆形盾牌,那女子看着对面神情凝重的黎叔儿,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微笑,而后反身跃上一匹战马,带着剩余的骑兵迅速隐没在风雪中。

  杨亿和魏二苟起身便追,可一到了那道由水晶球形成的圆形盾牌附近,就感到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可怕阻力袭来,并不断侵入他们的身体,体内的五脏六腑顿时如受重击,痛彻心扉。

  见杨亿和魏二苟倒在雪地上痛苦不堪的样子,黎叔儿叹了口气,咬破右手食指,在左手手心里一连写下五个“雷”字,然后疾步走到那“盾牌”前,冷眼觑向那云气氤氲的涡流中心,嘴里念道:“飞腾半空骑麒麟,统摄五百大雷神,鬼怪被逐无躲处,妖魔过来也难行,据时放出三味火,全教收来亿万精,吾奉雷祖大帝急急如律令,敕左掌心雷火令发!”

  随着最后一个“发”字出口,黎叔儿将写有五个“雷”字的左掌心击向那“盾牌”,就见那原本是涡流滚滚的中心骤然凝结,雾气中竟毫无预兆地现出十几个青面獠牙、手持巨剑的恶鬼来,那些恶鬼将上半截身子从那“盾牌”里冲出来,企图用手里的巨剑去攻击黎叔儿,却偏偏又无法靠近黎叔儿分毫。

  黎叔儿冷眼盯着那些相貌与中原人迥异的恶鬼,上下打量了几下之后,一抖丹田,大喝了一声:“五雷齐发、乾坤净宇!”之后,就见那涡流中心接二连三地绽放出类似爆炸后形成的灰色云团,还不停地发出轰隆隆的闷雷声。

  伴着雷声,那些张牙舞爪的恶鬼被一股强力吸回到“盾牌”里,很快就惨叫着被那些爆炸的云团淹没了。

  这种奇异的景观持续了约有十几分钟,终于,当雷声渐去渐远以后,突然间”呼喇喇”一声穿云裂帛的巨响传来,那面仿佛制造了一面无形的结界的“盾牌”骤然炸裂成无数碎片,化为寒夜里一闪即逝的细碎玉屑,杨亿和魏二苟体内的压迫感也随之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