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魏二苟精神转好一些了,杨亿这才问起他是怎么招了那老者的道儿的,结果和杨亿猜测的差不多,进入到往生河以后,魏二苟也先是失去了意识,然后一睁眼,就到了栈桥上。

  他走过栈桥,就看到了茅草屋和那些稻草人,还有那名老者。

  当着魏二苟的面,那老者御使那些稻草人端茶净水,把个一向喜欢猎奇的魏二苟看得是心花怒放,全然忘了害怕,非要缠着那老者问个明白,于是,那老者就让魏二苟边喝茶边听故事,结果一杯茶下肚,魏二苟就歇菜了。

  等他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被困在了一见白色的房间里,,心里当然是十分害怕,却想喊又喊不出来,正彷徨无计的时候,他恍惚听见了好像有送外卖的小哥的说话声,再一听,分明是杨亿的声音,这把他高兴的,又是喊又是叫的,可杨亿根本不答应,没办法,他就朝着那房间的雪白墙壁上猛撞,再往后,就是房间猝然消失,自己则躺在了一间棺材里。

  “你个蠢货,真是记吃不记打,鬼给你的东西你也敢乱吃,活该你被封印进引魂盏里,哎。”杨亿看着脸色发青的魏二苟,叹了口气道。

  “鬼、鬼?!”魏二苟瞪大眼睛看着杨亿,脖子上的青筋都蹦出来了,“你说那老王八是鬼?他人呢,妈比的,我非弄死丫的不可!”

  “鬼跑了,但他的王八窝被我烧了,也算是小胜,行了,咱们还是撒逼楞回去吧,要不然你的肉身就该喂王八了,擦!”杨亿将怒不可遏的魏二苟拽了起来,劝解道。

  “回去,咋特么回去啊,你认识来时的道儿?”魏二苟面有惧色地看了一眼那摇摇欲坠的栈桥,苦着脸问道。

  “啊……”杨亿这才想起来时是黎叔儿把自己弄晕了才进到这枉界里的,难不成回去也要讲自己打晕了,那也太不靠谱了吧。

  见杨亿扎耳挠腮的,魏二苟也知道杨亿看来亦不知怎么回到那个往生河上去,遂大咧咧地一拍杨亿的肩膀说道:“那啥,兄弟,你也别犯愁,你刚才不是说你在那个啥枉界里不也是走出来了吗,放心,咱们一直往前走,保不齐也能走出去呢。子曰,这世界本没有路,走得鬼多了,也就成了溜光大道了,呵呵”

  看√“正$》版章"节$8上…}酷bs匠网《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走吧。”杨亿看了一眼刚还魂就开始抖擞的魏二苟,无奈地摇了摇头,一想到以后要和这么个没心没肺的二货当师兄弟,顿时头大如斗。

  因为两兄弟会合在了一起,杨亿和魏二苟心情都好了不少,尽管前途可能还会有不可预知的危险,但他们俩的表情都明显轻松了许多,不时还相互斗嘴开玩笑。

  走了一段路,他们已将那茅草屋和栈桥远远地抛在了后面,前面,是一道长满了奇花异草的悬崖,崖边竖立着一块石碑,上面有一行字迹斑驳的阴文:此处攀援而下,可到往生河。

  “顺这儿下去,妈比的,坑人呢吧?”魏二苟扶着那块石碑,往悬崖下一瞅,当时脸就青了,“我他妈严重恐高!”

  杨亿也站在悬崖边上往下看了看,下面乌黑一片,连河水流动的声音都听不见,这该是何等恐怖的高度啊。

  “别瞅了,这明白着是挖坑让咱们跳呢,千万别信啊,兄弟。”见杨亿只管看着那块石碑出神,魏二苟赶紧出言提醒杨亿道。

  “那倒未必……”杨亿摸了摸那看起来很有些岁月沧桑感的阴文,将自己在枉界里看到的三岔口的青石的事儿简略地讲了一遍。

  “我勒个擦,感情你小子还有艳遇呢?”见杨亿一脸要发飙地怒视着自己,魏二苟嘿嘿一笑,“你别激眼啊,我这不是真心羡慕你吗,连特么灵魂出窍都能走桃花运,让我这一代帅锅情何以堪啊,是吧。”

  “别扯犊子了,还是决定一下怎么下到悬崖底下去的事儿吧,啊。”杨亿乜斜了不长心的魏二苟一眼,冷哼道。

  “啥玩意儿,你还真要下去啊?你没病吧?脑袋磕马路牙子上了吧?你跳悬崖上瘾了是吧?”魏二苟被杨亿的话吓了一跳,一脑袋黑线地看着杨亿,“这次说破大天我也不跳,不跳,爱咋咋地!”

  “咱们现在还有得选择吗?”杨亿苦笑着看向一脸激动的魏二苟,“不是有一句话叫绝处逢生吗,咱们姑且试一试吧。”

  “你当自己是打不死的葫芦娃呢,你有九条命啊,”魏二苟咧着大嘴还是下不了决心,“”要不这样,咱们把衣服裤子脱了改成滑翔伞……好像你那身行头改个口罩都够呛,呵呵”

  看着杨亿那撕扯得都快成了san点式的褴褛道袍,魏二苟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行了,消停点儿吧,”杨亿也被逗笑了,“看见没,这悬崖上长有许多的树藤,咱们抓着这些树藤慢慢往下爬,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好吧,反正我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我也豁出去了。”胖子想了想,将自己身上的李能运动服撕下几条分给杨亿,象绑拳击绷带一样,将二人的手裹好,以免一会被树藤磨破了。

  “咱们现在是元神出窍,应该用不着这些吧……哎呦,你丫打我干啥?”杨亿捂着被魏二苟偷袭凿了一个“爆炒栗子”的脑袋,恼怒地骂道。

  “知道疼啊,你的元神不是不知道疼么,呵呵”胖子得意洋洋地看着杨亿笑道。

  杨亿一时无话可答,只得闷头将手缠好,然后和魏二苟一人抓住一根深深扎根在岩石中的粗如麻绳的树藤,慢慢地往已经被雾气笼罩着的悬崖下面滑去。

  那悬崖的石壁上如同火山岩,只稀疏地长着一些坚硬的剑齿状的墨绿色的矮草,一不留神,就会被那些草扎中,令二人是叫苦不迭,嘴里恨骂连声。

  往下爬了一会儿,杨亿就感觉好像雾气里有眼睛在窥视着他们,而一旁的魏二苟似乎也察觉到了异常,看着杨亿小声说道:“面条,我咋感觉好像有人在偷拍咱们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