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杨亿、魏二苟和桃木妖清醒过来的时候,茫然四顾,发现黎叔儿仍然在和那些就跟一个个地雷一样可怕的尸精苦斗,只是那护体的光圈越来越小,脸上的汗水也是越来越多,看得出是在勉力支撑。

  “叔儿的情况不妙,咱们现在得去找到那个老丫的,要不然叔儿一会儿就得被活活累死。”见汗如雨下的黎叔儿,魏二苟吐了口吐沫,起身就朝来时的方向走去,他这是要下楼去找那赶尸人的晦气去。

  就在这时,一脸担心地望向黎叔儿的杨亿看到黎叔儿也看着自己,眼睛眨了眨,嘴里无声地一张一合,看嘴型,应该是在说拙火定三个字。

  杨亿霎时领悟到黎叔儿的意思,是让他试着催发体内的拙火定来克制那赶尸人,可是,当初自己能喷出火来,完全是因为黎叔儿预先给自己画了符或喝了那葫芦里的酒,眼下自己就是一对法术一窍不通的菜鸟,哪里来的拙火定啊。

  见杨亿一脸犯难的表情,黎叔儿也知道是设什么原因,一咬牙,将手里的法印扔下并用脚勾住,腾出手将那须臾不离身的葫芦摘下扔向杨亿……

  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黎叔儿护体的光圈就出现了一个鸡蛋大的窟窿,那些尸精争相想从那个窟窿爬进去,幸亏黎叔儿用法印向那些尸精砸去,才逼退了它们,随即又闭眼精神念动咒语,才修复了那个窟窿并遏制住了尸精的进攻。

  一见黎叔儿处境如此凶险,杨亿他们也不敢再惹黎叔儿分心,拿着葫芦,杨亿先仰脖喝了一大口,然后递给正一脸不满地怒视着自己,以为都这节骨眼了自己还贪恋口腹之欲的桃木妖,也来不及解释,只是说道:“喝,可以增强法力!”

  桃木妖将信将疑地接过葫芦闻了一下,脸上顿时现出无比惊诧的神情,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浅浅地抿了一口,就交与魏二苟。

  “啥玩意,喝了能长能耐,不会是大力吧,呵呵”魏二苟扭开葫芦嘴,闻了一下,脸上登时露出馋相,对着葫芦嘴就是一大口,正要喝第二口,被杨亿一把夺了过来:“你丫再喝就甭干活了,擦!”

  将葫芦牢牢系在腰间,杨亿试着调息内丹,当然还免不得要想一想苍老师,丹田瞬间就热了起来,两股灼热的暖流开始在两臂里流淌。

  感觉了拙火定的气息,杨亿心里稍安,便催促着魏二苟和桃木妖同他一起下楼去找那赶尸人。

  就在这时,先前那三个被杨亿的棉被大法烧得满身漆黑的“人”一蹦一蹦地走了过来,看样子是来寻杨亿、魏二苟和桃木妖继续PK的。

  一看到那三个不人不鬼的家伙,魏二苟怪眼一瞪,酒劲上涌,就要上手去修理丫们。

  “草,你丫还真喝多了。”一见魏二苟那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一百二十个不含糊的嘴脸,杨亿就知道这厮是真喝高了,怕他有个闪失,赶紧上前挡住魏二苟,同时右手一扬,一股火焰陡然喷出,将冲在前面的第一个家伙点成了火炬。

  之前说过这些不人不鬼的家伙别看模样凶恶骇人,可最是怕火,且一挨着火星,就会很旺盛地燃烧起来,就跟老房子着火似的,所以,一看到杨亿会喷火,后面那两个家伙竟然好似怕了一样,开始趑趄不前。

  见此情形,一直没有表情的桃木妖忽然莲步轻移,倩影闪动了几次,就将那三个家伙打倒在地,随后,杨亿和魏二苟踩着地上吱吱叫着的三个家伙跑了过去。

  杨亿走在最后,在从那三个家伙的背上跳下以后,杨亿双手张开,回身向那三个家伙又喷出两股火焰,刹那间将那三个家伙烧成了一团金蛇乱舞的火球。

  这倒不是杨亿心狠手辣,而是怕那三个家伙去攻击黎叔儿,如若如此,那黎叔儿可就更加危险了。

  再说杨亿跟着一马当先的魏二苟和桃木妖跑到二楼楼梯口,就见那个阴森森的赶尸人正盘腿坐在一楼的地面上,身前是一个燃烧着的铜盆,那赶尸人脖子上缠绕着一跳通体血红的大蛇,手里也抓着一条通体乌黑的大蛇,就见那赶尸人双手一绞,将那乌蛇扯成两段,那乌蛇蛇头大张着嘴,露出尖利的毒牙,却不敢去咬那赶尸人,只是拼命扭动已经断为两截的蛇身。

  那赶尸人将两截蛇身子指向火盆,鲜红的蛇血淋淋漓漓地滴落到火盆里,火焰霎时变得绿莹莹的,就像是地狱恶鬼的眼睛。

  可更让杨亿、魏二苟和桃木妖倒吸了一口凉气的,还是楼下那令人肝胆俱裂的场景:尽管此时外面已是滴水凝冰的寒冬,可地面上却爬满了毒蛇、蜈蚣、蝎子、蜘蛛、马陆等毒虫,那些毒虫,明显是被某种神秘力量召唤来的,有些毒蛇甚至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就被其他饥不择食的体型更大的毒蛇给生吞了进去。

  看着那些密密麻麻蠕动着的毒虫,杨亿、魏二苟和桃木妖的胃部都感到了难以忍受的不适,可奇怪的是,那些毒虫似乎对那赶尸人很是畏惧,只是在距离其三步开外的地方爬行,却不敢靠近一步。

  此时,那赶尸人看起来也是极为疲惫,被用象赭石一般的颜料涂得红一块白一块的脸上油汗成河,一张脸也越来越红,默念咒语的嘴唇颤动得如秋风的寒蝉,双眼渐渐流出血来。

  看了一会儿,那赶尸人等到手里的乌蛇血液罄尽后,就将那两截蛇身扔到一旁,而那乌蛇却也不死,只是在地上跳动,渐渐地,两截蛇身上又分别长出了蛇头和蛇尾,成为了两条新蛇。

  此间,那缠绕在赶尸人脖子上的赤蛇大张开嘴,将一条地上的毒蛇吸进肚子里,而后腹中一鼓,再次将那毒蛇吐出,就又变成了一条乌蛇。

  那赶尸人接住乌蛇,继续如法炮制,将那乌蛇扯断后将血液滴入火盆里……

  “我明白了,那条红蛇是那些尸精的宿主,平日里,这赶尸人一定是用掺了红蛇蛇血的毒蛇肉羹如喂养那些尸精,久而久之,那些尸精与红蛇就心意相通,红蛇要驱使那些尸精去做什么,只消释放出一些气味,那些尸精便会如臂御指般地任其差遣,我想,楼上那些尸精应该就是嗅到了被那红蛇吞噬过的毒蛇的血腥气,才会那么疯狂地攻击黎叔儿的,只要消灭了那红蛇,黎叔儿就能摆脱尸精的攻击,可是,要想下去收拾那赶尸人和红蛇,并不容易……”看着地面上那为数众多的丑陋的毒虫,桃木妖叹了口气,也是一筹莫展。

  “我倒是有个办法,”魏二苟想了一会儿,忽然看着杨亿和桃木妖一笑,“这些毒虫再牛逼,也不是金刚不坏之身吧?这世界上就没有不怕火的东西,既然我这兄弟会喷火,那咱们就索性放火将这劳什子的破楼给烧了,不就一劳永逸了吗?”

  “你的意思是用火去烧那些毒虫,这样那赶尸人与尸精之间就没有了可以沟通的灵媒,对吗?”桃木妖看向魏二苟,露出惊喜地微笑。

  “冰雪聪明啊,就喜欢你这一点。”魏二苟打了个响指,肉麻地看着桃木妖谄媚道。

  “哎呀哎呀,谈情说爱也分个场合地点好不好,眼下这气氛你们觉得弄这调调合适吗,啊?”见魏二苟和桃木妖眉来眼去的,浑然忘了即将带来的大战,杨亿真是快被这一对奇葩男女弄得无语凝噎了。

  “别理他,他是羡慕咱们呢,呵呵”魏二苟白了杨亿一眼,嬉笑道。

  “哼,早干什么了,活该。”桃木妖也认为杨亿是吃飞醋,不禁有些愠怒地看着他娇叱道。

  “我……好好,我嫉妒你们只羡鸳鸯不羡仙,好吧?那啥,两位挤兑也挤兑完我了,咱们是不是该商议一下这杀人防火的事儿了啊?”杨亿哭笑不得地看着那认准了自己是羡慕嫉妒恨的二位,自我解嘲道。

  “嗯,是得干正事儿了,要不然,黎叔儿一会非得成了浑身净眼儿的漏勺不可,得,我这就去找油去,你们等着。”魏二苟是个说风就雨的撒愣主儿,不一会,就领着四个面如土色、身上裹着棉被的的男子过来了,那四名男子一人手里还拎着一大壶灯油。

  “他们……干嘛的?”杨亿见魏二苟去了一趟不仅弄回四壶灯油,还顺带着拐回四个男子,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他们四个就是咱们一来时看见的那四个吃饭的家伙,这哥几个也是倒霉催的,本来是想在这客栈地来个黑吃黑,弄点银子花花,没想到赶上这么一档子事儿,都吓尿了,我一看他们那熊样,也指望不上啥,只能当当力巴了,呵呵”魏二苟看着那四个怎么看都没有半分强盗的强悍本色的男子,一脸讥讽地哂笑道。

  看Xy正;+版章G节1上On酷。.匠网XB

  “别扯没用的了,那啥,你们四个接茬儿回去猫着去,去去,”杨亿撵走那四个怂货,旋即看向魏二苟说道:“胖子,考验咱哥俩默契程度的时候到了,一会儿你听我指挥,我只要一往楼下冲,你就将灯油往楼下泼,知道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