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没被打死就是奇迹

  见杨亿一出手就放倒了两个,剩下是两名打手不禁心生惧意,无奈一旁的盛候达死命地催促他们往上冲,那二位咽了口吐沫,只得一步一步地往杨亿跟前蹭。

  杨亿鄙视地一笑,伸手一拽右面的那名打手的衣襟,一个过肩摔,将其直接砸到了左侧那名打手的身上,;俩人顺势倒在了地上。

  要说这哥俩倒也乖觉,很默契地一闭眼,都晕了,任盛候达怎么叫骂,就是不起来。

  这当儿,杨亿走到浑身直哆嗦的盛候达面前,龇牙一笑,看得盛候达都快哭了:“你想干啥,我可告诉你,我兄弟是哨长盛侯官,你、你要是敢动我,我兄弟不会放过你的……”

  杨亿厌恶地看了一眼色厉内荏的盛候达,知道这种一有事儿就喜欢提我认识认识谁或我家谁谁谁很牛逼的主儿,都是怂货,要不然打落门牙和血吞,根本没必要提这些,于是,杨亿一抬胳膊,作势还要扇其耳光,吓得盛候达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抱头,面如土色。

  看着盛候达那副熊样儿,杨亿是忍俊不禁,围观的老百姓们也是哄堂大笑,令一向作威作福的盛候达颜面扫地,却又不敢发作,一张满是麻子的黑脸憋得是青一阵紫一阵,难受,那是真难受。

  丢开盛候达,杨亿走到已经被自己的举动吓傻了、跪在地上都忘了动弹的老者及其家人面前,杨亿伸手扶起老者,说道:“大爷……”

  这时,那老者才缓过神儿来,“噗通”一声,再次跪倒,冲着杨亿是“蓬蓬”有声地磕头:“小老儿邹文泽叩谢恩公的大恩大德,来世结草衔环也要报答恩公的再造之恩!”

  杨亿一皱眉头,暗中一发力,将那老者硬是提了起来,有些不悦地说道:“这是我分内的职责,你不要老是跪啊跪的,那啥,没事儿了,带着你孙子回家去吧。”

  “恩公,这沧州城哪里还有我们的容身之地啊,我们要离开这里了,对了,那盛候达的弟弟手里有兵,心肠又狠,您也快些离开这里吧,要不然,他们不会放过您的。”自称叫邹文泽的老者目光闪烁地看了一眼盛候达,好意提醒杨亿道。

  “草,我会怕他们?”杨亿很牛逼地看了一眼瘫倒在地上的盛候达一眼,脸上的表情很是不齿,然后又看向邹文泽,“我看你说话文绉绉的,好像读过书,你们这种人手无缚鸡之力,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离开这是非之地也好,至于我嘛,你就别瞎操心了,我会怕他,姥姥!”

  见杨亿豪气干云,加之刚才见识了他的手段,邹文泽也不敢多劝,哆哆嗦嗦地从腰带上解下一个荷包,从里面拿出一些碎银子,非要给杨亿,权当是献给道观的布施。

  杨亿哪里肯要,塞回到老者怀里,让他们留着当跑路的盘缠。

  见杨亿执意不肯收银子,邹文泽伸手将孙子喊了过来,从少年的脖子上摘下一块红线拴着的圆形玉佩,送到杨亿面前,道:“恩公,这块玉佩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不是什么河田、昆仑美玉,但玉佩里却有自然天生的纹络,看着像是阴阳两鱼,今日得见恩公,就转献与恩公,权充一点念想儿,如果恩公再不肯收,我们阖家老小便跪地不起了。”

  说完,那邹文泽连同其老妻、儿媳、孙子,真的跪倒在地,一旁看热闹的百姓们有感于杨亿的古道热肠,也起哄似的嚷嚷着让他手下那块玉佩。

  盛情难却,而且见那邹文泽真是铁了心要长跪不起,杨亿只得将那块看着也值不了什么钱的玉佩接在手里,邹文泽这才破涕为笑,站了起来。

  “行了行了,散了吧,散了吧。”杨亿看那些围观的老百姓还抻着脖子不肯离开,就挥手撵那些人离开,同时心里暗自发笑:合着这中国人愿意看热闹的基因还真是代代相传啊,我勒个擦。

  此时,都快被杨亿遗忘了的盛候达从地上爬了起来,本想偷偷溜走,怎奈心有不甘,想了一想,一双怨毒是眼睛盯着杨亿,低声问道:“你若是敢作敢当的好汉,敢留下自己的姓名吗,盛某改日一定登门拜访。”

  “草,我看你是纯属受虐型的,记吃不记打是吧?”杨亿看了一眼盛候达,好气又好笑,寻思了一下,说道:“贫道法号顺达道长,那车里坐着的,是圆通大师,对了,你丫还真不能走,先跟着我待一会儿吧。”

  说罢,杨亿也不管盛候达乐不乐意,薅着他的衣襟,然后催邹文泽一家子也赶紧回去打点行李走人。

  待邹文泽一家子千恩万谢地走了以后,杨亿押着盛候达回到轿车处,用一根麻绳将其绑在车后面的木制围栏上,以防他去串通其弟报复出城的邹文泽及其家人。

  回到车内,黎叔儿看着一脸大便通畅后的舒爽神态的杨亿一眼,冷冷地说了句:“真是奇迹啊。”

  杨亿看了黎叔儿一眼,笑道:“啥意思啊,怎么我路见不平、仗义出手一回就成了奇迹了,你也太小瞧我的思想境界了吧,告诉你,这事儿,我常干。”

  “看出来了,所以我才说你能活到现在是个奇迹。”黎叔儿悻悻地嗔视了杨亿一眼,说出的话差点儿没把杨亿气死。

  “行了,你嘴里也没什么好话,你看看这个是啥东西。”为了不让黎叔儿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杨亿掏出那枚玉佩,连忙转移话题。

  一见到杨亿手里的那枚玉佩,黎叔儿眼睛一亮,一把抢过去仔细查看起来,看了一会儿,黎叔儿才神情有些激动地看向杨亿问道:“你从哪里得来的,这是?”

  见黎叔儿那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的表情,杨亿感到有些好笑,就告诉他,这是自己刚才救助的邹文泽给的,他要是喜欢,就留下好了。

  一听杨亿这话,黎叔儿神秘地一笑,说道:“这东西是有灵性的,它找到谁,那是和谁有缘,别人要是有非分之想,即便得到了,也是祸不是福,小子,你仔细收好了,这东西,日后可能会派上大用场的。”

  杨亿接住黎叔儿扔回来的玉佩,有些不相信地看了一眼那泛黄的旧玉佩,应付地笑道:“得,那我就留着它,日后好江湖救急,对了,这玉佩叫啥名啊,看着你好像认识似的,呵呵”

  “这叫双鱼玉佩!”黎叔儿说完这一句,就闭上眼睛养神,不再搭理杨亿。

  杨亿无趣地看了看手里的双鱼玉佩,随手将其装进到道袍内侧衬里的夹兜里。

  此刻的杨亿绝不会想到,在自己以后的那些惊心动魄、九死一生的降妖除魔历险中,这块看似平常的玉佩却成了他须臾不可离的法宝之一,此为后话,暂且搁过不提。

  在车内枯坐了一会儿,杨亿就听见车子后面传来一阵连哭带嚎的喊声:“你们行行好,放了我吧,我实在是跟、跟不上了,鞋都跑丢了啊……”

  杨亿一惊,这才想起车后面还绑着盛候达呢,慌忙让车夫停车,下车一看,嚯,那盛候达跑得一脸油汗,再加上沾的灰土,脸上都和泥了,而且发辫也跑散了,脚上鞋还丢了一只,那副丢盔弃甲的尊荣,要多寒碜有多寒碜,街上的商贩行人看着灰头土脸的盛候达,是指指点点、窃笑不已。

  “擦,我把你丫给忘了,抱歉啊。”杨亿忍住笑,松开绑着盛候达的绳子,真是有些歉然地说道。

  盛候达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又充满恶毒地看了杨亿一眼:“山水有相逢,咱们后会有期!”说完,盛候达一瘸一拐地走了。

  重新钻进车厢里,黎叔儿看着杨亿,说道:“小子,你这个仇可结大了,其实,很多时候,要想行侠仗义,并不一定非得和被人面对面的直接冲突,换一种方式,比如暗中施法下蛊,效果会更好,慢慢学吧,呵呵”

  “拉倒吧你,你就会玩阴的,你可别教坏了我,呵呵”杨亿朝黎叔儿翻了了个白眼,对于他的传道表示大不以为然。

  o…酷q}匠}\网n首\发/

  “那咱们就走着瞧的,小子,到时候你不怕你不求着我去教你怎么阴人,嘴硬。”黎叔儿胸有成竹的一笑,似乎懒得和杨亿做口舌之争。

  “那你就好好等吧,我祝您长命百岁。”杨亿嘻嘻一笑,对黎叔儿同样报以不屑的哂笑。

  “老神仙,瞅您和这小道长,怎么看也不像是师徒啊,这一道儿上光听你们斗嘴了,真是有意思,呵呵”赶车的车夫一路上听着黎叔儿和杨亿真真假假的打口水战,偏巧这主儿也是个好笑好闹的性格,遂扭头顺着前面掀起的风帘,看着黎叔儿和杨亿笑道。

  “谁说教徒弟就得板着面孔,抬头就打张嘴就骂的,那是妓院的老鸨子,我们爷们这叫寓教于乐,懂吗?”黎叔儿看着车夫,话说得那叫一郑重其事。

  “老装逼犯,你就装吧,我特么早晚得死你手里。”杨亿看着堪称演艺派的黎叔儿,无声地蠕动着嘴唇。

  黎叔儿不动声色地踹了杨亿一脚:“你他娘的饿了是怎么的,嘎巴嘴(东北方言:形容嘴一张一合)干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