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死亡约定

  *****静如止水。

  我坐在床沿上,身穿成亲那天的大红嫁衣,静静地看着紧闭的房门。门无声地开了,我的心有些绷紧,放眼望去,屋外没有月光,依然漆黑一片,但我感到,有人进来了。

  明国五年,六月十五,雨。

  今天是我嫁到颜家的第三天,我站在屋檐下,听雨点打在瓦片上所发出的“叮叮”声,那些雨水顺着瓦当之间的空隙细流一般的落下来,砸在泥地上,溅起一串水花。

  我叫何雪,四个多月前还在省城里念大学,那是,身穿蓝色校服的我是多么光彩照人,无忧无虑,可就在我尽情享受青春美好时,忽然一道晴天霹雳,父亲生意失败,心脏病发作去世。为了偿还他生前所欠下的的债务,我不得不休学回到家乡,嫁到这荒凉偏僻之地。

  颜家的祖屋是一栋古式庭院,有长长红色的走廊和雕梁画栋的阁楼,花园又大又深,假山石桥林立,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树木花草。

  听说一直到光绪年间颜家都还是京城里显贵的大富人家,但是后来不知怎么得罪了宫里的主子,被人陷害,枝叶凋零,家业衰败,最后不得不搬来这乡下地方,到现在已经是三代单传。

  我所嫁的,就是颜家大少爷颜书豪。

  虽然说是名门正娶过来的。但是对我来说这和卖身没什么两样,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我那没有一丝感情基础的夫君,还记得新婚之夜,我盖着红巾坐了整整一个晚上,泪水湿透了我的发襟,到他还是到底没有来。天亮时,我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喜是悲。

  “少奶奶。”一声低沉的呼唤,我转过头,见到一袭青衣。

  他是颜家的大管家,在这个几乎没有什么人气的大院子工作了三十多年,到现在已经是长须胜雪,两鬓斑白。

  “燕老爹,有什么事吗?”我问。

  “夫人让你过去,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嘱咐您。”

  “嗯。”我整理了一下大红色旗袍,随着他绕过三个长廊,来到了正厅。

  正厅摆设古朴奢华,宽敞明亮,采光非常好,但不知为什么,每次来到这里向婆婆请安时我都会感到异常的压抑。

  此时,我那身穿绸缎绿衣的婆婆正端坐于正室之上,她看着我,眼中露出灿烂又诡异的笑容。

  我慢慢的走上前拜了一拜,道:“婆婆晚安。”

  “起来吧。坐。”

  “是。”我听话地坐到一旁,恪守做媳妇的孝道。

  “雪儿,这几天难为你了。”婆婆的声音和蔼温柔,却让我生生打了一个冷战。

  她这是怎么了前几日她还是那么的威严,冷峻。我甚至可以从她眼中看到了对我的厌恶,如今为何对我如此和善,这样的变化,意味着什么?“雪儿不苦”我怯怯地答道。

  “哎,你也别倔了。”她低低的叹了口气,“成亲三天了,都还没有见到丈夫的面,哪有不苦的。不过你也不必太过于伤心,今晚我就让书豪前来陪伴你。”

  我顿时全身一震,定定的看着她,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言不由衷地答道:“谢谢婆婆。雪儿一定会服侍好夫君。”

  “嗯!”她满意地点了点头,脸色又转为阴沉,“不过,雪儿,你要记住,书豪有畏光症,见不得一丁点儿的光,你一定要记住将蜡烛都熄灭了,知道了吗?”

  畏光症?我悚然一惊,颜书豪有畏光症为什么我先前不知道他不是从小身子弱,一直住在院子最深处的聚月斋吗难道他足不出户的原因就是因为这种可怕的舶。“婆婆请放心,雪儿记住了。”

  “好。”老太太大喜,对身旁的丫鬟道:“去把艳红端来。”

  “是!”那深情有些木纳的女孩答应一声,转身走进内堂,不一会儿就捧出一杯茶来,恭恭敬敬的奉到我的面前,道:“少奶奶请喝茶。”

  “这……”

  “雪儿。”老太太颇为自豪地说,“这茶名叫做“艳红”。是我用四十多种奇花泡制而成,对美容养颜大有功效,你尝尝看。”

  “是。”我将茶慢慢的接过来,细细地看着那琥珀色的液体,沁人心脾的异香扑鼻而来。钻进我的肺里萦绕不去。我的手顿了顿,然后一饮而尽。“味道如何?”婆婆急切地问道。

  我回味着口里残留的香味,露出一丝笑容,道:“果然是好差啊!婆婆也教教小雪泡茶的手艺吧,雪儿泡给丈夫喝。”婆婆眼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光,令丫鬟将空杯子端下去,道:“你和书豪圆了房,我自然会教你。好了,你先下去吧,好好准备。”

  “是。”我站起身来,再拜了拜,退出房去,抬头仰望碧蓝耀眼的天空。

  今夜,将会是我一生中最长的夜吧。

  夜,静如止水。

  我坐在床沿上,身穿成亲那天的大红嫁衣,静静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还记得很久以前有位教授在授课是曾说过,对黑暗的恐惧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早在远古时人类的基因里就有了这种恐惧,一直遗传了千万年,依然存在。

  但我恐怕已经失去了这种恐惧了吧,当一个人的心变得麻木,所有感情都将失去,只剩下冷酷。

  门无声地开了,我的心紧了紧,放眼望去,屋外没有月光,依然是漆黑的一片,但我能够感受到,有人进来了,他那细微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如此清晰。

  我紧张的绞着十指,但他似乎没有要过来的意思,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门边,定定地望着我。

  时间仿佛停止了,我与他在黑暗中对峙,似乎经历了一个轮回。

  “你——不过来吗?”最后还是我打破了沉默,也许是你紧张的缘故吧,声音竟然有些沙哑。

  他没有回答,只是低低地叹了一口气,轻轻地走了过来。

  接着,我感到一只手抚上了我的脸,那只手如此冰冷,冷得没有一丝的温度,就像是……就像是……尸体!我一惊,触电般跳起来,躲开那只如鬼魅般的的肢体,向着墙角靠去。

  然后我听见一声幽幽的叹息,那声音比他的手还要凉,让我仿佛掉入了千年不化的冰窖。

  良久,他似乎又迈出了步子,向门边缓缓地走去。门开了,屋外有一丝晦暗的星光,让我看到了一道白色的浅影。

  我全身一震,也不知道是好奇还是什么驱使着我,追了出去。

  他的步子好轻,白色的影子一跳一跳的,仿佛没有一点儿重量负担,我就这么远远的跟着,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儿声音。

  他穿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这并不是去聚月斋的路,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我跟着他来到一处极为偏僻的院落,那里有一座小小的假山,他走到山后,呼地一声就不见了。

  XX酷,r匠网√n唯D一P正B版¤,)…其他:都C是盗版!

  我的心一动,跟到了假山后面,这里一无所有,我伸出手在那用石头筑成的山上一点一点摸索,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里应该有一个通道入口。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手下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脚下发出一声轻响,陷了下去。

  那是一跳长长的红色朱砂涂抹过的阶梯,又陡又很潮湿。我没想到通道竟然在脚下,一个不稳,滑了下去。

  一阵天旋地转,我滚到了地下室的底部,顿觉全身疼痛不堪,几乎就要昏厥过去。

  我艰难地爬了起来,这里和我那冰冷的新房一样,都是一片漆黑。我在空中虚空地摸索着,缓慢地移动着步子。

  地下室并不大,走了一会儿就摸到了一个长长的箱子,大概有半人高,木是好木,却找不到箱子的门和抽屉,只有一个厚厚的盖子。

  这是……

  棺材!

  我向后跌去,拼命忍住就要冲口而出的惊叫。

  棺材?怎么会是棺材?这里怎么会有棺材呢?谁死了?难道……我颤抖着从衣服里取出一个小小的荷包,里面装着我从省城里带来的东西。我掏出一根火柴,由于太过于紧张,手无力得几乎握不住,最后,我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终于在棺材上将它点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