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刑杀锁魂

  见杨亿有些踌躇,黎叔儿一笑,率先走了进去,杨亿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8最s新章节d上}5酷匠网n

  由于有黎叔儿的铜镜作为光源,杨亿很快就适应了墓室内的环境,看到那间墓室约有一个篮球场大小,四周完全是赤红色的石板,上面还画有奇形怪状的符号,与外面那画工精美的壁画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在墓室的中心,有一个凸起的石台,上面放着一口硕大的紫檀色沉阴木棺材。

  在那口棺材两侧的地面上,则散落着大片的、相互叠压着的白森森的头骨和人体骨骼,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未经曝光的万人坑。

  当然,在棺材南北两侧的墙壁上均有一个凹进去的类似壁橱一样的空间,里面摆放有长明灯及一些好像香炉及钟鼎一类的明器,只是早已锈迹斑驳,看不出是金银制品,还是铜铁制品。

  “一将功成万骨枯,看来,这棺材里的主儿是个带兵打仗的大人物啊。”黎叔儿掏出一张符纸,迎风一晃引燃再将那墓室内的长明灯点燃并打量了一下墓室里的布局后,叹息道。

  “呵呵,这个不用您说,看外面的壁画也知道了,我说,咱们不是下来找蛇妖的吗,可我看您这架势怎么倒好像是要倒斗呢?”杨亿看着在墓室内流连不走的黎叔儿,心里有些犯嘀咕,遂直截了当地问道。

  “你不懂,这里面,大有玄机啊。”黎叔儿看着那口棺材,若有所思地说道。

  “小子,你觉得这墓室里面有什么不对劲儿吗?”黎叔儿忽然问道。

  “没看出什么啊,就是明器少了点儿,也没有什么尸蹩之类的怪虫,少了点儿阴森的气氛,呵呵”杨亿对古墓是一窍不通,唯一的一点知识就是来源于盗墓笔记,哪能看出有什么不对劲儿啊,所以随口开了句玩笑。

  “不够阴森,是吗?”黎叔儿听了杨亿的话,侧过头,朝他古怪地一笑,随即从袖子里掏出两片叶子递给杨亿,“来,擦擦眼睛,叔儿让你开开眼。”

  杨亿不知道黎叔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因为进到这墓室里也有段时间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心理上已经放松了,故而大喇喇地接过那两片摸着挺有韧性的叶子,往眼睛上随便一擦,然后看着黎叔儿嬉笑道:“擦完了,怎么地、怎么地……叔儿,白骨精啊!”

  杨亿扔掉两片树叶,一步就窜到黎叔儿身后藏了起来,同时小脸煞白地从黎叔儿的肩膀处探出半个脑袋,指着地上那一堆倏忽之间就站立起来,并组成人形开始移动的骨骸们,嘴唇都哆嗦了:“它、它们是啥玩意啊!”

  也难怪杨亿会这么害怕,就在他用那两片艾叶擦完眼睛之后,眼睛先是有些发涩,视线略微模糊了一下,但马上就感觉墓室内骤然明亮起来,然后就看见其实地上那些散落的白骨下面,竟然附着有无数个灰蒙蒙的的半透明人影,当杨亿的目光与那些灰色人影的眼睛触碰到一起后,那些灰色的人影的头部中间陡然裂开——它们是在冲杨亿发笑,只是那种笑容与鳄鱼面对角马张开血盆大口的场景别无二致,令人抓狂!

  但更让杨亿肝胆俱裂的是,笑过之后,那些灰色人影就像是操纵木偶似的,将那些骷髅和白骨按照人体骨骼的生长位置,纤毫不差地粘在自己半透明且具有粘性的身体上,而后就像是恶作剧一般托着那些白骨森森的桡骨、胫骨、肋骨……一步一步地向杨亿和黎叔儿围拢过来。

  这,就是杨亿之所以被吓得差点儿掉蛋儿了的全部经过。

  试想,在一间尘封已久、暗无天日的古墓里,猝然看到一群好似鬼魂的人影操弄着泛着荧光的尸骨朝你走过来,任凭你胆子再大,恐怕也得嘶声惨叫或干脆两眼一翻,“嘎”地一下抽过去,这是人类身体自我保护的一种本能反应,无所谓胆大胆小。

  因而,此时的杨亿完全不要自尊心了,抓着黎叔儿的衣服是死也不撒开,就像一个幼小的顽童一样。

  “丢人败兴的玩意儿,几个灵魄就把你吓成这样,这要是真碰上蛇妖了,我他娘的是顾你还是捉妖啊,哎。”见杨亿如此不成器,黎叔儿有些搓火,一把将杨亿从背后硬拽了出来,“他们都是那些陪葬的人牲的灵魄,被封印在了这里,因为有魄无魂,他们没有了意识和记忆,偏有对肉身留恋不舍,遂每日舞弄那些尸骨,就像是玩玩具一般,所以,他们并无害你之意,有点出息行吗?”

  听黎叔儿这么一说,杨亿这才松了口气,臊眉搭眼地从黎叔儿背后走了出来,自我解嘲道:“您咋不早说,这家伙把我吓的,例假都给吓没了,呵呵”

  黎叔儿冷觑了杨亿一眼,突然压低了声音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一个人本有三魂七魄,魂住善,魄主恶,一个人如果是正常死亡以后,过了头七还魂夜,三魂七魄就会被鬼差或接引使者带往地府去等待坠入六道轮回,可是,为什么眼前的这些阴灵只有魄而没有魂呢?”

  黎叔儿的声音在空旷的墓室里显得鬼气森森,在杨亿听来,其杀伤力绝对不亚于眼前那些灰色的灵魄,肝颤啊,一抖一抖地颤啊!

  可煞为作怪的是,那些灵魄在听到黎叔儿好似呓语的话语后,猛然顿住身形,看着滑腻腻的脸上也露出了迷茫的神色,突然,那些灰色的灵魄就像是疯了一般,在发出一阵此起彼伏的凄厉尖叫声后,就开始在墓室内疾如流星地来回穿梭飞行,并将灵魄上粘着的尸骨甩的四下横飞,有几次还险些砸中黎叔儿和杨亿。

  “不用管它们,它们没了三魂,就像是被砍掉的蛇头还能咬人一样,不过是一种本能的反应罢了,一会儿便安静了。”黎叔儿对于那些灵魄的疯狂举动无动于衷,拉着杨亿蹲下以躲避流弹也似的白骨,然后一步一步地向那棺材处挪了过去。

  “小子,叔儿告诉你,由古至今,这种非是王侯将相,即是富商巨贾的墓葬,主棺外面一定还有一层,叫椁,或者是涂有用糯米汁混合三合土制成的包浆,为的是防止外面的恶气进入棺内,引起尸变,当然也有防腐的目的,但最主要的,还是怕生气与煞气对冲,激起起尸……”

  “起尸是啥玩意儿?”杨亿问了一句。

  “就是死尸变成僵尸,粽子,懂了吗?”黎叔儿面色凝重地答道。

  杨亿浑身一紧,尿意渐浓。

  黎叔儿一抬头,见那些灵魄尤自飞个不停,眉头一皱,从怀里又掏出一沓印有铜钱图案的纸钱,点着后往地上一扔,那些灵魄一见到燃烧的纸钱,立即象苍蝇见到了血一样,争相飞下来去争抢那些纸钱。

  那些灵魄挤在墓室的一隅,相互缠绕在一起撕咬扭打,但总算是不再四下乱飞、耽误黎叔儿和杨亿干活了。

  “它们怎么这么爱钱?难道,刚才开门的就是它们?”杨亿看着那些争抢纸钱的灵魄,很是纳闷,猛可地想起刚才黎叔儿也是在烧完纸钱后,墓室的石门戛然而开,看来应该也是这些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的灵魄所为了。

  “它们生前应该是太监吧,敛财是它们唯一的乐趣,所以死后也是死性难改,呵呵”黎叔儿哂笑了一下,示意杨亿搭手帮着挪开棺材盖。

  杨亿双手抵住棺材盖的一角,用力一推,那道沉重如铁的棺材盖徐徐被移开,一股呛人的尸臭味儿扑面而来,刺激得杨亿是涕泗横流,大咳不止。

  强忍着恶心,杨亿一提丹田之力,将那道棺材盖用力推开一半,就再也难以推动分毫。

  黎叔儿见杨亿憋得脸红脖子粗的,摆摆手,让他不用白费力气了,随即拿起长明灯,往棺材里一照,顿时脸色一变,“啊”了一声。

  杨亿见黎叔儿神色有异,心下好奇,遂也站在石台上,探身往棺材里一瞥,一瞬间,他的呼吸都停止了:只见在恶臭扑鼻的棺材里,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粗大铁锁链,铁锁链下面,一具体型魁伟的干尸面朝下俯卧在棺材里,在干尸的颈部,还钉有一根黑色的棺材钉从颈部直贯而下。

  除此之外,两柄布满铜绿的短剑交叉着插在干尸的颈部两侧,看着就像是在举行某种死亡或斩首前的神秘仪式。

  “不出所料,”黎叔儿看了一眼棺材里的干尸的造型,叹了口气,“小子,看来,卢景天那老狐狸没有和咱们爷们说实话啊,这下面的古墓,他其实早就知道了,并且还将这墓室的入口藏在了他的卧室里,却缄口不言,你说,这事儿奇怪不奇怪?”

  “叔儿,你啥意思啊,我有点儿蒙圈啊。”杨亿见黎叔儿脸色变得很难看,不明其中缘由,遂直言相问道。

  “这棺材内的死者,生前必定是一杀人如麻、威赫一方的人物,正因为如此,死后才会被人施以这种刑杀锁魂的悖天逆德之邪术,将其三魂七魄困在体内,却又无法投胎转世,只能永远在这阴冷黑暗的棺材里受折磨,这还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会对死者下此损阴德、折阳寿的毒手啊?”黎叔儿神情有些凄凉地叹息道,但目光突然一亮,面色也为之大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