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沙陀岭情殇(上)

  和那胖子交流了一会儿,杨亿乐得前列腺差点没笑岔气了,敢情这胖子还真是来自二十一世界,居住在与自己所在的那个城市毗邻的呼贝市,是一名以灯红酒绿、混吃等死为终极奋斗目标的富二代,性别男,爱好女及一切神秘的文化,尤其对什么茅山道术、密宗法术是超级喜爱,并潜心研究加习练。

  杨亿看着眼前这个纯是吃大酱放屁,闲的难受的二世祖,一拍胖子的肩膀道:“对了,我叫杨亿,你呢?”

  “我叫魏二苟,你丫乐啥,不是那个犬字旁的狗,是一丝不挂的那个苟,草,都让你给我笑蒙B了,那啥,我是独苗,我爹妈怕我养不大,就起了这么个人见人烦、狗见狗嫌的操蛋名,说是好养活,小鬼就不来缠我了,没想到,这次还真被鬼缠了,要不是我太太太爷爷在这地府里罩得住,我估计我这回真就得挂了,呵呵”魏二苟看着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杨亿,呵呵笑道。

  “对了,你多大……哦,那你没我大,以后你叫我狗哥就行。”那魏二苟问明杨亿的年龄,很亲亲热地拍了拍杨亿的肩膀,让他管自己叫哥。

  “狗哥?我们清朝人一般都习惯叫狗才,你个死胖子,这么叫着多顺嘴,呵呵”出于谨慎,杨亿没有告诉魏二苟自己也是来自那个时代,以防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但杨亿没有料到的是,此时此刻,自己的这一声死胖子叫出口,却开启了一段生死与共的兄弟情,、肝胆相照的同门义,并绵远不绝地一直伴随着他们走到人生的尽头。

  撂下一见面就打得火热的杨亿和魏二狗,再说说黎叔儿和老魏。

  听了老魏的难处,黎叔儿追问了一句:“那回到清朝的路封没封?”

  “那倒没有,不是,你啥意思,你想把我玄玄玄孙子带到清朝去,不行,绝对不行,那他爹妈不得急疯了啊。”老魏觉出了黎叔儿话里的暗示,神情很决绝地拒绝道。

  “那你说咋整,让孩子就在这里耗尽元气等死?”黎叔儿看着老魏,语气转为和缓,“你也不用瞒我,我早猜出来了,那些邪灵是你派去抓自己玄玄玄孙子……你这么说话不累啊,老玄玄玄的,草!对了,我说哪儿了?啊,你他娘的精通梅花六爻的卜卦之法,你肯定是一早就算出了这孩子今年有这道劫,才故意将他弄到冥府以逃脱那些人的魔爪,对吧?而且,你也预知了我今天会来找你,才会有意这么说,想试探我的态度,我说的没错吧?老魏,其实你多虑了,你过来,我告诉你个秘密……”

  黎叔儿附在老魏耳边,说了几句话,引得老魏惊诧地看向正和魏二狗热聊的杨亿,失声道:“这孩子和二狗一样,都被他们盯上了?妈的,他们是不是疯了,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这等逆天的勾当,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他们都敢打破三界的法则,挑战天道,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啊,所以,这俩孩子跟着我,一来学本事,二来也相对安全点,毕竟我和他们斗了这么多年了,他们的套路我基本都熟悉,能做到知己知彼。”黎叔儿看了杨亿和魏二狗一眼,眼神骤然坚定而冷峻起来,那是一个战士在大战前才会有的决绝坚定的眼神。

  话已尽,黎叔儿和老魏也打定了主意,就见老魏喊魏二苟过去,然后告诉他先跟着黎叔儿去阳世,当然是属于黎叔儿的那个阳世。

  一旁的杨亿原以为那魏二苟听了之后会痛哭流涕地喊着“我不去,我要回家吃汉堡”,没想到那货看了看黎叔儿,又看了看杨亿,居然很轻松地点了点头,道:“去呗,我他妈活着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对了,那谁谁谁,杨亿是吧,一会儿到地儿了你给我照张相,我发朋友圈显摆显摆,让他们知道知道苟爷不是一般人,呵呵”

  杨亿生怕这一脑袋浆糊的死胖子再说出什么来引起黎叔儿对自己身世的怀疑,赶紧上前拦住胖子:“你丫人鬼相见说胡话了是吧?我他妈拍死你你信不信?撒逼楞地走吧,你丫哪儿那么多话啊,你!”

  “老黎,拜托了,这是引路凭证,只要你们过了沙陀滩,就能看到返魂河,烧了路凭,自然会有船来接应你们。”老魏将一张写有红色符箓的黄表纸交予黎叔儿,同时神情不舍地看了一眼嘻嘻哈哈的胖子,一咬牙,说道:“走吧,走!”

  黎叔儿朝老魏一拱手:“孩子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我们走了。两个小畜生,还等什么呢,启程了。”

  “我去,这老头儿在湘西赶过尸吧,这启程这一嗓子喊出来,我菊花都为之一紧,太专业了,呵呵”胖子看着黎叔儿,乐呵呵地说道。

  “混账东西,要叫师傅,什么老头!”老魏朝自己那混不吝的玄玄玄孙子骂道。

  “叫我叔儿吧,先不急叫师傅,那个小子,”黎叔儿看了一眼魏二苟,又看了一眼杨亿,接着说道:“都还没有举行拜师仪式,虽然我不太注重这些繁文缛节,但拜师敬茶是对老祖宗传下来的技艺的尊重,也是一份责任,这些,等我们回去再说吧。”

  “告辞了,老魏,保重!”黎叔儿看着苍老的老魏,声音微有发颤,现出内心的感情波动。

  老魏也含泪看着黎叔儿:“我们都不年轻了,韬光隐晦一辈子,可临末了还是脱离不开这些事儿,难道这就是命数?不说了,老弟,保重啊!”

  黎叔儿面色凄然地一拱手,又让杨亿和魏二苟给老魏磕了个头,然互就领着他们俩离开了老魏的二层小楼。

  远远地,传来老魏的喊声:“二苟,我会托梦给你父母双亲的,告诉他们你一切安好……”

  离开蒿里山,黎叔儿领着杨亿和魏二苟是从阴面下的山,一路上总能看到一些奇奇怪怪装束的家伙,走着走着,杨亿忽然反应了过来,看着黎叔儿失笑道:“叔儿,我终于想明白了……”

  “你想明白啥了?”黎叔儿没回头,边走边问道。

  “呵呵,您呢,满嘴没一句靠谱的话,您说这蒿里山里住的都是些不问世事的主儿,对吧?拉倒吧,刚才碰见的那些主儿,不就是些在人多的地方摆摊算卦扎钱的蓝道骗子吗,哈哈”杨亿说完大笑起来。

  “草,说话小心点儿,我太太太爷爷怎么成了骗子了,大家熟归熟,你要是乱讲话,我一样告你诽谤啊。”魏二苟住过杨亿,一边揉搓他脑袋,一边自己也笑了,“咱俩咋这么合拍,我也觉得我太太太爷爷不太靠谱,呵呵”

  “两个小畜生,自古以来,这大德高僧和大能之士都是不入俗流的清高之人,岂是你们这些小辈能懂得?当然,这蒿里山最近管理的有点乱,这些个靠走江湖卖嘴骗银子的江湖术士才混迹其中……嗯嗯,算了,咱们还是谈谈天气吧,哼哼”

  “面条,咱这师傅平常就这么不靠谱吗,我去,那这些年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啊,不容易,不容易,难怪你丫瘦得跟闪电似的,触目惊心啊,呵呵”魏二苟靠近杨亿,笑嘻嘻地说道。

  “滚犊子,你他妈管谁叫面条呢,你个死胖子,”杨亿被这死胖子给气乐,“还有,我还没拜师呢,跟着叔儿的时间也不长,你也不要一口一个师傅的,套什么瓷啊,擦!”

  “啊啊,这我就放心了,那咱们俩是一个起跑线,谁当师哥还不一定呢是吧,哎呀,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啊,我很欣慰啊……”听了杨亿的话,魏二苟心情大好地晃着能甩出荤油的大屁股朝前走去。

  “一脑袋屎的混蛋,真不知道你一天都想得什么,我去。”杨亿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也不知是大智若愚还是真二的富二代,由衷地鄙视道。

  听着杨亿和魏二苟在后面斗嘴打屁,前面的黎叔儿脸上浮现出一丝慈祥的笑意,很温暖,温暖到老头儿的眼睛里都要飘雨丝了,湿漉漉的。

  下了山,黎叔儿和杨亿、魏二苟看到前面赫然出现了一片一望无垠的沙漠,其间还立有用大块的青石条搭建的残破的建筑物,但却给本已贫瘠的沙漠又平添了几分荒凉的意境。

  “这里就是沙陀岭了。”黎叔儿指着眼前的这片沙漠,徐徐地说道。

  c酷~匠u网@U永3f久{免费E看\小。说r~

  “这里是沙陀岭?岭啊,叔儿,岭,不是山吗?”魏二苟看着沙漠,有些匪夷所思地看向黎叔儿问道。

  “你没听过鬼话连篇这句话吗?”黎叔儿斜睨了魏二苟一眼,淡淡地说道。

  “我去,这也行?”魏二苟一脸惊为天人地看着黎叔儿,“我开始为我以后的日子担心了,您太不靠谱了,叔儿,呵呵”

  “废话少说,走吧,相信沙陀岭一定会给你们留下愉快的记忆的。”黎叔儿没有理会一会不说话都能憋疯的魏二苟,朝杨亿摆摆手,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