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亿和魏二苟看了看黎叔儿,吃得顺嘴流油的黎叔儿打了个哈欠,说道:“去吧,你们现在归拢他就跟玩儿似的,该怎么办就怎么么办吧,不过记得把那血灵芝拿回来,就这么地吧,我困了,先迷瞪一会儿,呵呵”

  “嘿,您心了真够大的啊,这工夫还能睡着?合着您就一点不担心我们吗?”看着一脸平常的黎叔儿,魏二苟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别磨叽了,收徒弟为的是啥,就是有人跑腿学舌,懂不?”黎叔儿故意气魏二苟,一伸懒腰,还真就躺下了。

  “我……服了。”看着拿着不是当理说的黎叔儿,魏二苟也没了脾气,只能咬着后槽牙认栽。

  杨亿懒得掺合黎叔儿与魏二苟之间没大没小、没老没少的斗嘴游戏,看着桃木妖说了句“照顾好黎叔儿”之后,就拽着还喋喋不休的魏二苟出了房间。

  下了楼,就见那店家和一干伙计一个个都挤在最外面的那道大门口,好像等着看热闹似的。

  看到杨亿和魏二苟一脸不解地看着他们,那店家还是一脸不阴不阳的诡笑:“二位壮士多加小心,莫要折了名头才是。”

  “不是,你到底是哪伙儿的啊,你这一出一出的,都吧我整蒙逼了。”魏二苟是个直肠子,再加上家里一向有钱,牛逼惯了,说话也是直来直去,让人听着多少有些无礼。

  那店家却不恼怒,还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嘴脸:“来者都是客,进了这店,我保证你们的绝对安全,出了这店,大家谁也不认识谁,就这么简单。”

  “别吹了啊,那老丫的不是在你的店里将那些汉子给弄死了吗,你所谓的保证安全呢?”魏二苟对那店家的大言不惭是嗤之以鼻。

  “不然不然,”那店家还是淡淡的一笑,“按照喜神客栈的规矩,仇家寻仇为先,你们和他有仇,所以先尽着你们来,若是你们无力报仇,我亦是会出手的,断不会让那厮坏了喜神客栈的规矩。”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那店家的眼睛里骤然闪现出一丝杀机,尽管只是昙花一现,但那股让人彻骨奇寒的杀意还是令杨亿和魏二苟心中一紧,同时也对这城府极深的店家的来历愈加感到好奇。

  “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二位还是将心思放在那赶尸人身上为好。”那店家似乎看出了杨亿和魏二苟的心思,遂出言提醒他们道。

  “好吧,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对了,你好人做到底,跟我找把平日里杀鸡宰羊的菜刀吧,咋样?”魏二苟龇牙一笑,突然提了一个让那店家颇感意外的要求。

  B最新章节H上。酷匠A网

  那店家怔了一下,还是亲自从后厨拿了一把油渍斑斑的菜刀递与魏二苟,并闪身让出了去往大门的路径。

  见店家侧身让开了出去的路,杨亿和魏二苟会意地一笑,就先后走出了客栈。

  外面,深邃的夜空月朗星稀,黑色如海的苍穹上漂浮着几片边缘晶亮的墨色乌云,那赶尸人依旧是一身缁衣,孤傲地立在那四具叠压在一起的棺材上,就像是落在在荒野坟茔里的一株枯树上的寒鸦,浑身散发着不祥的死亡气息。

  “咦,怎么只有你们出来了,你们的师傅呢,莫不是已经毒发身亡了?我念你们是小辈,不想赶尽杀绝,只要你们将你师傅的尸身和那四个鬼娃交给我,我就放你们一跳生路,如何?”那赶尸人见到杨亿和魏二苟出来,略感意外,不知道黎叔儿为什么会让这两个本事平平的徒弟出来送死,但转念一想,会不会是黎叔儿已死,这两个病急乱投医的愣头青拎着菜刀出来,这摆明了是没辙了,出来拚命来了,不禁心中一阵狂喜,就想用谎话哄骗他们俩就范。

  “去尼玛的的老帮菜,我师傅吃嘛嘛香身体倍棒好着呢,倒是你抬头纹也开了瞳孔也散了虽然身上喷了古龙水却还能闻到一股人渣味儿你说都这长这逼样了咋还敢出来吓唬人呢你这有爹生没娘养八国联军揍出来的杂种,你光腚骑摩托转圈丢人你家大人知道吗,啊?”魏二苟一张嘴,一连串夹枪带棒的骂街脏话就跟伤风的鼻涕似的,滔滔不绝地倾泻而出,看得一旁的杨亿是下巴差点没掉下来,太钦佩这死胖子骂一宿都不带重样的口才了。

  魏二苟这一通骂,可把那赶尸人气坏了,简直都要气疯了。

  想来也是,这些人平日里和别人交手时,更多的都是相互斗法、以命博命,哪儿碰上过象魏二苟这样不按套路出牌,一上来先张嘴骂街,还什么埋汰骂什么的主儿啊,真是气迷心了,一声怪叫,整个人纵身飞起,四具棺材随即带着轰响声直立着落在地上,一字排开,黑漆漆的棺材盖对向杨亿和魏二苟所占的方向,好似在示威一般。

  那赶尸人落在四具棺材后面,透过棺材之间的缝隙,看着同样一脸戒备的杨亿和魏二苟发出阴测测的笑声:“两个只会逞口舌之利的小辈,真是不知死活,就连你们师傅都中了我的蛊毒,难道你们以为凭你们的力量就能阻挡住四具铁甲尸的进攻吗,哈哈”

  说完,那四具棺材沉重的棺材盖就猛地开启,并齐齐地向杨亿和魏二苟砸了过来。

  “兄弟你靠后……魏二苟见那四具好似巨石一样砸落下来的棺材盖,非但不闪避,还一把推开杨亿,而后直眉瞪眼地盯着那四具棺材盖,脸上现出跃跃欲试的奇怪表情。

  就在杨亿想将看似说作死的魏二苟推开的时候,只见魏二苟一声怒吼,手里的菜刀闪电般劈向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棺材盖,“咔嚓”一声,那具厚重的棺材盖竟然被魏二苟手里的菜刀轻易地斩成了两截,断裂的两块棺材盖带着余势,斜斜地插进了雪地里,溅起无数雪花。

  接着,魏二苟是如法炮制,轻舒猿臂,就跟打网球似的,将剩下的三个棺材盖依次劈成两半。

  做完这一切,魏二苟一脸得意地看向那难掩震惊之情的赶尸人,大笑道:“孙子,咋样,胖爷我牛逼不?”

  这当儿,杨亿才想起昨晚黎叔儿所说的魏二苟体内被植入了刀气的那些话,难道这死胖子就是为了验证黎叔儿的话才这般轻身涉险的?

  再一看,赫然发现魏二苟的双臂和脸上都隐约浮现出一层乌黑的气体,挥之不去,不由一惊,赶紧看着魏二苟问道:“胖子,你没中毒吧?”

  “中毛毒啊中毒,这种感觉,太他妈好了,哎,闪电,这黎叔儿还真没瞎掰,我真的变厉害了,就跟尤迦奥特曼似的,嗯嗯,我忘了你不认识奥特曼了,呵呵”魏二苟这会儿是心情超爽,喜不自禁地看着自己直冒黑气的两臂,那叫一个雀跃啊。

  这当儿,杨亿就感觉自己的胸口一阵热烫,好似被艾叶灼烧了一般,扯开衣服一看,胸前那道好像纹身的双鱼玉佩团熠熠发光,心中一动,低头看向掌心,发现自己左右掌心里的两个八卦图已经红如火炭,阴阳双鱼清晰可辨,貌似随时都会破体而出一般。

  “胖子,我明白了,看来黎叔儿这是存心让咱们出来练手的,怪不得他那么胸有成竹呢,就跟没事儿人似的,闹了半天,咱们已然是高手了,呵呵”扎撒着两手,杨亿也是心情大好,但旋即就又皱起了眉头,“可是,我这玩意儿怎么弄啊,难不成我这手心里是俩风火轮,是给咱们逃跑时用的?”

  “滚犊子,诶诶,我看你书手心里这图案,咋越看越像是回旋镖呢?”魏二苟盯着杨亿掌心里的那两个八卦图看了一会儿,突然灵机一动地说道。

  受了魏二苟的启发,杨亿也是心中一动,随即就豁然开朗了,忍不住呵呵笑道:“我明白了,胖子,你丫那刀气利于近战,而小哥我这两个宝贝是用于远攻的,得,你暂且退后,待本帅前去发威,呵呵”

  “德行吧您呐,”魏二苟一撇嘴,但也对杨亿那俩“风火轮”有何威力是心生好奇,遂有些不情愿地站到了他的后面等着开眼涨姿势。

  且说杨亿学着黎叔儿的装逼范儿,一摇三晃地走到离那一脑门子雾水的赶尸人越十步远的地界停住脚步,先是看了看那棺材内四具一动不动的黑色僵尸,咽了口吐沫,这才看向赶尸人说道:“我说,四海之内和为贵,五洲震荡风雷激,好像说了你也不懂,那啥,你把血灵芝给我们,咱们就一拍两散,谁也别难为谁,要不然,今晚上你就惨了,而且是很惨很惨,知道不?”

  因为杨亿是背着手,那赶尸人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干巴瘦的青年要搞什么鬼,但出于对自己那苦心炼了数十载的铁甲尸的自信,他对于明显带有虚张声势的色彩的杨亿还是很轻蔑的,故而连话都懒得回答,只是将嘴唇撮起,发出了一阵怪异的呜呜声,然后,开始在棺材后面手舞足蹈起来,看着就像是在跳某种祭祀的舞蹈。

  与此同时,那四具僵尸肢体僵硬地从棺材内跳了出来,笔直地站在杨亿的面前,其气场之强大,让周围的空气瞬间就为之凝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