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赶尸一脸愤懑地看着黎叔儿施施然拿出那面铜镜照向那两具在地上爬行的铁甲尸,就见一道黄光从镜门散出,将那两具僵尸罩住,眨眼间,那两具僵尸就像是暴露在烈日下的树叶似的,身体开始发出绽裂的“咔吧”声,几分钟以后,那两具僵尸就象被五马分尸一般,头颅、肢体四分五裂,成了一堆尸块。

  与此同时,在一具僵尸裂开的胸腔里,一支颜色暗红如凝固的鲜血的灵芝现了出来,黎叔儿附身拾起那灵芝,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朝那赶尸人示威地一笑:“果然是好东西,看了这血尸你养了有些时日了,这血灵芝够纯的,呵呵”

  那赶尸人见黎叔儿将那血灵芝捡起,眼中几欲喷出火来,但在看了看黎叔儿两旁那虎视眈眈的杨亿和魏二苟后,强自忍住没动。

  黎叔儿将那血灵芝递与桃木妖,让她进到客栈去用雪水煎煮,而后看向那赶尸人叹道:“看你这一身本事,想必在江湖上也是有名号的狠角色,怎么会为了那区区几万两银子动了歹念,甚至还赔上了辛苦炼成的血尸?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用意是想打那四个鬼僮的主意吧?”

  那赶尸人知道自己此时已经是一败涂地,索性走到黎叔儿跟前,用一双瞳仁象蜥蜴般带有绿线的眼睛阴冷地看着黎叔儿,惨笑道:“我还是低估了你,没想到那尸精竟然奈何不了你,想必这也是天意吧,奈何,奈何……”

  “你的尸精确实给我造成了一定的麻烦,而这种麻烦我已经几十年未遇上了,所以你也不用太懊丧,”黎叔儿看着那赶尸人,苦笑了一下,然互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要说低估,我倒是低估了你,乍一开始,我只是把你当成了普通的苗疆术士,但通过这两晚你使用的役鬼之术,你不仅仅是只懂苗疆的巫蛊之法,似乎源自苗疆、盛于暹罗的降头术也很是精通,我说的可对?”

  那赶尸人听了黎叔儿的话,脸上明显显露出诧异的神情,一双鹰眼盯着黎叔儿看了半天,才叹了口气,说道:“你的眼睛真够毒的,没错,我使用的的确是暹罗的五毒降头及血咒,这三具铁甲尸均是死亡以后,我用蛇、蜈蚣、蝎子、蜘蛛、蟾蜍这五毒研磨的蛊毒护住他们的尸身不腐,再以自身的鲜血和精气去喂养他们的魂魄,日日念诵咒语,如此一来,他们就像小象依恋母象那样,任我差遣,不想今日却被你们给破解了,真是令人痛心!”

  “好像你还忘说了一样吧,就是这三具铁甲尸生前也是被你用蛊毒害死的仇家,对吗?”黎叔儿冷冷地看着那赶尸人,问道。

  “不错,使用五毒降头之术,最好的就是让准备炼铁甲尸的尸体死前心怀怨气,这样炼出来的铁甲尸就会因一口怨念不散而心怀杀意,出手才能够狠够辣,看来,你也是降头术的行家里手啊,失敬失敬。”那赶尸人朝黎叔儿一拱手,看样子是真心佩服黎叔儿独到的眼光。

  “呵呵,这降头术本源自中国的茅山术,约在宋代,经过云南传至暹罗等地域,期间又掺杂了苗疆巫蛊之术,遂成今日之降头之术,其所擅长的药降、毒降、咒降、飞头降及降头尸油等等邪术,茅山术中均有破解之法,区区一个五毒降,又能难倒我吗?”黎叔儿大喇喇地瞥了那赶尸人一眼,自得地笑道。

  “好好,今日栽到你手,我是心服口服,来日方长,咱们后会有期。”那赶尸人听了黎叔儿的话,脸上阴晴不定,想了一下,朝黎叔儿再次一拱手,就要开溜。

  “我中华阴阳之术博大精深,象我这样的道士是车载斗量,数不胜数,你若想在中原有一席之地,恐怕还需再下一甲子的苦功后,或可与众英雄一较高下,你且谨记了,呵呵”见那赶尸人转身便走,黎叔儿并未阻拦,只是在后面呵呵笑言道。

  见黎叔儿轻易地就放那赶尸人走了,一旁的杨亿和魏二苟不愿意了,心说您这不是放虎归山吗,万一这个赶尸人日后再找咱们爷们报仇呢,不行,除恶务尽,必须斩草除根。

  想到这儿,杨亿朝魏二苟一使眼色,魏二苟两臂顿时黑气再现,一扬手,就要举着菜刀砍向那赶尸人的脖子。

  “不可莽撞,得饶人处且饶人,由他去吧。”黎叔儿拦着魏二苟,看着那赶尸人伛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您这葫芦里卖的啥药啊,说说呗?”见黎叔儿一再阻止自己和魏二苟寻仇,杨亿就猜到了黎叔儿一定是另有用意,遂问道。

  “回客栈再说。”黎叔儿摆摆手,朝客栈内走去。

  回到客栈,在那店家和众伙计崇敬的目光中,黎叔儿含笑挥挥手穿过人墙上了二楼,一进到客房里,就闻到一股扑鼻的药香气。

  看l正版9章节z:上X酷匠网d

  杨亿和魏二苟定睛一瞧,桃木妖正小心翼翼地吹着一碗浓稠的药汤,看到黎叔儿进来了,连忙端起递与黎叔儿,黎叔儿一笑,仰脖将那汤药一饮而尽。

  片刻之后,就听见黎叔儿腹内如雷鸣一般咕噜咕噜作响,而后,黎叔儿命魏二苟取来痰盂,一口接一口地往里面吐黑水,黑水里还夹杂有蠕动的小虫子,看的杨亿他们是心惊肉跳的。

  吐完了,黎叔儿脸色红润起来,见杨亿屏住气,端着那痰盂要送出去,一叠声拦住杨亿道:“嘿,你叔儿我豁出老命弄来的宝贝你就这么给我倒了,你个败家玩意儿,拿回来!”

  “这是宝贝?您是不是中毒得了后遗症了啊,叔儿?”杨亿看了看痰盂里那些恶心的生物,又看了看一脸认真的黎叔儿,哭笑不得地问道。

  “你懂个锤子啊,这些蛊虫乃是散播瘟疫的宿主,叔儿我正要仔细研究它们呢,要不然我怎么会有意中了那尸精的蛊毒呢?”黎叔儿眨眨眼睛,说出了让杨亿、魏二苟和桃木妖瞠目结舌的一番掌故来。

  原来,通过刚才观察那赶尸人御使那三具铁甲尸的手法,黎叔儿骇异地发现,那赶尸人还真是一不要命的主儿,他用竹管喷射出的那蛇蛊、蝎蛊及蜈蚣蛊,竟然是养在了自己体内,这种邪恶养蛊的法子,实在是凶险万分,稍有不慎,比如纹在身上的符篆失效,或是自身受伤精气减弱压制不住那些蛊虫,就极易遭受到蛊虫的反噬而暴毙,且死状会极惨。

  先前黎叔儿不让杨亿和魏二苟对那赶尸人赶尽杀绝,怕的就是那赶尸人做垂死挣扎,拼着性命不要了,将体内藏着的蛊虫全都释放出来,那些蛊虫毒性极强,一旦暴露在空气中,就会形成令人谈之色变的瘴气,并随着风势迅速蔓延至四面八方,到时候,这方圆数百公里的人畜都会中毒,接着,那些中毒而死的人畜又会成为了新的传染源,继续将蛊毒传播给更多的人畜,到那时,这蛊毒便成了极难控制的瘟疫了。

  听了黎叔儿的话,杨亿、魏二苟和桃木妖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没有鲁莽行事,否则岂不要成了害死无数无辜百姓的千古罪人了吗?难怪那店家和一干伙计会象迎接凯旋的英雄一样对待对他们,合着是冲着这个来的呀。

  “对了,叔儿,您说的这些和您故意中尸精的蛊毒又有啥联系啊?”杨亿脑子转的飞快,很快就将问题引到了那些恐怖的蛊虫身上。

  “你们不知道,俗话说,大灾之后,必有大疫,这乱世里,最容易发生的就是瘟疫了,此前,我游历湖南、河南等地,均遇上了瘟疫,虽然我用敕瘟符篆帮着那些灾民度过了难关,但一人之力终究是有限的,那瘟疫来的甚是奇怪,我也未能寻到产生瘟疫的源头,心里总觉得愧对那些百姓,昨晚一看到那些尸精,心中莫名的一动,总觉得这尸精和瘟疫似有些关联,遂想取得些样品做研究,这回你们懂了吧?”黎叔儿微微一笑,脸上全无自矜之色。

  可杨亿、魏二苟和桃木妖在知道了黎叔儿是为了救与自己毫无瓜葛的百姓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有意中蛊毒后,是心潮难平,忍不住眼眶热辣辣地看向黎叔儿,无语凝咽。

  “好了好了,叔儿一向是以济世救人为己任,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对了,你们去跟那店家要个活鸡的嗉子来,好装那些蛊虫,还有,一说起这个,叔儿我又饿了,顺便让店家弄点宵夜上来,咱们爷们把酒赏月,反正也他娘的睡不着了,呵呵”黎叔儿倒还真是心宽胃也大,说着说着还饿了。

  不一会儿,店家亲自端着大盘的热气腾腾的包子和酱牛肉上楼来,笑容可掬地放在黎叔儿面前,随后又有伙计端着大坛的美酒上来。

  一见那包子,黎叔儿眉头一皱,问道:“什么馅的啊?”

  “牛肉的,您老慢用。”伙计躬身答道。

  “我说,隔壁的那些尸体……这牛肉馅……呵呵,呵呵”黎叔儿看着那伙计逗起了壳子。

  “老爷子,鄙店是喜神客栈,可不是十里坡的包子铺,您老甭逗我们咧。”那店家看着黎叔儿,无奈地苦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