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天亮了。

  安秋阳退出了万能商店,睁开眼睛,果然发现了自己的手里拽着那个新人礼盒。

  安秋阳大喜,起身连忙将礼盒拆开。

  只见礼盒里面竟是一个透明的小瓶子,掏出看了看,问道:“这瓶子里面装了丹药么?”

  “是的!”忽然,脑海中响起了小月的声音:“这丹药乃是升体丹,比普通的升体丹的丹性强三倍。”

  “好东西!”安秋阳赞了一声,把丹药瓶放在一旁,随后又从礼盒中拿出了一件物品。

  那是一本古书!

  古书上写着‘易筋经’!

  安秋阳脸色一喜,激动的喊出声来:“易筋经,少林最强内功的武功秘籍,拿它可以修炼灵气么?”

  小月见安秋阳一副激动得要死的表情,微笑道:“自然可以,只要系主意念一动便可瞬间学会你所需要学习的功法了。”

  也就是说不需要花费任何时间去领悟,参透那些功法了,哇咔咔,甚至堪比开了外挂,安秋阳心下暗想着,嘴角不由得勾勒出笑容。

  “我要学习易筋经!”

  片刻后,安秋阳意念一动,手中的《易筋经》武功秘籍刹那间凭空消失了,好似从未没出现过,其不禁为之一愣,短息间修炼《易筋经》的口诀便深深地刻印在安秋阳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安秋阳欣喜若狂,忽然灵光一闪,用意念传问小月,道:“小月,这《易筋经》能否与拳法一并使用?”

  不久后,小月的声音便传来,她说道:“可以,由于系主第一次使用拳法之术,可免费学习一种,不知系主要学习何种拳法?”

  安秋阳有些发难了,方才他只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怎知竟能行得通,沉思半会也想不出什么拳法,开口道:“你有什么好推荐的?”

  “以目前系主的身体素质为前提,小月想太极拳是当前最适合系主施展了。”小月说道。

  安秋阳信任小月,当即断言道:“好!就学太极拳!”

  “叮......恭喜系主成功学习了太极拳!”

  话音刚落,安秋阳的脑中出现了太极拳教程画面,当即安秋阳摆出了太极手式,姿势十分的标准,宛如打了几十年太极一般。

  安秋阳也颇为惊讶,刚才的动作他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做到,完全是下意识,不过安秋阳也不在意,拿起桌子上的药瓶,打开取出那颗比普通升体丹强三倍的升体丹,直接一口吞下,清凉的丹药经过喉咙之中,滚下了肚,随后他打起了太极拳,与此同时也悄悄地运转着《易筋经》。

  太极拳是一种柔和、缓慢、轻灵的拳术,安秋阳自然知道太极拳。

  安秋阳的动作看似柔和缓慢,实则苍劲有力,每一处皆会勾勒出一条弧形,招招相连,连绵不断。

  也不知过了多久,安秋阳大汗淋漓,可不见他流露出疲累之色,仍然忘我般的施展太极拳。

  “呯......”就在这时,安秋阳体内发出了一声巨响,好似炸弹在其肚中炸开了,同时一股力量从其体内爆发而出。

  安秋阳知道是自己体内的那颗三倍药性的升体丹起了功效了。

  “呼......”

  将那股从自身之内释放出的能量收了回去,安秋阳也停止了打太极拳,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双眼一睁,一道精芒轰然闪过,感受到体内前所未有过的力量,安秋阳神清气爽,脸上喜悦,笑道:“我现在已经是三星灵士了!那三倍升体丹当真厉害,短短时间便让我从平凡之境踏入了灵士境界,而且连破三个小境界,恐怕这件事若是传了出去,那帮人的狗脸定会震惊无比!”

  当然了,安秋阳从凡人突破到三星灵士并非只是那三倍升体丹的全部功劳,其中还要多亏了《易筋经》,以及太极拳,不然以那三倍升体丹只能让其迈入灵士境罢了。

  要知道,神武大陆上的人类是通过体内的奇经八脉加以修炼灵气的,而《易筋经》乃是安秋阳前世少林寺最强内功的绝学,《易筋经》的功效就是改变筋骨,疏通经脉,再将刚柔并济的太极拳融合一起,自然将药力发挥到了最高效果。

  因此,安秋阳连破三个小境界与《易筋经》和太极拳密不可分!

  “恭喜系主突破到三星灵士!”此时,小月欢喜的声音传来。

  “谢谢!”

  说完过后,发现自己身上黏糊糊的,很是难受,本想出去打井水洗个澡的,忽然一道不友善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声音之中透露出不耐烦,甚至不屑。

  “安秋阳,出来干活了,每天都要让老子来喊,废物就应该有个废物的样子。”

  安秋阳眉头一皱,脑海中记忆流动,瞬间便知道这道声音的主人是何人了。

  安九,乃是安家的杂役管事者,正是一星灵士,虽说实力很低弱,但却比安秋阳强大的许,当然是之前的安秋阳,平日里没少欺凌前身。

  “哼!”安秋阳一声冷哼,冷道:“倘若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当真把我当做病猫嘞,找打。”

  说完,安秋阳沉着脸走出了房间。

  出了房门,只见一个瘦男人站在小院门外,在其后面还有一些安家的杂役。

  安九看到安秋阳愣在那里,心里一阵暴怒,吼道:“你他妈的站在那干嘛,赶紧给老子滚过来!”

  K最新uj章}节上$F酷匠yf网o“0

  安秋阳充耳不闻,指着安九,露出了鄙夷之色,正色道:“安九,我安秋阳要挑战你!”

  安九愣了,众人同样也愣了,这,这安秋阳今儿发了什么神经?要挑战安九?

  半响,安九笑了,是嘲笑:“就你这个废物也敢来挑战我,好,我接受你的挑战,大家伙都听见了,是安秋阳自己要挑战我的,打残打死与我无关了,是他自己自找的!”

  安九此举,正合安秋阳之意!

  “这安秋阳死定了,也不知缺了那根筋嘞?竟然挑战安管事。”

  “是啊,平时见安秋阳唯唯诺诺的,今儿个感觉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有好戏看了!”

  众人纷纷议论起来,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同情怜悯,有的讥讽嘲笑......反正,他们心中认为安秋阳这下完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