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魔卵与她的联系还会保持一年时间,但紫鸳心里明白,最好的削弱时机就是魔卵没有进入魔尊身体之前,也就是魔卵处于游离状态之时,只有那时,她的死对魔卵的削弱程度才是最大的。

  而一旦魔卵进入魔尊体内,那时她的死虽然还会削弱魔卵,但削弱程度一定比未进入之前小很多。

  但这个时候,无论紫鸳如何的不甘心,局面也已经无法逆转,当魔尊双目睁开的一刻,这一切已经成为了定局。

  现在,紫鸳只寄希望于这一年内能被秦安找到,而不是一直在褚先生的控制当中。

  在褚先生的控制下,她想死是完全做不到的。

  什么时候能被秦安找到,也许,那时的她才有机会。只是希望,不要超过一年吧,一年后她与魔卵彻底失去联系,届时就是死千次万次,恐怕都不会对魔卵造成任何影响。

  她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帮到秦安,而不是让秦安一个人承担天妖万族的重压后再来承担魔尊的重压,更何况,魔卵是在她的体内培育完成的,这一切,都与她脱不了关系。

  比起眼睁睁看着十方天域人族被魔尊毁灭,紫鸳更愿意用自己的死,为大家换来一个可以打败魔尊的机会。

  至少魔卵被削弱了,魔尊不会强到巅峰。

  只要魔尊不是巅峰,她相信,一定有人能打败他。

  然而就在紫鸳思索这些的时候,一股恐怖的威压笼罩了她和褚先生。

  在这股不容触怒的恐怖威压下,她和褚先生都承受不住跪了下来。

  “万年了,没想到我还有再临十方天域的一天!”

  一个沉重的声音缓缓响起,魔尊开口时,不仅紫鸳和褚先生心生悸颤,外界所有生灵和武者都感受到心悸之意。

  包括秦安和人形生灵在内,一样承受到了巨大的威压。

  “是谁?谁助我恢复了断灭的生机?”

  魔尊身躯异常高大,他只能以俯视的方式看着跪在地上的二人。

  “是我!”

  “是我!”

  褚先生和紫鸳几乎异口同声道。

  紫鸳万万没有想到,魔尊复活过来后,竟然不知是谁助他复活,就是那么稍纵即逝的瞬间,她把握住了这个异常难得的机会。

  既然魔尊不清楚是谁助其复活,那她为何不争取,让魔尊相信复活他的是自己。

  尽管这样是在说谎,可这样总比让魔尊认褚先生为功劳者强吧。

  “贱人!”

  听到紫鸳竟然跟他一起承认,褚先生当场破口大骂出来。

  早知道他就将这个家伙的言语禁锢了,这样就不会出现眼下这般的混淆局面。

  “嗯?”

  见二人都表示助他复活,魔尊发出一个疑音后问道:“究竟是谁?”

  而这一次,紫鸳依然和褚先生极力争抢。

  看到这一幕,魔尊眸子中闪过一抹疑惑,坦白说,二者这般争辩,他还真不清楚究竟是谁帮助了他。

  想了想,魔尊还是换了个问法。

  “那好,既然你二人都承认帮助了我,那你们且说说,究竟是怎么帮助到我的?”

  “是魔卵和无尘之心!”

  魔尊话音刚落,褚先生还来不及回答就被紫鸳抢先道。

  我——

  看到这般抢功的紫鸳,褚先生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现在他有点后悔最近几天让紫鸳知道的太多了,原以为不会有变故的他,最近几日毫无顾忌地给紫鸳讲述了复活魔尊一事。

  而现在,紫鸳竟然利用他所讲的一切,在魔尊面前跟他抢功,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同时也恨不得冲过去一把掐死紫鸳。

  自己准备了几百近千年,才成功将魔尊复活。

  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功劳被紫鸳了去,那他想死的心都有了,那可真是努力了一辈子,到头来竟然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但就在气愤到极点时,褚先生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他立刻笑吟吟地看向紫鸳。

  “既然你说是你帮助了魔尊,那么请你告诉你魔尊,你是在哪里找到魔尊残躯的?”

  “说啊!”

  看到紫鸳一点一点变苍白的脸色,褚先生神情更加得意。

  好在他没有将全部的细节都告知紫鸳,现在主动权依然掌握在他的手里。

  “启禀魔尊!此人一看就是在以假乱真,真正帮助你的,是我,你的残躯,是我根据古籍记载在封魔战场找到的!”

  褚先生得意洋洋的看向紫鸳,封魔战场这一禁忌词汇,只有少数的古籍中有可追溯。

  比起见识渊博的褚先生,紫鸳根本不可能了解到这些。

  而听到褚先生提及封魔战场,魔尊基本可以确定帮助他的就是这个男的了,于是他脸色阴沉地看向紫鸳。

  “居然妄想欺骗本尊,找死!”

  怒斥之声自魔尊口中发出,话落一股极强的能量卷向紫鸳。

  这能量毁灭里极强,毫无疑问,紫鸳若是被卷中,一定会被当场撕得粉碎。

  然而就在这股能量即将轰中紫鸳时,褚先生却是惊慌大喊。

  “尊上且慢!”

  褚先生立刻大步跑到紫鸳身前,试图阻挡住这股能量。

  现在紫鸳与魔卵还未失去联系,若是被魔尊杀掉,那可是出了天大的差子,相当于魔尊自己将魔卵给削弱了。

  他怎么可能允许出现这般差错,于是急忙喊道:“她是培育魔卵的母体,暂时还不能死!”

  还不能死!

  最后四个字褚先生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在那股能量的压迫下,他发现自己连说话都变得很困难。

  好在他最后还是喊了出来,而魔尊听闻此话立刻撤走了能量。

  “想活着,最好乖一点,我最反感别人的欺骗!”

  魔尊看着紫鸳警告了一声,而后又看向褚先生问道:“你费尽心机助我,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多谢魔尊,不,多谢尊上,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主人!”

  听到魔尊的话,褚先生都恨不得三拜九叩了,激动的眼泪和鼻涕都快涌出来了。

  而一旁紫鸳看到这一幕,却是充满厌恶地吐了一口,她总算是领教到褚先生的卑劣了,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没有尊严和底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