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黎叔儿拉着杨亿就往刚爬出来不久的墓道方向跑去。

  氏叔琮和蛇妖尽管厉害,可蛇妖体型巨大,辗转腾挪远逊于黎叔儿和杨亿,而那氏叔琮毕竟是千年不活动的僵尸,骨骼和关节都已僵化,动作亦不灵敏。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黎叔儿和杨亿如脱兔一般钻进了那个方形的墓道里。

  “叔儿,那头儿不是有蛇群吗?”杨亿一面在狭窄的墓道里爬行,一面心有余悸地问道。

  “那啥,万一真要是碰上那蛇群了,叔儿我还有最后一招……眼下咱们还是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吧。”黎叔儿气喘吁吁地说道。

  爬到那墓道的出口,黎叔儿看到自己先前所画得五雷符已经消失了,墓道出口处散落着一些焦黑零碎的蛇的残尸,心一横,率先跳了出去。

  外面并没有什么蛇群。

  黎叔儿无暇细想,拉着杨亿跑回到石门大开的墓室,看到那具棺材已经碎成几大块,两把黑漆漆的短剑斜插在石壁上,遂上前将短剑拔下递与杨亿:“这两把剑当初是用于封印氏叔琮的法器之一,想必不是普通兵刃,你且拿着用于斩杀那蛇妖,日后也可作为防身之用。”

  杨亿一手一支,握着那两把短剑,就感觉短剑入手沉重,再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两把短剑通体如墨,剑刃圆钝,粗看起来并不像是削铁如泥的干将莫邪之类的古代神器,但从它们能插入石壁而毫发无伤,便知非凡铁所能达到的。

  “好了,别看了,这玩意儿拿出去卖个几千两银子是不成问题的,你小子赚大发了。”黎叔儿拍了杨亿一巴掌,领着他走出了墓室。

  出了墓室,杨亿见黎叔儿还要往墓道里钻,赶紧拽住黎叔儿:“您要干嘛?”

  “干嘛?回去会会那老粽子和蛇妖啊。”黎叔儿眼睛一横棱,很豪气地说道。

  “您疯了,咱们还是撒楞会地上吧,前面不就是出口了吗?”杨亿看着黑魆魆的前面就是他们从卢景天的卧室里下来的洞口,着急地说道。

  “那里?回不去了,小子,那是咱们最后的归路,走吧。”黎叔儿表情诡异/地看了一眼那已经被一团雾气遮挡住的来时路,说了一句听起来不太吉祥的话,然后就钻进了墓道里。

  看着那吉凶难辨的来时路,杨亿莫名地后背一冷,也跟着钻进了墓道里。

  看到黎叔儿和杨亿再次钻出墓道,氏叔琮似乎早有预料,一拍蛇头,朝他们迎了过来。

  黎叔儿没废话,操起一个兵俑的残肢扔向坐在蛇妖头部的氏叔琮以吸引他的注意。杨亿则趁势跑到蛇妖的背面,纵身一跃,而后将两柄短剑用力插向蛇妖的身体中部。

  那短剑果然不同凡响,随着一声破革之声,短剑轻而易举地刺破厚厚的蛇皮,一股紫色的浊血喷溅而出。

  杨亿一击得手,并不停歇,两柄短剑使得象冰镐一样,交替扎进蛇妖的身体往上爬,他竟是要爬到蛇身上去攻击那氏叔琮。

  那蛇妖似乎也察觉到了杨亿的意图,拼命扭动身体,巨大的晃动力量几次都险些将杨亿从蛇身上甩下去,好在那短剑锋利无比,每一次都能刺到蛇妖的身体深处,所以杨亿咬牙死死握住剑柄,才稳住了身体,但剑身的晃动却无形中扩到了蛇妖身上的伤口,暗紫色的蛇血箭也似地喷溅而出,弄得杨亿脸上、身上满是血迹,看着好不吓人。

  那一厢,黎叔儿在将氏叔琮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以后,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串用红线串在一起的铜钱,然后咬破食指,将指血涂抹在那些金灿灿的铜钱之上,一道黄光闪过,那串铜钱瞬间就变成了一根充满韧性的软鞭。

  随后,黎叔儿将手中的铜钱鞭用力抽向那蛇妖的身体,“嘭”的一声,蛇妖的躯体上就现出一条焦黑的鞭痕,打得那蛇妖是剧烈地弹起身躯又重重跌落回地面,骑在蛇妖头部的氏叔琮也身子一连晃了几晃,险些被跌落到地面。而杨亿就没那么幸运了,被蛇身一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从蛇身飞起并装在石壁上,而后又砸到地面的兵马俑上,五脏六腑被撞得都要挪位了。

  大敌当前,杨亿不敢大意,硬撑着爬起来跑到黎叔儿那里,与黎叔儿并肩战斗。

  “本来这铜钱鞭是打鬼魂的法器,好在那蛇妖体内有氏叔琮的一部分魂魄,才起了效果,这样,那氏叔琮困在棺材里的事件太久了,关节都硬了,一时半会儿还无法行动自如,所以呢,一会我设法将老丫的弄下来,你用短剑顺着他的颅顶插入,同时用拙火定的烈焰喷向其头部,这样才能杀死这个千年老粽子,我去对付那个蛇妖,只要用铜钱鞭抽打出它体内的氏叔琮的魂魄,这蛇妖清醒过来,自然会逃命去的。”黎叔儿拉着杨亿悄声耳语,道出了自己的退敌之策。

  看●正@版B章8节d…上¤酷匠网q◇

  “行,那老粽子看着也是外强中干,要是真牛逼,干啥不自己下来归拢咱们,死活赖在蛇妖的身上算怎么回事儿啊。”杨亿刚才将蛇妖捅的那叫一个惨,心里有了底气,说话也很硬朗。

  “大意不得,那氏叔琮体内怨念日久积深,且有了意识,岂是普通的只有蛮力的粽子可以相提并论的,一会动手时,一定要集中精神,聚集全身之力攻其一点,方可奏效,记住没?”嘱咐完杨亿,黎叔儿不待杨亿反应过来,就跳起来朝那蛇妖扑了过去,同时玩命地用手里那铜钱鞭抽打蛇妖已经被紫血浸湿了大半的躯体。

  那蛇妖纵然是被氏叔琮的部分魂魄所操纵,但终究是野性难驯,本来就已经被杨亿用短剑捅得到处是眼儿、四下窜血了,再被黎叔儿这么没头没脑、大鞭子跟不要钱似的一顿狂抽,登时凶性大法,也顾不得氏叔琮的喝止和驾驭,对着满墓室乱跑的黎叔儿是穷追不舍,跑得那叫一个四脚不沾地。

  见黎叔儿和那蛇妖俩个跟百米跨栏似的,在那些横七竖八的兵俑间跳来跳去就跟躲猫猫似的,杨亿都看蒙圈了,不知道黎叔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蒙古假药,心说您这可是玩儿嗨了,可我怎么上去用短剑插那老丫挺的粽子啊!

  跑了一会儿,黎叔儿的体力看样子是明显下降了,脚步也显得有些蹒跚,终于,黎叔儿身子一个踉跄没,身子一歪,栽进了先前爬出来的那个墓道的出口处。

  蛇妖简直被这个滑如泥鳅的糟老头子给气疯了,一直在后面急追,加之自身质量太大,尽管见黎叔儿倒了想减速,无奈惯性极大,头部一下子冲过墓道,撞在了前面的石壁上,其声如雷。

  这一下太过突然,任凭氏叔琮是惯于骑马打仗的将军,也被撞得从蛇头上滚落下来,跌坐在地上,并被蛇妖巨大的蛇尾压住了两条腿,一时动弹不得。

  “快,插了老王八蛋!”这工夫,黎叔儿从墓道里爬出来,朝杨亿大吼道。

  杨亿这才明白合着黎叔儿刚才是故意装出体力不济的样子,好引诱蛇妖不顾一切地放马去追他,再设计让蛇妖撞在墙上,借助蛇妖自己的冲力将氏叔琮震落,以便给自己创造出袭击氏叔琮的条件。

  说时迟那时快,杨亿一声暴喝,右手挺剑就朝那氏叔琮的脑袋中间刺了过去。

  杨亿的剑尖准确无误地刺中了氏叔琮的顶心,却被“咚”地反弹回来,好像刺中了铠甲一般。

  杨亿一惊,左手的短剑再次刺向氏叔琮的顶心,但再次被弹了回来。

  “我草尼玛比的,我烧死你!”杨亿真急了,肾上腺素噌噌上涨,都快爆棚了,同时就感觉丹田里热浪滚滚,一张嘴,嘴里,掌心里都喷出火焰来。

  刹那间,杨亿全身都被火焰包围了,就连手里的两柄短剑都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

  “我的娘诶,你这是红孩儿上身了是咋地!”一旁的黎叔儿目瞪口呆地看着成了火炬的杨亿,眼珠子掉一地。

  “叔儿,有灭火器吗,我他妈快被烤熟了,咋整啊?”杨亿也慌了,回头看着黎叔儿求救。

  “没事儿,拙火定只烧鬼魂妖祟,你熟不了,快,趁热儿用剑插向老粽子的脑袋瓜子,快呀!”黎叔儿对于杨亿一身是火并不着急,反倒催促他用火剑继续去插那老粽子。

  杨亿一咬牙,左手一搭右手,双膀合力将短剑刺向那氏叔琮的顶门之处,短剑如刺入胶泥之中,在进去三分之一后,就再也刺不动了。

  饶是如此,那氏叔琮却似乎受到了五雷击顶一般,一声大吼之后,身体开始猛烈地颤抖,随即一翻身,十只指甲爆长,闪电般抓向杨亿的面门。

  杨亿迅速闪身后撤,将那柄短剑留在了氏叔琮的头上,霎时,短剑上的火焰就像火蛇般蔓延到了氏叔琮的全身。

  见状后,黎叔儿一个箭步跨过来,将杨亿推开,旋即用手里的铜钱鞭一挡氏叔琮的双手,顺势将其两腕捆绑在一起,并用食指在氏叔琮的眉心快速画下了一个变体的律字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