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黎叔儿的房间里,杨亿见桌面上摆着一大锅搁在熊熊燃烧的白铜火炉上的火锅鸡,旁边还有一小坛香气四溢的白酒,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吭哧瘪肚地挖坑的时候,黎叔儿这老骗子居然回来弄起了火锅鸡,这他妈心也太大了吧。

  看出了杨亿的不快,黎叔儿呵呵一笑:“小子,不吃饱了,哪有力气开工啊,来来,别客气,吃、吃……你他娘的给我留点儿啊倒是!”

  杨亿是成心报复黎叔儿,所以就在黎叔儿嘚啵嘚啵地说起来没完的当儿,他迅速坐在桌子前,操起筷子,咧开腮帮子,“吱溜”一口酒,“吧唧”一口菜,这就吃开了,急得一旁的黎叔儿也连忙抢身坐到桌上开造。

  吃完饭,看着舒坦地直打饱嗝的杨亿,黎叔儿起身拿起一张事先画好的符纸,手一扬,符纸无风自燃。

  等那符纸烧的差不多了,黎叔儿将纸灰放到一个瓷碗里,然后将瓷碗和那个不离手的酒葫芦一起递给杨亿:“来,就着美酒,将符纸喝下去。”

  “不是,我又没生病,喝符纸灰干啥啊?”杨亿伸手接过了酒葫芦,但对于那瓷碗里焦黑的纸灰却很是抵触。

  “这是五雷符,你喝下去就可以暂时具备拙火定的初级法力,要不然一会儿打起来,你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撒愣喝了。”黎叔儿眼珠子一瞪,顺嘴冒出一句东北话来。

  杨亿注意力全在那瓷碗的纸灰上,并没有留意到黎叔儿的方言,犹豫了一下,毕竟还是老命要紧,只得接过瓷碗,一仰脖,将那纸灰连同一口美酒全灌了进去。

  “行了,你再喝就不用干活了,我直接给你暖被窝得了。”黎叔儿手疾眼快,一把将酒葫芦从还想再整一口的杨亿手里抢了过来,随即说道:“快,脱衣服。”

  “啊,您想干啥?”杨亿一脸警惕地看着黎叔儿,问道。

  “我还能干啥,”黎叔儿被杨亿的表情给呕乐了,“我在你身上画几道符,让其他脏东西不敢近你的身。”

  听了这话,杨亿才放了心,脱下那身道袍,露出一身线条清晰的精排骨。

  看着努力想摆出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的杨亿,黎叔儿笑得老脸都快抽抽成五仁月饼了:“”你瞅瞅你,瘦得跟他妈狼狗似的,谁还能对你有非分之想啊,呵呵”

  杨亿脸一红,一时之间又无言以对,只得一声不吭地看着黎叔儿拿出一支毛笔,在砚台里饱蘸红如鲜血的朱砂液后,先是屏气凝神地默念了几句口诀,然后嘴里突然吐出一口气,握笔的右手则随着那一声吐气,迅疾地在他的胸口点下一个红点,紧接着,黎叔儿笔走游龙,先写出一个好似隶书的敕字,下面是一个左右两撇超长的尸字,尸字中间隐约还有一个雷字及一些弯弯曲曲的线条,看着很是奇怪,像极了自己在一些鬼片中看到过的鬼画符。

  画完了前面,额头已经见汗的黎叔儿一言不发,转到杨亿后面,在其后背又画了一道同样的符,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扔下毛笔并坐在椅子上倒气儿。

  “您这体格照我也强不哪去啊,写几个字就累成这样,一会儿我还敢指望您去捉拿蛇妖吗?”看着难掩一脸疲态的黎叔儿,杨亿嘴上虽然是嬉笑的语气,但眼睛里却抑制不住地流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黎叔儿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欣慰神情,但一闪而逝,旋即说道:“你小子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知道咱们道家画符乃是必须调集体内的元神与精气,凝神聚力,全神贯注,再辅之以沟通神灵的秘传咒语,这样才能将所请之神的神力借过来并融入到符咒里,否则,画的符根本就是屁用没有,不过是那些蓝道骗子们虚张声势、哄骗那些愚民的骗钱把戏而已。”

  杨亿半信半疑地看了看自己前胸上的那道血红的符,惊奇地发现,那道符的每一道笔迹都隐隐发出金色的光芒,这才知道黎叔儿所言非虚,并不是乱盖的,不禁心生崇拜地看向黎叔儿道:“叔儿,没想到您还真有两下子啊,嘿嘿”

  A酷匠}网7唯b一V正版!,其他L都=)是8&盗版

  “咄,难不成你以为你叔儿我是个靠坑蒙拐骗混日子的油嘴道士吗,真真是气杀我也!”杨亿一句发自内心的恭维,却让本来自我感觉就相当不错的黎叔儿大为光火,看来是真伤自尊了。

  见黎叔儿火了,杨亿不敢再多言,生怕再惹恼了这位看起来像是更前期提前犯了还放弃治疗的亲大爷。

  好在黎叔儿气消得很快,或许也是看到天色将晚的缘故,黎叔儿不再训斥杨亿,而是开始整理他的那些桃木剑、铜镜、法铃、红线、铁尺等杂七杂八的法器。

  不一会儿,黎叔儿捆扎整齐,是身背桃木剑,左手摇铃,右手铜镜,更出彩的是,脑门上竟然还扎着一根写有“急急如律令”的黄色缎带,看着跟二战时倭寇的神风敢死队队员似的,要多二有多二。

  就这模样,黎叔儿还美不滋地问杨亿呐:“叔儿这造型咋样,这叫先声夺人,从气势上就压了那蛇妖一头。”

  “呵呵,好,好啊,”杨亿挪开眼神,实在不忍猝睹黎叔儿那副吊炸天的尊荣,嘴里哼哼唧唧地应付道:“就您这扮相,一下去都不用刀,直接就将那蛇妖雷死了,我勒个擦!”

  “咦,孺子可教啊,”黎叔儿像是听不懂杨亿满嘴的二十一世纪的网络词汇,自然也没有听出杨亿的揶揄之意,反倒很惊奇地叹道:“你和叔儿我想到一块去了,没错,叔儿就是要用雷霆之法降服那蛇妖。”

  “那啥,难道您能请来雷公电母,还是您想用掌心雷劈死那蛇妖啊?”见识了黎叔儿画符的本事,杨亿对于这老骗子所说的话也不再不以为然,遂好奇地问道。

  “那蛇妖是实体,不比那些空灵虚幻的鬼魂,大可不必用天雷或掌心雷那些耗费元神的法术,喏,看见那些木桶了吗,那就是你叔儿我的雷霆,呵呵”黎叔儿伸手直指了指旁边那些曾引起杨亿猜测的木桶,神秘地显摆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