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风城是天玄下辖十六城中最繁华的一座城池,这一切皆归咎于它的地理位置,毗邻主城天玄,占据交通要道,想不繁华都难。

  而玄风城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景观,那就是这里的夜灯之景,比起天玄城都犹有过之。

  在李暮暮这个小鬼精灵的唆使下,晚饭后一行八人去游了玄风城赖以著称的灯展。

  玄风城主很会把握机会,当玄风城的夜灯之景享誉天玄境内之时,他毅然决然的派人建了一座灯塔,就屹立在玄风城的正中央。

  “哇,姐姐,我还要上灯塔!”

  李暮暮指着夜幕下璀璨去琉璃的灯塔,在喧嚣的人群中大声嚷嚷着,直把身旁的人逗得哈哈大笑。

  “笑什么,难道你们不想上去吗?”

  终归是天真无邪的心性,李暮暮追着一旁的路人问道,急得李朝朝直跳脚。

  最终,在李暮暮的坚持下,一行八人踏上了灯塔,望着垂挂在塔端的各色灯笼,李暮暮迫切如一只飞蛾,不停的伸手抓向灯笼。

  灯塔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有不少青年男女在此地饮酒作赋,好不风流。

  在所有人都透过各色光辉欣赏灿烂夜空时,李朝朝无声无息来到秦安身旁。

  “这么美的场景,你不觉得惊叹吗?”

  对于秦安表现出的平静,李朝朝很是诧异,她平静,是因为不止一次见过这场景,她不禁有些好奇,难道秦安也经常来玄风城?

  “你呢?”

  “我是见多了!”

  看到秦安回看的眼神,漆黑深邃的眸子让李朝朝为之一怔,脸上瞬间扑了一层少女的嫣红,很少脸色发烫的她,此刻竟然清晰感觉到面庞在逐渐升温。

  李朝朝清了清嗓子,问道:“昨天,真的是我赢了吗?”

  “嗯。”

  “不骗人?”

  “当然。”

  问话的同时,李朝朝仔细打量秦安的神色,想要通过对视来确定秦安是不是说谎。

  李朝朝这个人,就是凡事都求一个堂堂正正,光明磊落,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如果秦安说了慌,她是不会再继续索要赌约的,因为那样胜之不武。

  只可惜不论她从哪个角度看,都看不到秦安神色有丝毫的闪烁,双眸依旧深邃漆黑,并不像是在说谎。

  秦安没好气的瞪了李朝朝一眼,其实他真的没说谎,如果不算上到平台后的击杀数,他应该比李朝朝还差一些,毕竟这妮子最后关头又杀了一个回马枪。

  “既然不骗人,那我可以索要赌约了吧?”

  估计是怕秦安耍赖,李朝朝出口后又补了一句:“你承诺过的,一个条件,我随便提!”

  “做李家的客卿丹师?”秦安试探着问了一句,他想听听李朝朝的真实想法。

  “你愿意?”李朝朝露出一副讶然之色,她没想到秦安会提这个事,而且也没有具体考虑过。

  讲诚实一点,李朝朝心里是这么想的,就是如果有可能拉拢秦安成为李家的客卿丹师,她一定会把握这个机会。

  当然,这个机会指的并不是眼前,单单靠一个赌约就要秦安做李家的客卿丹师,的确是强人所难,而且对秦安本人也是极大的不尊重。

  “难道你心里不这么想?”

  秦安再次反问出声,李朝朝的反应有点出乎了他的意料,难道她真的不打算趁火打劫,以取胜为由提出这个要求?

  对于李家而言,这才是利益最大化吧!

  “什么意思?”

  李朝朝蛾眉微蹙,质问秦安:“你觉得我要提的要求是这个?”

  “难道不是吗?”

  “收起你那随意揣摩人性的姿态!”

  李朝朝突然动怒,“我李朝朝还没下作到那种程度!”

  O酷:匠p网}Y正版(m首:发0

  “既然是随口而出的比试,赌约自然也应该平常一些,你觉得我会直接提这么过分的要求吗?”

  “你有什么资格去揣摩别人!”

  李朝朝一口气说完,气呼呼的转身离去,最终也没将要求提出口,关键是秦安的质疑太刺激她的内心,让她的情绪无法安定。

  李朝朝没有在灯塔滞留太久,一个人早早回了客栈。

  望着灯塔下摇曳在各色彩芒种渐渐离去的身影,秦安一时有些惘然:“难道她真的不这么想?”

  是了,如果她这么想,应该是被戳穿后的暴躁,而不是被质疑后的勃然大怒。

  “呼!”

  秦安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打算找个机会向李朝朝解释清楚,当然该表达歉意也不缩着躲着,毕竟这一次是他太冒失,确实不该当面质疑并揣摩他人内心的想法。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上路的时候,李朝朝也是远远躲着秦安,把顾炎武都看郁闷了,偷偷拉着秦安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谁知道呢?”

  秦安当然不会讲昨夜冒犯李朝朝一事,只是打着马虎眼搪塞了一句。

  “我看朝朝对你挺有感的,可不要错过应得的缘分哦!”

  顾炎武压根不信秦安的说法,深知二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一定是你说了什么伤人的话,不然朝朝不至于这样!”

  通过一路的相处,顾炎武早已知悉李朝朝的性格,当下便将事情大概推测出来。

  只是他的推测只换来秦安的一记瞪眼,之后就悻悻撤了回去。

  “小暮暮,有人欺负你姐姐!”顾炎武不嫌事大,对着小辣椒李暮暮大声喊道。

  “谁?”

  一听这个,李暮暮顿时火冒一丈半,小脸一黑扫视场中,试图找出欺负姐姐的真凶。

  “姐姐,告诉暮暮,是哪个欺负你?”

  李朝朝揉揉李暮暮的小脑袋,余光却是看向秦安,昨夜回去她也细想了一夜,觉得当时灯塔上说的话有些过分。

  后来她站在秦安的角度想了想,的确,秦安这个时候,应该是最敏感客卿这两个字的,毕竟进入天玄城之后,就是在各家势力的夹缝中求生存。

  而且玄风城距离天玄城很近,神经高度紧绷的时候,秦安的想法难免会变得激进,这一点她应该给予理解,而不是直接怒斥反驳。

  突然间,李朝朝的心里乱作一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