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一次的事,已经让韩士林有了危机感。

  所以哪怕不要这张老脸,他也要为韩玥争取一下。

  武道强者之中,有许多都不止一妻一妾,韩士林想着,即便争取不到妻,那争取一个妾室也行。

  最起码,这样可以圆了韩玥的心思,毕竟韩玥已经不止一次向他吐露过了。

  “妾?韩叔你错了,妻妾只是无聊世人撰出来的罢了,在我眼里,没有妻妾,只有挚爱和道侣!”秦安道。

  “那你是同意了?”韩士林听到此话神色再次激动起来。

  “如果这真的是玥儿的心意,我当然愿意!”

  “好好好,我这就告诉她!”

  终于帮女儿达成了心愿,韩士林激动的像个孩子,兴冲冲的离开了议事间。

  而秦安看到韩士林急匆匆的跑出去,也是微笑着摇摇头。这一刻,他也摒弃了对韩士林的偏见,因为这真的是个将一切心血都灌注在女儿身上的父亲。

  “玥儿,你先不急着回学院,就在丹铺待一段时间吧,正好可以和这里的丹师们交流下,也好陪陪韩叔!”

  秦安在丹铺待了片刻后准备返回学院,临走时,看着出来相送的韩玥道。

  “嗯!”

  韩玥轻轻颔首嗫嚅一声,也不知道韩士林跟她说了什么,总之俏脸上的红晕一直没散。

  “小安子!”

  韩玥霞飞双颊的勾着手指,见秦安要离开又叫了一声。

  “怎么了?”

  “我不知道爹爹会找你谈这些,你不要听他的,一切以修炼为重,儿女之事,现阶段并不重要的!”

  韩玥认真说道,从这些话中就可以听出,这一次在西蛮之地,历经生死后她心境成熟了不少。

  看到韩玥的成长秦安很欣慰,先是点点头,又笑道:“韩叔说的没错,我也不是为了迎合他才那么说!”

  “我知道!”

  韩玥当然明白秦安这么说的深意,是在告诉她,他答应韩士林不是为了敷衍,而是认真考虑过才答应的。

  “你快走吧!”

  可能是高兴,也可能是紧张,韩玥丢下一句话转身跑回了丹铺。

  秦安望着那仓皇离开的背影失笑片刻,随后转身掠向天机学院。

  连韩玥都明白儿女情长可以暂时放一放,他又如何不明白。

  …………

  天机广场,秦安回到学院后直接来到了这里。

  西蛮之地一行去了数日,后补的入宗试训也结束了,为了不耽搁接下来的学院大比,他必须尽快进入到宗级学院才行。

  秦安埋头向着执事大殿走去,但走到一半突然发现广场上的气氛不太对,寻常比较空旷的广场,此刻却聚集着上千名武者。

  “说?那个杂碎究竟是谁?”

  一个暴躁的声音从人群里面传出来,秦安略感疑惑就看了一眼。

  结果这一看不要紧,看的他顿时激起满腔怒火。

  他看到,人群中一个紫衣青年正用绳子捆着司徒瑾,神色暴戾,不知在逼问着什么。

  “住手!”

  看到紫衣青年手中的鞭子就要挥到司徒瑾身上,秦安大喝一声,太虚一纵掠进了人群,梯云纵相继施展,几乎瞬息就来到了紫衣青年身边。

  S看●(正l版k#章b节上N》酷{匠m)网AR0

  “铿!”

  一道凌厉剑光闪过,捆着司徒瑾的绳子当场断开,有半截直接弹回到紫衣青年身上。

  那一刻,人群突然安静了些许。

  一些和司徒瑾同在十二居住区的学员看到秦安,一个个全部睁大了眼睛,他们当然认得出来,这就是杀死庞南的正主。

  “没事吧瑾儿?”

  秦安将司徒瑾拉到身边,检查了一番发现并没有受伤才松了口气。

  “秦大哥你快走!”

  司徒瑾见秦安检查她的伤势,心中一暖同时也推了秦安一把。

  “怎么了?”

  秦安不太明白司徒瑾的意思,但就在他不解之时,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道高亢喊声。

  “庞海师兄,你不是要找杀死庞南的真凶吗?他就是!”

  一个学员指着秦安喊道,这一喊出来,立刻有不少学员出声附和。

  “就是庞海师兄,这才是你要找的正主,跟瑾儿师妹没关系!”

  “……”

  议论声频起,但多数都是指认秦安是杀害庞海的真凶。至于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原因也很简单,只要庞海杀掉秦安,那司徒瑾自然也就心无牵挂了,届时在场的人全部有机会得到美人青睐。

  当然,前提是他们指认的时候不要被司徒瑾看到,所以很多学员都是藏在别人身后指认的。

  “很好!”

  看到这么多人指认秦安,庞海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他以为这些人指认秦安是因为自己的威名,却不知,这些人只是为了除掉秦安让司徒瑾心无牵挂罢了。

  “小子,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庞海得意之余,也是目光阴冷的扫向秦安,似乎在打量,这个人究竟有什么本事能杀死庞南。

  可当他释放感知过去却察觉不到秦安的修为后,瞳孔也随之猛缩了一下,一般情况,武者只能察觉到修为比自己低的人的境界,察觉不到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对方修为比自己高,二就是对方用了掩藏修为的手段。

  秦安看了庞海一眼,周围的议论他也听明白了,感情此人将司徒瑾抓起来,是为了找自己寻仇。

  再回看司徒瑾,秦安不禁笑出声来,指着庞海道:“瑾儿,你不会觉得他能打赢我吧?”

  “他修为很高的,我怕……”

  司徒瑾闻言脸颊一红,的确,她一直不肯说出秦安,就是担心这一点。

  毕竟秦安才刚刚通过入宗试训,而对方却是宗级学员成名已久的人物,虽然秦安的战力一度让司徒瑾感到惊讶,但性子柔弱的她又不想秦安为她一再犯险。

  “一个蝼蚁而已,不必害怕!”

  秦安轻抚司徒瑾的额头,声音不高不低,却是清晰的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里。

  “你说什么?我是蝼蚁?”庞海闻言面红耳赤,盯着秦安大声怒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