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意思是说,这具干尸的魂魄吸附到了蛇妖的体内,也就是说,现在的蛇妖并不是蛇妖,而是这具干尸的化身,我这么理解对吗?”杨亿看着黎叔儿,尽管话说得有些绕嘴,但还是得到了黎叔儿的首肯。

  “这也未必是坏事儿,咱们只要找到那个蛇妖将其弄死,不就啥问题都解决了吗?”杨亿看着一直愁眉不展的黎叔儿,不知道黎叔儿是愁从何来。

  “你懂个屁呀,”黎叔儿叹了口气,看样子是真挺闹心的,“从这具尸身久存而不朽的迹象来看,他目前只是将部分魂魄吸附到了那蛇妖体内,还有一些魂魄被封印在体内,如此一来,那个蛇妖有了人的心智,更加难斗不说,就这具尸体,因其体内少了魂而多了魄,善恶失衡,不管其生前是什么身份,这么多年被禁锢在这暗无天日的墓室里,体内积蓄怨念之猛烈可想而知,再加上体内主恶的精魄占优,必然会变得暴戾恣睢,嗜杀成性,一旦起尸成煞,那就是不得了的僵尸,难对付得很,到时候咱们爷们岂不是被蛇妖和僵尸两面夹击了?”

  “那咱们怎么办?”黎叔儿这么一说,杨亿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禁有些担心地问道。

  “这么地,趁着这干尸还被这室内这些咒语和被淋过童子血的玄铁锁链困着,最好是一把火将其焚尸灭迹,以除后患。”黎叔儿咬了咬牙,似乎打定了主意。

  “那还等啥,撒愣干吧。”杨亿说办就办,可四下一寻摸却泄气了,这墓室里除了石头就是金属,上哪儿找焚尸的汽油去啊。

  “对了,叔儿,你不是会掌心喷火吗,来吧,别磨叽了,呵呵”杨亿忽然想起黎叔儿那用手指点灯的把戏,遂朝黎叔儿一努嘴,示意他再露一手。

  “烧粽子不能是凡火,须得是天雷之火,地狱之火,再有就是被符咒激发的三位真火,也罢,本真人就大发慈悲一回,亲自送这位古人上往生之路,也算是一场功德吧。”黎叔儿想了一想,也知道至今连拙火定第一层的功力还没修炼到的杨亿指望不上,只能自己出马了。

  就在黎叔儿刚咬破中指,准备在右手掌心画掌心雷符的时候,杨亿就听到墓室外面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响,好似有很多人在墓道里奔跑一般。

  闻听那声音,黎叔儿面色一变,也顾不得画完掌心雷符,拉着杨亿就朝那具棺材后面躲了过去。

  刚藏好,就听见一声巨响,墓室那扇厚重的石门被一股惊人的力量撞开,震得墓室上方的尘土纷纷落下,呛得黎叔儿和杨亿是咳嗽不止。

  待那纷落的尘土减弱一些了,灰头灰脸的黎叔儿和杨亿从棺材后面一探头,当时就傻眼了,只见一条头如斗大、大半截身子还在墓室外的巨蟒,正昂着三角形的舌头,用一双黄绿色的眼睛怒视着他们,粗如玉带的紫色蛇信一伸一吐,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味儿。

  更为瘆人的是,那蟒蛇的七寸位置长有一圈立起来的金色鳞片,使那本就面目可憎的蟒蛇又平添了几分狰狞与恐怖。

  那蟒蛇看样子已经发现了黎叔儿和杨亿的藏身之地,只是怕打翻了那棺材,才投鼠忌器,没有立即扑过来将二人缠住并吞到肚子里去。

  但即便如此,黎叔儿和杨亿也是明显处于下风,因为那蟒蛇实在是太多庞大,蛇躯已将那墓室的门挡住了十之七八的空间,就算黎叔儿和杨亿伸手再敏捷,恐怕也没有把握从蟒蛇的身边穿过去而毫发无伤——在它面前,人类所拥有的那些技能根本不值一提,即使像黎叔儿这样身怀法术的奇人异士,亦是相形见绌。

  至此,杨亿才明白了黎叔儿为什么要带三大桶火药的良苦用心,只是,他们被困在墓室内,火药桶却在外面,这便如何是好?

  “叔儿,这就是您一直念叨的蛇妖吧?”杨亿强忍住只打架的上下牙床子,颤抖着声音问黎叔儿。

  “应该就是把,妈了个B的,比我预计的还要大啊!”黎叔儿一摸腮帮子,看样子也被这“样貌雄伟”的蛇妖给震惊了。

  +最新%$章e节上(Q酷匠◇l网

  “呵呵,有意思啊,”见自己猜对了,杨亿不由得苦笑道:“叔儿啊,我看您这回可褶子了,好像咱们低估了对手的实力了啊。”

  “不碍事儿,一会儿我设法引开这蛇妖的注意力,你瞅准时机跑出去点火药桶,炸死这个狗日的,记住没?”黎叔儿见杨亿这时候居然还能笑出来,打心里是佩服这“二到了别致”的熊货的良好心态,于是便将这迂回包抄蛇妖后路的光荣任务交给了他。

  “拉倒吧您啊,可别扯了好不好?”杨亿不傻,他知道说是那么说,就跟班长告诉董纯瑞炸药包只有一面有胶似的,自己真要是听了黎叔儿的鬼话,傻逼嘞呵地跑出去,就那蛇妖的体格,都不用牙咬,只要打个滚,就能将自己压成人肉饺子皮,这他妈根本就是死路一条啊。

  “别别,叔儿,我哪能扒您自己个扔这儿呢,那我得多内疚啊,是吧?这么地,我还是和您并肩战斗吧,师徒团结如一人,试问天下谁能敌?”杨亿缩到黎叔儿背后,但话还是说得慷慨激昂的。

  “嗨嗨,不是和叔儿我并肩战斗吗,你老躲什么啊,我说。”黎叔儿被杨亿的假仗义、真胆小给呕乐了,挤兑他道:你倒是上去削它啊。”

  “削它?我作死嫌慢是吗?”杨亿看了一眼那脖子上的鳞片哗啦哗啦作响、现出暴怒神态的巨蟒,连最后的一点儿装逼尊严都不要了,直接服软了。

  “草,完犊子玩意儿。”黎叔儿骂了杨亿一句,“以后咱们还会碰上比这更厉害的角色,你他娘的这副拉拉尿的尊荣,真是丢你先人的脸啊,出来,准备战斗。”

  杨亿被黎叔儿硬薅了出来,嘴里还犹自嘀咕着:“我祖上由不是玩儿蛇的印度阿三,我怕蛇丢什么脸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