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霭里近乎没有光线,伸手不见五指,若不是有那在黑暗中若隐若现的红线,杨亿毫不怀疑会和黎叔儿走散,而更令他感到不解的是,雾霭里感觉空间很宽阔,完全不似狭窄低矮的墓道。

  “叔儿……”杨亿刚想向黎叔儿道出自己的疑惑,却招来黎叔儿压低声音的呵斥:“不要说话,一句都不行。”

  杨亿一时不明就里,正纳闷,就感觉黑暗中有一只,不对,是数只手开始撕扯自己,令杨亿险些惊呼出来。

  黎叔儿显然已经预料到了这一情况,转身走到杨亿身边,右手结成剑诀虚空画了几下,然后低声念道:“雷祖圣帝,远处天曹,掌管神将,邓辛张陶,能警万恶,不赦魔妖,雷声一震,万鬼全销,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退!”

  黎叔儿一声退字出口,那些手就像是看到了鹰隼的兔子,骤然就全部消失无踪了。

  “叔儿,叔儿,这是咋回事啊,咱们,这是在哪儿啊。”杨亿贴紧黎叔儿,顾不得不让说话的禁令,悄声问道。

  “哎,一会儿你就自然知道了,不过,你千万记住,一会不管看见什么,都绝对不能开口说话,只管做出一副痴呆的样子便是,这至关紧要,关系到咱们爷俩的性命安危,千万记牢。现在,我先施法压制住你的三昧真火,可能有点不太舒服,你暂且忍耐一下。”黎叔儿以少有的严厉语气对杨亿说道。

  叮嘱完杨亿,黎叔儿从怀里掏出三炷香,用掌心火点燃后,反别将三炷香放在了杨亿的头顶和两肩,奇怪的是,那三炷香就虚空立在杨亿身体的三个部位上而不倒,黎叔儿左手手大指掐在二指的第一指节上,其余三指平伸,指尖朝上,捏成天师诀,在依次用平伸的三指将那三根香的香头打掉一截,但香很快又会复燃,如此循环往复三次,那三炷香才不再复燃。

  看4S正,版%G章节YR上‘酷s匠%网

  “好了,你体内的三昧真火已经被压制住了,现在你是不是感觉身子发漂,脚下无根,还有些冷啊?”黎叔儿拔掉那三炷香,看着情不自禁抱紧双肩的杨亿,问道。

  “嗯嗯,就跟低血糖犯了似的,然后还一阵阵地感到透心的凉,叔儿,我是不是感冒……呃呃,是受了风寒啊?”杨亿看向黎叔儿,力所能及地说一些与自己身处的时代相适应的词汇。

  “你现在已经是阴身了,就是说,就是一一丝阳气都没有的鬼魂,懂了吧,这样咱们行动方便一些。”黎叔儿尽量以平淡的语气解释道。

  “不是,咱们回到卢府去还用得着这个吗?您不会又想出什么幺蛾子吧?”杨亿一惊,生怕黎叔儿再一时心血来潮弄出点儿什么别的节目来,他真是被刚才的一番经历给吓怕了,只想回到地上美/美地睡上一觉再说其他。

  “不这样,咱们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回到地上了。方才,咱们得罪了地府的接引使者,就是那群黑蛇,被它们封住了回阳世的路,只能借道冥途,从忘川河那里的岔道重回阳间了。”尽管看不见黎叔儿的表情,但从黎叔儿平淡的的语气中,杨亿听出他绝对不是在和自己逗咳嗽。

  “就是那群被您的五雷符击死的黑蛇?我的天,照您的意思,咱们现在是在阴间了,对吗?”杨亿颤声问道。

  “对,咱们只能借阴还阳,但你要相信叔儿,咱们不是死了,只是路过地狱,知道不?”黎叔儿依旧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淡定风范,倒也让杨亿踏实了不少。

  说话间,黎叔儿和杨亿已经走出了那团浓得化不开的迷雾,眼前豁然开朗,杨亿同时也再次被震撼了: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黄土地,间或有几个小小的土堆点缀其间,头顶,是翻滚的黑色乌云,狂风掠过,卷起漫天黄沙,天地间一片惨淡愁容,苍凉而肃杀。

  黄土地上,全是一队队望不到头的长长队伍,队伍里有男有女,还有儿童,他们衣着各异,唯一相同的,就是全都是一副呆滞的表情,一个个如同行尸走肉般麻木而机械地走着,一直向前方能隐隐听到波涛翻滚声的河岸走去,好像那里是他们的终极目的地。

  “他们、是鬼魂?”看着眼前这跟世界末日似的景象,杨亿不傻,已经猜出“此景只应地府有”了。

  “嗯,正是,大凡人死之后,经黄泉路,就是眼前这条黄土路去冥府,而在黄泉路和冥府之间,以忘川河为分界,河上有一石桥,为奈何桥,孟婆在其上煮孟婆汤以饲鬼魂,不过,这新死的鬼魂首次过忘川河进到冥府时,却不走这奈何桥,是要坐渡船过去,且需付船资,这船资便是入殓时含着的衔口钱,若是没钱,鬼魂便会被丢进忘川河里,成为永世无法离开忘川河的水鬼,着实可怜。”黎叔儿一面领着杨亿混进那些鬼魂的队伍里走着,一面和杨亿说道,好在那些鬼魂一个个浑浑噩噩好似木头,无人理会黎叔儿和杨亿的谈话。

  “新死的鬼魂坐船过了忘川河,对岸会有一排黑色无叶的枯树,那叫衣领树,每棵树下,都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老妪和老汉,女的叫夺衣婆,男的叫悬衣翁,亦是鬼魂,他们公母俩会将上岸的每一名鬼魂的衣服拔下来挂到树枝上,通过树枝被坠弯的弧度大小来皮判定鬼魂生前作恶的大小,再发配至不同的阎罗殿的判官处去登记,一会你就会看到的。”黎叔儿对于这些诡秘的地府里的掌故信手拈来,如数家珍,让杨亿是大开眼界,只顾着瞧新鲜,全然忘了害怕。

  “可是,不是还有奈何桥和三生石吗?”杨亿调动大脑库存里有限的一点阴阳知识,好奇地问道。

  “鬼魂往生,就是重新投胎时,还要过忘川河,这时,就不能坐船,而是要从奈何桥通过了,桥的一端,有一块高达数尺的通体剔透的巨石,鬼魂站在石前,相传便能照出鬼魂前世的模样,正所谓前世的因,今生的果,宿命轮回,缘起缘灭,都三生石上闪现。照过三生石,鬼魂上了奈何桥,喝过孟婆汤,就会将三生石上见到的一切全忘掉,重新投胎去阳世,开始另一个种因得果的轮回,这就是人生的往复,周而复始,不因王朝更替而中断,也不因世事变迁而改变,除非修道成仙,否则人人都要在这六道轮回里穿梭往复,或许这也是人生的一种修行吧。”黎叔儿尽量以剪短的语句将地府的基本情况给杨亿讲了个大概,即便这样,说完这些,他们也已经随着大队伍到了忘川河边了。

  此刻,忘川河边已是群鬼云集,鬼头攒动,那些原本面无表情的鬼魂们一听到流水声,就好像突然找回了意识一般,是放声大哭,一时间,忘川河畔是哭声震天,头上的黑色云雾也变得暗红,更凸显除了地府里的阴森诡异气氛。

  这时,一群身着皂衣短靴、手持哭丧棒的鬼差们冲了过来,对着那些大放哀声的鬼魂们就是一顿暴打,嘴里还骂道:“嚎他妈什么丧,死了死了,一死百了,既然前一世已经没了,就赶快去彼岸投胎,不要再这里当了他人的路,快上船快上船……”

  在鬼差的驱赶下,那些鬼魂哭哭啼啼地上了停靠在河岸边的一艘艘黑色的木船,船上,一个戴着斗笠、看不清面目的黑衣男子赤着乌黑干瘦的脚杆,从一个鬼魂手里接过一枚铜钱,就放一个鬼魂上船,始终是一言不发。

  “他也是阴魂使者,相传过忘川河的鬼魂是绝对不允许看到阴魂使者的眼睛的,否则就会被丢进忘川河里,永不超生。”黎叔儿见杨亿一直盯着那黑衣船夫看,就小声提醒他道。

  “哦哦,叔儿,你不会说一会咱们也得坐着船去对岸吧,那、那咱们岂不是就要重新去投胎了?”杨亿啊啊了两声,猛可地想起黎叔儿这不是暗示自己也要坐船去对岸吗,不由得焦急地问道。

  “你到不傻,”黎叔儿一笑,接着胸有成竹地说道:“咱们确实得过去河,不过过了河咱们可不去那十殿阎罗去登记造册,而是找到关系,利用另一条密道回到阳世,就这样。”

  “啊啊,这我就放心了。对了,叔儿,你带钱了吗,咱们怎么过河啊?”见每一名上船的鬼魂都要给那船夫铜钱,有的还是金币、英镑、美分等等五花八门的钱币,杨亿不禁有些担心地看向黎叔儿问道。

  “你叔儿我还会缺这个嘛,诶诶?”黎叔儿很嘚瑟地看了杨亿一下,伸手从怀里掏出那根铜钱鞭晃了晃,“这些钱都够你走十世轮回了,呵呵”

  “得嘞,您留着接济被人吧,我这辈子还没活够呢,不想那么早就去开启下一个轮回,哼哼”杨亿没好气地瞪了黎叔儿一眼,龇牙苦笑了一下,不再搭理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