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也怪他,打小两个女儿就应该分开来培养,虽然要亲近,也不能太过于亲近。

  因为两个女儿打小都是一块儿培养,所以李暮暮早就习惯了姐姐在身旁的日子,这陡然一变换,恐怕一时半会儿真的无法接受。

  “如果她真的想跟着,我会保全她!”秦安当然不能替李正阳决策,只是说道。

  “那就让她跟朝朝一起走吧!”

  李正阳咬着嘴唇思索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道。

  “其实早就该如此了,只是朝朝和暮暮娘亲那件事,让我太害怕失去她们了!”

  李正阳将心里话吐出来,突然之间也就轻松了,最后冲着秦安微微躬身,道:“朝朝和暮暮就拜托你了,受我一拜!”

  秦安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同样躬身回道:“只要我在,她们就不会有事!”

  “去吧,带着朝朝去找找那小丫头,这丫头性子太顽劣了,真生气了什么傻事都做的出来!”

  “是!”

  李府后花园中,李暮暮一个人坐在石桌旁,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下来。

  “暮暮!”

  李暮暮正黯然伤神时,李朝朝和秦安一同来到后花园。

  “不想看到你们!”

  看着突然出现的二人,李暮暮当即背过身去,都要走了她竟然一点不知情,要不是力气小她早就推翻桌子了。

  “暮暮,爹爹已经同意你跟我们走了!”

  李朝朝眼睛同样带着一丝红色,其实她也舍不得这个从小跟在她后面长大的妹妹,只是这一次不同于以往,不是去岐城那样的小地方,她真的不敢带着李暮暮去冒险,所以就没想过要带李暮暮走。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小丫头反应竟然这么激烈。

  “管他同不同意呢!”李暮暮心里还是很愤怒。

  “暮暮!”秦安知道这丫头牛脾气正上头呢,也不急着去劝,就说:“你不想跟姐姐一起走吗?”

  “才不要这样的姐姐!”李暮暮气道。

  “……”

  “那好吧,我们走了,你可不要反悔哦!”秦安见软的行不通,当下就反其道而行之。

  “走走走,你们全都走,我李暮暮才不后悔呢!”

  李暮暮跳到石桌上面,个头瞬间比秦安还高,只见她伸着小手指了指整个后花园,大声道:“你们走了,整个李府都是我的!”

  “……”

  软硬都行不通,秦安也有些没招了,目光投向李朝朝,似在征询意见。

  李朝朝看了看站在石桌上的李暮暮,突然生出一计,道:“那好吧,李府都是你的了,我们这就走!”说着一拉秦安,果真离开。

  “喂!我恨死你们了!”

  见二人越走越远,李暮暮牛脾气瞬间垮了下来,大喊一声直接从石桌上跳了下去。

  “咚!”

  听到身后传来闷响,秦安和李朝朝脚下同时一顿,然后齐齐转身往回跑。

  j◎酷、匠网◇永久免q费U看@?小f说◇0!

  只见李暮暮平趴在地上,额头还有血迹渗出,这小丫头跳下来根本没用手去撑地,直接一头扎在了青石地上。

  “暮暮!”

  李朝朝将李暮暮翻转过来,看到其额头上还在汨汨而流的鲜血,当下显得惊慌失措起来。

  李暮暮闭着眼睛不言语,却是痛的咳嗽起来。

  “你怎么这么傻呢?”李朝朝抓着李暮暮的手,眼泪跟着流了出来,“姐就是逗逗你,不是真的要走!”

  李暮暮睁开眼睛,这一次脾气不再顽劣:“我一个人好孤单的!”

  “爹爹已经同意你跟我们走了,你不会再孤单的!”李朝朝听到这话更加的疼惜,抚着李暮暮额头轻声道。

  秦安蹲下神来,以温和的真元之火为李暮暮止血,随着真元之火的灼烫,李暮暮额头上的伤口血迹也凝成了干渍。

  最终,李暮暮还是以自己执拗的方式说服了所有人,只是在确定要走后,又偷偷跑回去看李正阳了。

  顽劣归顽劣,不代表这个小丫头铁石心肠。

  ……

  大衍药铺,秦安、李朝朝、顾炎武、司徒瑾、韩玥、莫郁、王朱以及韩士林等人共坐一堂。

  时至今日,大衍药铺已经初步具备了一家小药铺的规模,有了固定的伙计和学员,核心成员上也添了一位保驾护航的莫郁。

  可以说,正是因为莫郁的出现,以及成功晋升武师这双重保障,秦安才决定离开天玄城。

  “大衍药铺从今天起正式开始运作,我说一下每个人的职责,韩玥,韩叔,王朱负责学员这一块,顾炎武,朝朝,莫郁负责护卫,瑾儿负责药材!”

  秦安说着,又将莫郁交给他的乾坤戒拿出来递给司徒瑾:“这是一个可以储存活物的空间戒指,药材的培育暂时在这里进行,你先收着,后面我会教你怎么做!”

  “是!”司徒瑾将乾坤戒收下,她终于有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事情做了。

  “接下来说一说最近的安排,我和顾炎武准备去一趟雪域国,其他的人还待在天玄城,莫前辈负责护卫工作。”秦安道。

  “没问题!”莫郁点头答应下来,最近他一直待在药铺,和众人相处都很融洽,也很喜欢这样和大家一起做件事的感觉。

  “秦大哥,我可不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司徒瑾小声问道,虽然她武道修为薄弱,但灵道方面却很出众,营救姐姐的时候,她也想贡献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其实更关键的原因,是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姐姐了,姐妹分别已经将近一年,已经无数个日夜思念与姐姐的相见了。

  “我也想去!”李朝朝则是很干脆,紧随着司徒瑾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瑾儿可以去,朝朝你还是留下来陪陪暮暮和家人吧,我们从雪域回来,将药铺规划好后就出发去沧澜城!”秦安同意司徒瑾跟着,但李朝朝这一次他真不希望跟着去。

  “好吧。”李朝朝稍显失落,但也没再说什么。

  司徒瑾就显得很欣然了,脸上时刻浮现出甜甜的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