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聪明,不象那两个傻货,”黎叔儿笑眯眯地看了桃木妖一眼,说道:“我知道你们妖界并不喜欢养小鬼,那样会吸收掉你们修炼得来的一部分精气,所以呢,可以让二苟养两个小鬼,他体质好,抗折腾,呵呵”

  “你这当师傅的好偏心,为什么单要让他养两个小鬼?”一听黎叔儿这么说,桃木妖当时就不干了,直接问道。

  “嗬嗬,这么快就开始护着啦?那你说怎么办好啊,丫头?”黎叔儿一脸猥琐地看着桃木妖失笑道。

  “一人养一个,这样才公平。”桃木妖看着黎叔儿,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那啥,我养俩小鬼也没事儿,你就别凑这热闹了,啊。”魏二苟伸手一拉桃木妖的衣袖,小声说道。

  “得了,瞧你们啊,合着你们以为叔儿让你们养小鬼是憋着什么坏,要害你们啊?”见魏二苟和桃木妖之间的眉目传情,黎叔儿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说道:“养小鬼就跟养藏獒一样,关键时刻,那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甚至是可以保命的,知道不?”

  听黎叔儿这么说,桃木妖的脸色才和缓下来,朝黎叔儿道了一个万福,有些娇羞地说道:“老神仙莫怪小妖说话直爽,小妖刚才见识了老神仙的法力,心里其实是佩服得紧,不知可否也拜在您的门下每日得以聆听教诲啊?”

  “得得,你说佩服我,这话我信,可还不至于让你佩服到要拜师的程度,你的苦衷叔儿知道,无非就是怕我拆散你和二苟的好事儿是吧?放心,叔儿不是法海,没那么阴损,非要拆散一对好姻缘,只是,从古至今,多情总被无情恼,你们能走多远,就看你们的命数了。”

  听了黎叔儿的话,魏二苟面红过耳,显得有些扭捏,反倒是桃木妖落落大方地再次向黎叔儿道了一个万福:“老神仙面冷心暖,古道热肠,绮雯今生今世不忘大德,愿与我那相公终生给您端茶奉水,洒扫庭院,随侍左右。”

  “那个‘那个……”好一会儿,跟被煮熟了似的魏二苟才恢复原形,看着桃木妖小心翼翼地蹑嚅道:“妹纸,那相公叫早了,叫早了,还没洞房呢,呵呵”

  “你说你一堂堂男子汉也真是的,我一女流之辈都这么坦荡,你反倒像个女儿家家的,真是不爽利,要不咱们现在就洞房如何?”那桃木妖虽然修炼了几百年,已经脱出妖质,变为人身,可性格上还是不及人类那般细腻多感,所以说话行事也不似一般的女子那样犹抱琵琶半遮面、半吐半露的,而是心里想什么便说什么,颇显豪侠之气,也显得格外的可爱动人。

  “我说妹纸,你知道洞房是啥意思吗,啊,那玩意儿是当着大家伙的面能办的事儿吗,嘿嘿”见先前还曾不依不饶地追着自己逼婚的桃木妖如今移情别恋到了魏二苟身上,杨亿非但没有失落,反而是由衷地替魏二苟、更替自己开心,心情自然也是大好,遂也忍不住和一脸认真的桃木妖开起了玩笑。

  “当然知道……要我说你们人类就是虚伪,明明心里想要得到某样东西,可表面上又非要做出无动于衷的样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呗,这样假模假式地活着多累啊?”桃木妖看了一眼黎叔儿和杨亿,又很厉害地看向魏二苟问道:“说,你想不想和我洞房?”

  “我想……”魏二苟哭笑不得地看着跟ISIS组织里的黑寡妇似的桃木妖,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句话,黎叔儿和杨亿当时就喷了一地:“可我就是再想也不行了,那个啥都让你吓得抽抽成小丸子了,我去。”

  酷匠Rs网^正版\@首j,发

  “哈哈哈……”黎叔儿也顾不得为老不尊,当时就把自己笑成了一堆渣子,杨亿也是蹲在地上,看着欲哭无泪的魏二苟是笑得差点儿尿了一地再拉拉一鞋。

  笑闹了一会儿,黎叔儿一见那四名女鬼怯生生又面露哀求之色地看着自己,不老脸一红,麻溜面色一正地说道:“别闹了别闹了,办正事儿啊,办正事,那个那个,杨亿你先过来,伸手,哎呀是左手第三指嘛……”

  杨亿懵懵懂懂地伸手左手第三指,就见黎叔儿用一根银针在杨亿左手中指的第三指节处刺了一下,然后将冒出血珠的中指按在了一个人皮娃娃的眉心。

  那人皮娃娃的眉心一挨上杨亿的指血,就立刻将那滴血珠全部吸入到人皮里,倏忽之间,那人皮娃娃原本只剩了空空眼眶的眼睑部位就出现了一黑澄澄的眼珠儿,清澈透明,煞是可爱,而且在那如葡萄的眼眸的瞳孔里,清晰地出现了杨亿缩小的完整身形,即便杨亿左右晃动,那印在胎儿瞳仁里的身影却是纹丝不动,也不再消失,就像是定格在瞳仁里面了似的。

  片刻之后,那原本是用稻草填充的人偶就真的变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娃娃,被黎叔儿抱在怀里,胖嘟嘟的小脸上露出小酒坑——那娃娃竟是在朝杨亿笑呢。

  这本是很有爱、很温馨的一幕,却将杨亿吓得一连退后几步,犹自惊魂未定地看着黎叔儿,大张着嘴问道:“叔儿,这是咋回事啊,又遇上起尸啦?我不至于点儿这么背吧?”

  “经你娘的胡扯,”黎叔儿瞪了杨亿一眼,说道:“人的第三指的三指节处,又叫鼠目。也叫天地狱,为治鬼目,要想住鬼、定鬼、住神,手捻此处即可,若是想开胎儿那未被俗世玷污的纯净之目,必得用这治鬼目的指血才行。我方才用了你的治鬼目的指血为那胎儿开了阴阳眼,就等于是借着你的精血为那胎儿新造了一个肉身,当然,这肉身目前还是虚幻的,需要假以时日才能成为有形实体,所以才要养小鬼,就是每日要刺出指血才喂养他们,懂了吗?”

  ”“叔儿,我大致是听明白了,不过,你总该不会让我每天还得刺破指血去喂养她们四个吧?要真是那样,您就是每天给我输血也不成啊,就她们那体格子,非得把我喝干了不可啊,我的妈呀……”杨亿尿唧唧地看了那四名见胎儿复员后面露欣喜的女鬼,心里特没底儿地问道。

  这个问题也是魏二苟和桃木妖非常关心的,于是也一起看向黎叔儿,等待黎叔儿揭晓他那一向不靠谱还外带不着调的答案。

  “她们,可不敢给她们喝血,那还得了!”黎叔儿看了一眼那四名心思全在胎儿身上的女鬼,毫不避讳地大声嚷嚷道:“你要敢给她们喝血,那可真是自己作死呢,该诉你们,她们心里尚且还有怨念未散,要是用人血喂养她们,一旦那些怨念得了血腥之气,说不定就会变异,到时候她们心智全失,极易成为类似僵尸的血魔,会反噬宿主,也就是喂她血的人,记住没,这个错误一定一定不能犯啊!”

  见黎叔儿一脸紧张,全然不像是在虚言恫吓,杨亿、魏二苟和桃木妖都不由自主地连连点头,表示已经将黎叔儿的话走心了。

  闲言休絮,接下来,黎叔儿依次刺破魏二苟和桃木妖的第三指的三关节处,又将两名胎儿恢复了肉身。

  只是,当轮到要扎自己的指关节时,黎叔儿竟然犹豫了,思之再三,黎叔儿还是挥手示意魏二苟过去,用他的指血为最后一个胎儿恢复了肉身。

  黎叔儿的举动引起了杨亿和桃木妖的注意,但看着黎叔儿那微红的眼圈和抑制不住的颤抖的身体,他(她)们知道,黎叔儿心里一定正在承受着某种巨大的折磨,所以,尽管心存疑惑,但杨亿和桃木妖还是聪明地选择了闭嘴。

  片刻之后,恢复了常态的黎叔儿看着一脸关心之情的杨亿、魏二苟和桃木妖,苦涩地一笑道:“没啥,叔儿就是想起了一些陈年旧事,人老了,总是喜欢沉溺在往日的回忆里无法自拔,或许这就是人在走向死亡之前的一种自我清空、自我放逐吧,呵呵”

  见黎叔儿很是疲惫的样子,杨亿建议他先歇一会儿,但黎叔儿摇了摇头儿,让杨亿去后厨中找一个泥烧的坛子来,还特地嘱咐一定要是泥烧的。

  不一会儿,杨亿就抱着一个看样子是腌咸菜的泥坛子回来了,黎叔儿将那四名不哭不闹是胎儿交给那四名早就忍不住想过来抱娃娃的女鬼。

  说也奇怪,那四名女鬼虽然从未见过自己腹中胎儿的面目,却完全凭着母亲的直觉奔向各自臆想中的自己的孩子,而那四个娃娃被女鬼抱在怀里后,也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去抚摸母亲的脸,看得一旁的桃木妖是忍不住潸然泪下。

  “我一定要给你生好多好多的孩子。”桃木妖就跟赌气似的,带着浓重的鼻音看着魏二苟,发狠地说道。

  “生,必须生,我们家有的是钱,你就是生一个加强连我也养得起,到时候我得多牛逼啊,上阵父子兵嘛,想削谁就削谁,爽!”魏二苟见桃木妖兔死狐悲动了真感情,哪敢拂逆她,只得顺着话茬儿说好话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