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球子,草你大爷的,记得下次跟我说人话话,什么jb街头实战搏击,你他妈那叫青皮liu氓打群架好不好?差役当然要抓你了!”杨亿一脑袋黑线地看着这个专以挑战社会公序良俗为快乐之本的叛逆青年,都快被气抑郁了。

  “开个玩笑嘛,诶,有人、不是,有鬼来了。”魏二苟一怔,拉着杨亿往暗处躲去。

  果然,杨亿也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同时一个清脆的女童的声音传来:“什么鬼魂这么大胆,敢擅闯沙陀岭,打扰我家祖母的清修,还不滚出来。”

  杨亿和魏二苟一见行踪暴露了,只得讪讪地走出来,见一个年约六七岁、模样清秀可爱的小女孩正绷着圆圆的小脸,故作威严地看着他们俩,不由得都被逗笑了。

  魏二苟笑着说道:“小妹妹,你好啊,你叫什么名字呀?”

  “无礼狂徒,不要嬉皮笑脸的,快说,你们来这里干什么?”那小女孩没有中了魏二苟的糖衣炮弹,继续问道。

  不过,看样子小女孩的这几句话应该是有人教的,所以小家伙边讲边努力地想,稚气而认真的小模样让杨亿和魏二苟是忍俊不禁。

  “小妹妹,别怕,我们是被流沙陷进来的,你能告诉我们怎么出去吗?”看着那小女孩,杨亿莫名地有些心痛,这么可爱一小女孩出现在地府,无疑也是鬼魂了,真不知她为什么会夭折,难道上天对无辜的小孩子也不能加以眷顾,真是没天理啊。

  “想从沙陀岭出去,必须得我家祖母同意,要不,哎,祖母不让我和陌生人多说话的,你们还是去问我祖母吧。”毕竟是小孩子孩,天性善良,那小女孩一见杨亿和魏二苟都是笑呵呵的样子,很快就拿他们当好人了,不知不觉就说漏了嘴,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便赶紧朝地穴深处跑了进去。

  杨亿和魏二苟对这小女孩很是喜爱,情不自禁地跟了过去。

  洞穴深处,是一重重垂下的白色纱帐,小女孩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白色纱帐。

  穿过几重纱帐,杨亿和魏二苟就看到前面一重半透明的纱帐后面丝竹悦耳,有一群身着霓裳的曼妙女子随着音乐在翩翩起舞,那个小女孩正依偎在一个端坐着的女子的怀里。

  “嗯嗯,在下杨亿,这位是魏二苟,冒昧打扰,实在惶恐。”杨亿虽然看不清端坐着的那女子的样貌,但也猜出她应该就是小女孩嘴里的祖母,遂模仿着古装电视剧里学来的台词,态度恭谨地施了一礼。

  “哼,哪里来的假道士,连最起码的起首之礼都不会,真是可笑。”纱帐后,传来一声冰冷的斥责。

  h酷&匠网首'发

  “你们是怎么到这沙陀岭来的,上面可曾还有同伙,说!”那妇人继续逼问道,口气严厉且盛气凌人。

  “嗯嗯,我们上面确实有同伙,我师傅在上面呢,他说了,他就不屈尊下来了,派我们当代表,随便和您打个招呼让我们过去,这是原话,是吧,面条?”魏二苟一寻思,既然黎叔儿不厚道,让他们俩下来遭这罪,他自己也别想好了,于是就故意抬高黎叔儿身份,想激怒那妇人上去和黎叔儿理论,最好再打起来,抓黎叔儿一脸土豆丝才酸爽呢。

  “你们师傅是谁,这般不懂礼数,难怪教出你们这样的徒弟,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那妇人冷哼了一声,语气很是不屑。

  “呵呵,我师傅叫黎仕其,江湖人称玉面潘安黎叔儿,呵呵”杨亿也是年轻人,玩心大动,也跟着魏二苟开始起哄。

  “谁?你们师傅是谁?”那夫人一听到黎叔儿的名字,声音骤然尖利起来。

  “黎~~~仕~~~其。”魏二苟现趸现卖,将黎叔儿的名字又重复了一遍。

  “他、他人在哪里?”那妇人突然起身,一眨眼就穿过白色帷帐,出现在杨亿和魏二苟的面前。

  那妇人穿了一件白洋布外托肩、大镶大滚小褂,加厂一件绿大呢面外托病、花边滚银红绸里薄絮背心。大红工洋绉夹套裤,青兴布裩裤,系了一条上色洋绢花边滚裤带,有两个银乡瓶,火红顺袋须拖在半边,虽然面色冷峻,却难掩气质的高贵。

  看着这行动比鬼魅还要快的美妇,杨亿和魏二苟都是一愣,心说这妇人听到黎叔儿的名字怎怎么这么大的反应,不会是这么走霉运,撞上黎叔儿的对头与仇家了吧?

  “哥们,咱们好像玩砸了,我去。那啥,瞅准机会就跑,听见没。”魏二苟靠近杨亿耳边,小声耳语道。

  “跑个屁,你能跑过这位吗,见机行事吧。”杨亿看着那粉面寒霜的美妇,强笑道。

  “快说,两个小崽子,你们师傅在哪儿?”那美妇看着气质卓尔不群,脾气却是异常暴躁,见杨亿和魏二苟不说话,竟然伸出一双素手,分别掐住了他们俩的脖子,逼问道。

  “呃呃,您别冲动,我问一句,您和我师傅啥关系啊,要是寻仇的话,我们身为他的徒弟,愿意替我师傅一身承担。”魏二苟倒真是个爷们,面对那美妇,一番话说得是慷慨激昂,连杨亿都辨不出是真是假。

  “就凭你们也配?说,那老鬼在哪里?”那美妇面色愈发寒冷,眼中杀机顿现。

  尽管那美妇面色凌厉,但杨亿明显能感觉到那美妇内心的激动,连身体都微微发抖,不由心中一动,感到这美妇与黎叔儿之间是不是有着什么说不清理还乱的情感纠葛啊。

  一念及此,杨亿心中豁然来狼,怪不得黎叔儿看着自己和魏二苟陷入流沙却不出手相助,看来,黎叔儿是分明害怕与这美妇见面,才让他们俩下来打前站,给这美妇送个信儿先。

  想明白了这一层,杨亿心里释然了,遂轻轻一笑,说道:“黎叔儿就在外面,您自己上去见他吧。”

  “你们若敢骗我,一定让你们的三魂七魄受地火煎熬之苦。”那美妇话虽说得严厉,却依旧难以掩饰住内心的波动,松开杨亿和魏二苟,身子一转,就消失了。

  “你丫是人吗,这还没大枪顶脑门子呢,这么快就把自己师傅出卖了,你他妈太不讲究了昂。”魏二苟不满地看了杨亿一眼,揶揄他道。

  “你懂个毛啊,”杨亿看了魏二苟一眼,突然笑了,“我感觉这妇人和黎叔儿之间,嗯嗯,有事儿,肯定有事儿,不信你上去就知道了。”

  “不会吧,”这回还魏二苟大吃一斤了,“就这女的这长相,这气质,她和黎叔儿会有事儿,这他妈哪儿说理去,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啊,呵呵”

  “草,你他妈说啥呢,作死呢是吧?”杨亿给了魏二苟一巴掌,“行了,咱们也上去吧,见证一下黎叔儿的黄昏恋,说真的啊,我也觉得叔儿是老牛吃嫩草,这妇人,和黎叔儿的年纪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啊,呵呵”

  “诶诶,你等会儿,刚才你说啥,懂个毛,不是,你确定你真是清朝人?我怎么感觉你和我是来自一个时代呢?”被杨亿搂着,魏二苟一面随着杨亿往外走,一面面带疑惑地问道。

  “你说啥呢,我也听不懂,我小时候得过天花,影响了说话,黎叔儿说我是大舌头啷唧,你肯定是听差了,听差了,呵呵”杨亿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冷汗顺着后脖颈子是哗哗地流,暗自心惊,好悬没让这看着天然呆,却比猴子还精的死胖子看出破绽来,以后身边多了这么一个货,还真得万事小心啊。

  “哥哥,我害怕。”杨亿和魏二苟刚走出没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稚嫩的呼唤。

  回过头,杨亿和魏二苟看到那个可爱的小女孩正怯生生地站在后面,楚楚可怜地看着他们俩。

  “呵呵,小妹妹,哥哥们有事儿,这样吧,我送你个玩具好吗?”不知为什么,杨亿对这小女孩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实在不忍心拒绝小女孩,可身上摸了半天,除了那把从墓室里顺来的短剑,就剩那块双鱼玉佩了,只得拿着递给小女孩,希望能让她高兴。

  “啊,哥哥,我怕,怕……”不想小女孩一见到那玉佩就很惊恐地喊了起来,玉琢般白皙的小脸蛋现出无比痛苦的表情。

  “拉倒吧你,一看你丫就没有生活,哪有给小孩玩这个的。”魏二苟看着窘迫的杨亿笑了,一把将他推开,从运动服里掏出一个士力架举到小女孩面前,笑道:“来,小妹妹,吃吧,这个绝对是美眉的最爱,呵呵”

  小女孩接过士力架,瞬间破涕为笑,笑容如一缕暖阳,让杨亿和魏二苟也受到感染,心里募地一片和煦。

  “小妹妹,你知道怎么从这里出去吗?”魏二苟看着小女孩,开始循循善诱了。

  “都说穷穿皮,富穿貂,流氓一身阿玛尼,你丫还真是会见缝插针,连小女孩也忽悠。”看着笑得很狼外公似的胖子,杨亿由衷地挖苦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