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咱们该怎么办?”桃木妖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静观其变,若那曹通不招惹咱们,咱们明早便走,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今这乱世纷争,各路妖孽横行,这是劫数,不是咱们能改变的,自然也不要横生枝节,但倘若那曹通打起了咱们的主意,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咱们就替天行道呗。”黎叔儿眼睛一眯缝,眼神如同月光下刀刃反射出的刺眼的光芒。

  “好了,大家抓紧时间填饱肚子,一会儿说不定还有恶战呢。”黎叔儿说完了,扫了一眼那四碗刀削面,招呼大家吃饭。

  “这面里不会有蒙汗药吧?”魏二苟这会儿全无了吃货的情绪,有些担心地问道。

  “那曹通既然能布下这七煞锁魂阵,想必也是有些道行的,应该不会使出这等下三滥的手段,但吃无妨,至于那些肉,我不让你吃,倒不是怕其中有蒙汗药,而是,而是那些肉的来历可疑,还是不吃为好,呵呵”黎叔儿怕再说下去大家都倒了胃口,没有细说,埋头开始吃面。

  魏二苟吃着刀削面,眼睛还是有些不舍得地看着那粉色的喷香的牛肉,一旁的杨亿咽下一口面,看着桃木妖坏笑道:“妹纸,据说当年李自成、张献忠他们和明朝的军队打仗的时候,因为闹了蝗灾,粮食短缺,他们的手下没吃的不行的啊,拿不动刀打不动仗啊,于是,不知哪个缺大德的就给李自成和张献忠出主意,说是没粮食可以吃人啊,是吧,那玩意儿蛋白质丰富啊,李自成他们一想吗,这孙子说得对呀,那还客气啥,人有的是,那就吃吧,这一吃可妥了,那些士兵吃人还吃出很多花样,比如将人和谷子放进石臼里一起舂磨,再烙成肉饼,有的是将人身上的精肉割下来腌制成肉干,可以存放很长时间,还有的是将人的肚子剖开,将五脏六腑拽出去,剩下的尸体当马槽子喂马……”

  桃木妖听了杨亿的话,一双迷人的杏核眼又看了一眼那盘牛肉,表情有些古怪,随即将碗一推,不吃了。

  魏二苟又气又笑地看着杨亿道:“来来来,你他妈离我近点儿,我保证不打死你,你妹的,太损了你,擦!”

  黎叔儿也笑了:“别闹了,吃饭吧,不过二苟,小忆说的也不是空穴来风,就眼下这乱世,吃人也并非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儿,以后,你们会见识到更多让你们想都不感想的惨象,慢慢适应吧。”

  吃完饭,已是月上柳梢头,走了一天,大家也确实是有些疲乏,桃木妖见黎叔儿、杨亿和魏二苟他们一个个都哈欠连天的样子,遂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让黎叔儿他们先小憩一会儿。

  魏二苟怕桃木妖出意外,坚持要守在桃木妖的门口,桃木妖劝了半天,见魏二苟心意已决,也无可奈何,只得有着他坐在自己的门口充当守卫。

  和衣躺在床上,黎叔儿不一刻就想起了鼾声,听着黎叔儿的鼾声,杨亿的眼皮也开始发沉,渐渐迷糊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杨亿就听见隔壁桃木妖的房间里有细碎的声音传来,仔细一听,好像是桃木妖压抑着的呻吟声,杨亿不由得一下子醒了过来,再凝神一听,没错,那声音的确是桃木妖发出的,而且还极有可能是被人以手掩口,不想让她喊得太大声。

  “我草,这死胖子挺有道啊,这么两天就把桃木妖直接拿下了,难怪这孙子死活非要去给桃木妖守门,敢情这守门是为了深入进去啊,呵呵”杨亿越听那声音,越像是魏二苟正和桃木妖家人合体双修做有氧运动,不由暗自发笑。

  不过,让隔壁这么一闹腾,杨亿也睡不着了,起身打开房门,站在楼梯栏杆处正想抻抻筋骨,就见魏二苟在楼下找着什么,遂习惯性地打趣道:“你他妈偷吃不能小点声啊,整那么大动静,还让不让我和黎叔儿睡觉了……诶?你不是在桃木妖的房间里正那啥呢吗,咋这么快就下到楼下了……哎呀我草,不好,桃木妖出事儿了……”

  说完,杨亿掉头就往桃木妖的房间里跑去,楼下的魏二苟也意识到了桃木妖可能出事了,拽开虎步就向二楼窜了上来。

  杨亿和魏二苟是脚前脚后赶到桃木妖的房间门口的,杨亿一脚踹开房门,里面是空无一人,哪里还有桃木妖的影子。

  “我擦…….”一见桃木妖失踪了,魏二苟顿时一脑袋黑线,那眼神简直是要杀人了。

  “你刚才下楼干啥去了?”杨亿毕竟当刑警有年,遇到突发事件后还能保持一份冷静,看着魏二苟问道。

  更…新最快上R酷匠网:@

  “我刚才听到楼下有人低声嘀咕着什么,我怕是那店主对咱们要对咱们不利,就摸到楼梯栏杆处往下一看,就看见那个伙计匆匆忙忙地往厨房里躲去,我心里好奇,就下去想看看他们搞啥猫腻呢,结果厨房里连个毛都没有,然后,就听见你喊我……”魏二苟看着杨亿,眼睛开始瞳仁贯血,预示着他的情绪即将到了失控和爆发的临界点。

  就在这时,黎叔儿适时出现了,将一只手搭在魏二苟的肩上,说道:“傻小子,你中了人家的调虎离山之计了,不要慌,桃木妖暂时还不会有危险,现在咱们一定要冷静,不然一冲动就会露出破绽,知道不?”

  见黎叔儿面色如常,魏二苟濒临爆炸的头脑总算被降了点儿温,喘着粗气看着黎叔儿,瓮声瓮气地问道:“叔儿,你说咋办,要不然我一把火烧了这个王八窝,看他们出不出来。”

  “沉阴木天性辟火,而且这里阴气这么重,除了三昧真火,普通的火焰是无法在这里烧起来的,”黎叔儿摇了摇头,沉思道:“我在想的是,那曹通为何单单选择桃木妖下手,并且联系到咱们一进入这里。那曹通和那个叫二牛的伙计就一直打量桃木妖,这里面到底有啥内在的联系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