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前,一男子跪倒在地。

  “师父,弟子无能,未能及时手刃李希扬这个禽兽,解救师娘。不过,弟子以后要勤练武功,继续报仇,用李希扬的人头血祭您的在天之灵。弟子最后敬您一杯酒,弟子走后,您要好好照顾自己。”叩完三个响头之后,叶秋默默离开了坟前。

  山上的小客栈,南北几十里,就这么一处,进山下山的人,都来这里歇息一晚,山上的风景不错,所以,这里并不缺乏人,有人就有生意做,就有钱赚。

  客栈的老板是典型的北方人,性格豪爽,姓氏也好,姓钱,钱老板。细心的人一看,就知道,钱老板是个练家子,似乎,武功不错;客栈外有个卖烧饼的大爷,来往的人都称之为武爷,钱老板和武爷是好兄弟,经常一起喝酒,谈论江湖的恩恩怨怨,周围倒也凑了不少喜欢热闹的人。

  这天傍晚,酒足饭饱后,钱老板和武爷又坐一块了,周围聚集着十几号人,听他俩说江湖轶事。

  他们正说着,客栈突然来了一位年轻人,重重地将包袱甩在桌子上吭吭响---见过世面的人能够听出来,那是……没错,银子,绝对是银子,而且是成色十足的银子---这样的一个瘦弱的青年,拿着这样一个包袱到处走,就是一个婴儿守着一座金山,别人可以随便拿,随便怎样!渐渐地,周围的不再听钱老板和武爷讲故事,透过贪婪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们的精力都在这个包袱上。

  他们之中不乏有身价百万的人,但是,谁又会拒绝更多的银子呢,何况是明明是唾手可得的一笔财富,不,可以说,是上天的赐予。

  有时候,人的灾难,正是起源于人的贪婪和欲望,可是,话说回来,没有这些欲望,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老板,给我一碗牛肉面,讨债讨了一天,都累死了,我吃点就要赶路,哎,回去晚了,老爷又要责怪了,生活真不容易……”年轻人轻声说道。

  听到这里,周围的人一阵欣喜,原来是一个讨债的仆人,心放下了一半。他们不会去想,荒山野岭的,讨债的,难道就只有这个年轻人,没有什么阴谋吗?他们没有时间去想,贪婪充斥着大脑,已经狂热,不能思考了。

  “哎呦,肚子疼,不行了--”年轻人捂着肚子,急急忙忙去了茅厕。

  好机会,众人心说。可是,却没有人敢第一个先动,被人落下偷盗口实。一刻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人动,年轻人随时都可以回来,机会难得……

  终于有个人忍不住,上去了,打开了包袱……

  众人的惊呼声,果然是白花花的银子。看到了银子,众人把持不住,上去开始哄抢,乱成一团。躲在客栈后面的年轻人,冷眼看到这一切,漏出了轻蔑的表情。他回到了自己的位置,面条已经煮好,他开始大吃起来,仿佛,银子的事情,和他无关。

  钱老板看到这一切,小声问道:“客官,您的银子……您不担心吗?”

  年轻人轻轻一笑:“他们会还回来的。”在笑的一霎那,散发着几分寒意,钱老板倒退了几步,他感觉到,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

  在这时,又来了一位年轻人,手中握着一把长剑,正是叶秋,他坐在年轻人对面,冷峻,清秀的脸庞却杀气腾腾,“来碗面条,快点。”

  面条很快就上来了,这位公子很不客气地吃起来面条,蓦然,发现整个客栈静悄悄的—哪些拿着银子的人,已经悄无声息地倒下来,一点征兆都没有,都没有痛苦的表情。对面,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正是刚刚的那位年轻人,丢银子的。钱老板和武爷淡淡地看着这一切,并没有过多的举动,仿佛就在意料之中;店小二早已吓得不知所措。

  持剑的年轻人也毫不在意:“小二,结账!”

  “小二,地下都有银子,他的账记在我的身上,这些银子足以买下整个客栈,”,丢银子的年轻人说道。

  “可我不喜欢受人恩惠,”他扔下了几两银子,郑重地说道。在结完账后,并不急于赶路,而是在等待着什么。丢银子的年轻人不以为然,起身走向钱老板和武爷:“十年前,十万两白银,刀剑门自掌门至孩童,三十六条人命,凶手是赫赫有名的‘蜀山三鹰’;可是在得到白银之后,有两位对杀生深感愧疚,随后退出江湖,在一个山路上,做起了生意,对吧,武不言,钱不二!”

  钱老板和武爷脸色涨红,吃惊地望着这位少年。“你是谁?刀剑门的后人吗?不错,我们是蜀山三鹰,武不言和钱不二,我们隐居再次10年,也忍受着十年的煎熬,哈哈,来吧,给我们兄弟两个一个痛快吧!”他们默默闭上了眼睛……

  “可惜我不是他们的后人,我是‘赵义’,道义的义。我只想为刀剑们讨个公道,”手中不知何时冒出一把短剑,同时在他们脖子上划上一剑。“记住,武不言和钱不二已经死了,剩下的只有钱老板和武爷,你们抚养的孤儿已超过百人,接下来,好好做人。你们的兄弟孙不重,已经去地狱忏悔了。”

  钱老板和武爷死里逃生,他们并不是怕死,而是对少年的武功,短剑蹭到脖子,只留下一道划痕和淡淡的血迹,少年的手法之高明,让他们自赞不如。

  叶秋已经走远了,令他不安的是,似乎有人在跟踪自己。

  有时候,就是很奇怪,感觉很准确。

  100步,近了,50步,叶秋突然回身凝力劈出一掌,从挥掌到劈出,速度依旧是那么无与伦比!

  果然,有个身影逼了出来,赵义!

  “李希扬啊李希扬,这么快就派过来杀手了吗?”叶秋心里道。

  “杀气腾腾,将来必为武林公害,赵某身为正义审判官,须光复正义。朋友,放下手中的长剑,收起你的杀心,我带你去少林寺,以佛法化解你心中仇怨!”

  “哼,你的杀气也不小才,何必自欺欺人,先把自己的事情料理了再说!”长剑一抖,顷刻间攻出四五招,,赵义身形一闪,短剑迎敌。从晌午到黄昏,两人身上多道伤口,依旧未分胜负。

  酣斗之时,赵义突往身后一撤,一扬手,多道光影掠向叶秋;不待叶秋反应,撒手又是几道光影。

  暗器,银针。赵义的暗器好像用不完,永远没有尽头。

  叶秋退后七八丈,身上已经插了几根银针,银针隐隐透过一阵寒气,疼痛难忍,半蹲在地上,握住长剑;赵义胸口一下子突然多了几道伤口,他都不知道是如何出现的,真是个可怕的对手!

  林子里有异动,突然出现十几个蒙面黑衣人,围住了两人,又开始了刀光血影。

  叶秋没有半点力气,赵义脸色微变,一扬手,银针喷射而出,只不过,略带蓝光,林子里不知何时有了一股幽香,叶秋渐渐失去知觉……

  醒来,身上伤口已经包扎,起身伤口阵阵发痛;赵义坐在旁边,饮酒赏月。

  “你不是李希扬派来的?不是来取我命的吗?”叶秋冷冷道。

  “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身上的杀气告诉我,你是个危险人物,”赵义淡淡道。

  “今日叶秋欠你个人情,他日自当奉还。”在起身的一霎那,忽然又倒在床上,发现自己的竟然酸软无力。

  “你中了我的‘明玉寒针’和‘一夜来香’,三天内是下不了床的。来,先喝一杯吧,这是上等的女儿红!”

  叶秋接过酒杯,他想到九泉之下的师父,师娘被掳走,心里难受之极,一口饮下,恨自己无能,现在身体成了这个样子。

  “李希扬,靖王府的六公子,你在昏睡之际一直在骂他,莫非有什么深仇大恨?”赵义好奇的问道。

  “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欺师灭祖、无耻淫徒!”

  叶秋永远忘不了那一幕,痛苦的场面。仅仅这件事,让他铭记一生,那一刻,他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x酷*P匠&(网/z正版#t首发

  “人呢,有时候就是要忘记仇恨,被仇恨迷失心性的人,和入魔道没有什么区别,”赵义淡淡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