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邂逅邋遢道人

  尽管脑袋还隐隐作痛,但多年警校生涯锻炼出的强健体魄在此刻发挥出了关键作用,使杨亿一口气跑了一个多小时而不感疲乏,自然也将那些外强中干、疏于训练的绿营兵们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雪下得愈发大了,风夹杂着雪片,刮得杨亿睁不开眼,夜幕中,他就感觉自己越跑地势越高,当他终于听不见身后那些兵勇的鬼叫声、可以驻足停下打量一下四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误打误撞地置身了一座石头山的半山腰位置了。

  这山势很陡峭,周匝草木稀疏,遍地全是犬牙般的嶙峋怪石,使得整个山体看起来显得狰狞可怖。

  举目望去,杨亿在风雪中似乎看到了一点代表温暖、代表人烟的灯光,杨亿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已经倒霉到了极限的自己还会有这么好的运气,遂擦了擦眼睛,再次仔细看去,在前面一处背风的山壁处,确实伫立着一座不算太大的建筑,一点如豆的灯光从建筑里散出,似是巨浪滔天的怒海中屹立的指路灯塔。

  杨亿心中大喜过望,甚至感觉眼睛都有些湿润了,这倒不是因为在这风雪之夜寻到了一处可以暂时栖身的场所,而是更多地感觉到了一丝转运的曙光出现在眼前,于是,他加紧步伐,朝着那灯光的方向奔去。

  日后,杨亿曾无数次问过自己,假使当时知道眼前这盏貌似希望之光纯是那个令他牵挂了一辈子的老骗子成心挖的大坑的话,自己是否还会自投罗网,最后,他不得不承认,他会,因为那个老骗子就是这么有魅力,他得认命。

  话题转回来,且说杨亿脚底下一出溜一滑、跟头把式地走到那建筑物前面,迎面看到一间朱色墙体、屋顶有四面斜坡的古建筑物,门楣正中挂着块缺漆少金的牌匾,上书三个楷体大字:城隍庙。

  杨亿一激灵,这城隍他还是略知一二,那可是掌管冥界的地方官,手下管辖着文武判官、各司大神、甘柳将军、范谢将军、牛马将军、日夜游神、枷锁将军等阴神,在三界也算是有些名气。

  只是,这城隍作为道教里的一种地方守护神,不建在城里却建在山上,令他感到有些费解,但是,已经被雪片洇湿了身上的九九式警服的杨亿没有犹豫,直接推开那虚掩的木门,走了进去。

  庙内正中供奉着一尊黑脸大胡子、身披黄色绸缎的神像,想必就是城隍爷了。前面的供桌上有一盏石灯,看来引自己前来的那盏灯光就是它发出的了,或许是太疲劳了,或许是还没有从穿越的巨大震惊中醒过神来,杨亿并没有细想,那么一盏小到放个屁都能掀翻的石灯的微弱光芒,怎么就能穿透墙壁和夜幕,而且还那么巧地让自己看到。

  杨亿将目光从石灯移开,想看看供桌上还有其他的供品可以填饱肚子,这一看,杨亿差点没喷饭,是的,桌面上居然有一只被啃得干干净净、耗子见了都得含着眼泪走掉的鸡骨架,以及一把同样一滴残酒都没有留下的锡酒壶。

  看着那连一丝肉丝都没留下的白森森的鸡骨架,杨亿一吐舌头,这他妈是谁的杰作啊,能把一只鸡嗦啰(东北话:啃)成这样,这人得饿成啥样才会下嘴这么狠啊。

  正在狐疑,就感觉城隍爷身上的披风一阵晃动,起初,杨亿还以为是外面的风刮开了庙门,再一看,他妈呀,竟然有一只白惨惨的手从披风下面伸了出来,还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渗人叫唤声:“啊~~~咿呀~~~哎~~~~我草!”

  紧接着,就见城隍爷身上的披风刷拉拉掉落,同时,伴随着城隍爷神像背后腾起的一股烟尘,一道白色的身影从神像上滚落到地上,嘴里还含糊不清地骂着祖宗八辈之类的脏话。

  杨亿一惊,闪身掏枪,嘴里大声喝道:“别动,两手抱头,把裤腰带解下来,快!”

  “解裤腰带,你他妈啥意思,难道你有龙阳之好不成?”那道白影龇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醉眼惺忪地看着杨亿,笑得很是猥琐。

  杨亿这才看清,敢情这道白影是一个年约五十余岁、脸上那褶子多得一笑能挤死苍蝇、身体瘦如2B铅笔的老头子,而且还赤luo着身体,露出脐下那七寸不良之物。

  “我说,”看着眼前这个没羞没臊的糟老头子,杨亿不知道他是城隍庙的庙祝还是什么,而自己又是外来投宿者,不好冒失,但也忍不住皱起眉头,“那啥,你先脱了衣服,不是,你先穿上衣服再说,这也太没个样儿了,我去。”

  “你这小辈扰了本真人的好梦,还敢在我面前舞刀弄枪的,当真是好生不懂礼数啊……”那老头子被杨亿抢白了几句,也不恼怒,嘴里唠叨着,开始满地寻找自己的衣服。

  那老头子从地上捞起一件上面布满可疑污痕的粗布衣衫就往脑袋上套,可一番挣扎,就是套不进脑袋去,不由急了:“你小子别光在那买单呀,倒是过来帮我一把啊。”

  杨亿重新别好枪,走过去一看,差点没憋出内伤:“你这是喝了多少啊,下面的东西非往上面套,你拿的那是裤衩子好不好!”

  “啊?啊,”那老头子看了一眼手里的短裤,一点不好意思的意思都没有,“他娘的,我说怎么这么费劲呢,大小头儿弄反了,呵呵”

  酷:¤匠b{网;正;版}《首发F☆

  “你那背心和裤衩子就不能整成两个颜色,也好区分。”杨亿好心提醒道。

  “嗨,我那裤衩子本来是雪白的实底纱的料子,就是穿的时间长了点,然后那颜色和褂子就有些区分不开了……”那老头子看着杨亿,还振振有词地解释呢。

  “哎呀哎呀,”看着那脏了吧唧的短裤,杨亿恶心得是眼冒金星,也顾不得什么主客之分,径直嚷道:“行了行了,你可别说了,再说大嘴巴子直接就呼(东北话:扇)过去了你信不信。”

  那老头子促狭地看了杨亿一眼,一脸坏笑地穿上夹衫短裤,然后,又套上了一件胸前秀有一朵绿色荷花的道袍,没错,真是一件道袍。

  “你是道士?”杨亿一怔,扫了一眼桌上的鸡骨架和锡酒壶,忍不住问道:“那你怎么还吃肉喝酒?”

  “谁说道士就不能喝酒吃肉?”那老头子一翻白眼,很装逼地一撇嘴,大言不惭道:“道士也分清居道士和火居道士,再说了,本真人岂是那些蠢蛋所能望项背的,自然可以喝酒吹肉,这也是一种修行,懂不?”

  杨亿无奈地摇摇头,象这种打着佛道招牌去到处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他在属于自己的那个社会里见得多了,而且治安拘留所里时不时地就会关进去一批大仙神医法师之类的渣子,对于他们的那些连蒙带骗的坑人手段,杨亿再门清不过了。

  见杨亿面带讥讽的哂笑,那真假难辨的老道士显得满镇定,微微一笑:“小子,看你衣服都湿了,烤烤火吧,去,寻点干柴来。”

  那老道这么一说,杨亿顿时觉得身上湿漉漉的毫不难受,牙齿也开始上下打鼓,于是,他在庙内走了几圈,还真就找到一些折断的窗棂等木柴,便拢了一堆在神像前,然后,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生火的工具。

  “怎么点,难不成用那油灯?”杨亿看向老道,有些郁闷地问道。

  老道很拽地一笑,张开右手指向那堆木柴,嘴里念念有词,也就一眨眼的工夫,就见一道火龙从老道的掌心直射到木柴上,木柴随即熊熊燃烧起来。

  杨亿被老道露的这一手吓了一跳,但转念一想,必是老道预先在宽大的道袍里藏了硫磺硝石之类的易燃材料,再利用某种障眼法弄出这把戏来蒙骗那些百姓,可自己是来自科技昌明的二十一世纪的警察,怎么可能被他这种伎俩所骗到。

  见杨亿先是一愣,很快又一脸的鄙薄之色,老道只做看不见,伸手招呼杨亿脱下衣服烤火。

  在烤火时,见杨亿身体开始轻微的颤抖,老道想了一下,伸手从道袍的袖子里摸出一个酒葫芦,晃了晃,递给杨亿道:“喝点酒,驱驱体内的寒气。”

  杨亿见那酒葫芦满是油腻,都看不出本色儿了,有心不接,怎奈寒气不断侵入体内,一咬牙,接过葫芦,而后闭眼屏气,往嘴里灌了一口,就感觉一股灼热的液体沿着口腔、食管直达胃里,紧接着,就被呛得是咳嗽不止,涕泗横流。

  不过,当这种不适感退去以后,杨亿就感觉自己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那种轻松与美妙之感,竟是从未体验过的,忍不住看向老道问道:“这是啥酒,太爽了,呵呵”

  见杨亿这么快就适应了酒性,老道的眼睛里先后闪过惊奇、欣慰、期盼、愤怒、痛惜、沉重等等复杂的神情,面部表情也是阴晴不定。

  直至听到杨亿的问话,老道才恢复了先前那种醉眼迷离的样子,哈哈一笑:“此酒浅尝则止便好,且不可多饮贪杯,对了,身上不冷了吧?”

  杨亿活动了一下身体,龇牙笑道:“不但不冷了,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一口气还能上六楼了,哦耶!”

  可是,得瑟完没一分钟,杨亿就哈欠连天,继而一头倒在地上,响起了香甜鼾声。

  “喝了一大口还能挺到现在,你果然是天赋异禀,难怪那些王八蛋会选中你……哎,睡吧,孩子,你的磨难才刚刚开始啊”看着在地上酣睡的杨亿,那老道叹了口气,脱下道袍盖在他的身上,自己则提起酒葫芦走到庙门门口,看着门外那纷纷扬扬的大雪,一口一口地啜饮着葫芦里的美酒,表情落寞而孤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