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缓缓沿着手腕上滴落,一滴,两滴……持剑少年眼睛却死死盯着对方,杀红眼的眼神迸发的仇恨和杀气,足以让人胆战心惊。他怎么也想不到,杀害恩师的,会是自己最为敬重的师兄!做梦也没有想到!

  “叶师弟,听我说完,先放下长剑,付海龙他不配做我们的师父,不值得你这样去做!他……”

  “住口!李希扬,师父抚养你成长,教你武功,你却欺师灭祖,凌辱师娘,有我叶秋一日,就没有你一日好过,今生今世,吾必为师父报仇,用你的人头祭奠他老人家在天之灵!”叶秋持长剑一挥,剑又刺了过去!

  激战,曾经的师兄弟,亲密无间,如今,成为死敌;叶秋拼命的打法,让李希扬着实吃了一番苦头,他们对彼此的招式十分熟悉,一会功夫,拆了近百招。李希扬身形一退,心知今日必须分出胜负,凛然喝道:“叶师弟,我一味忍让,你收手吧,否则,休怪师兄我得罪了!”

  “哼,说的冠冕堂皇,露出你的本来面目吧,我恨我未学到师父的全部真传,恨我有眼无珠,没有看出去你的狼子野心,恨没有早日回到师父他老人家身边保护师父,今天,我就是粉身碎骨,也要清理门户。”一扬手,剑气满满笼罩全身,叶秋开始集中力量。

  “这是……‘碎魂三剑’,想不到师父交了你这三招。”李希扬脸色一变,他知道这三剑的威力,恐怖到无人能敌,付海龙凭借这三招,不知道击毙了多少武林高手。看来不能低估这个师弟,的确是个练武的天才。

  “哼,算你还识相,师父,弟子今日要为您手刃叛徒!”叶秋大声吼道,袭向李希扬。这一剑,自然是叶秋的最后底牌,苦练多年,从未使用过这惊世骇俗的一招。

  两人的又一次交手!谁也无法知道最后的结果,不过“碎魂三剑”,目前还没有人躲得过,20年前顶尖武林高手没有,同样,李希扬也没有。

  两人交手之后,四目互视,“噗---”叶秋大口吐了一口血,支撑不住,卧剑跪倒在地;李希扬衣衫尽碎,露出了一件黑色的软甲,手臂上,红彤彤的一片,血,染红了手臂。“‘碎魂三剑,’果然厉害,要不是我有刑天软甲,早已成为剑下之魂。叶师弟,你不是我的对手,中了我的‘烈焰掌’,内力暂时被抑制。今天的事情,既往不咎,你听我说,事实上,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

  “哼,住口,畜生就是畜生,我叶秋堂堂男儿,岂能与禽兽为伍?有本事杀了我,否则以后我就像幽灵一样缠着你,直到为师父报仇!”叶秋一声冷笑,控制不在,又吐了一口鲜血。

  “唉,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为我而死。我敬重你条汉子,好了,我也不想辩解什么。今日,我不杀你,今天我就废掉你的武功吧!付海龙培养了你,你我注定要手足相残,这是命!”李希扬叹道。

  “少废话,要来就来个痛苦的!禽兽假仁假义,我看多了。”

  李希扬扬天长啸了一声,缓缓走向叶秋。“希扬,住手!”身后有一红衣女子喊道,“他怎么说也是你的师弟,也是我的徒儿,放过他吧。”

  “若烟,放过她,你不怕找我们麻烦吗?”李希扬迟疑道。

  “放过他,让他走吧,他没有错,你也没有错,”若烟转身冲向叶秋:“秋儿,今天的事情,不想再多说什么,以后你会懂的。你走吧,他不敢为难你!”

  苗若烟,自己的师娘,付海龙妻子早年被仇家所杀,一直没有再娶,直到遇到苗若烟,第一眼就喜欢了上了她,虽然他有60多岁了,苗若烟只有20多岁。相处一段时间后,他对这位小师娘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苗若烟对他一直都很照顾。付海龙很长时间都是在闭关练功,所以,是苗若烟在督促他们练功。

  “师娘,李希扬这个禽兽,是不是他逼你的,跟我一块走吧,咱们一起为师父报仇!”

  “这……”苗若烟幽幽看了叶秋一样,不知如何回答。“是的,我喜欢若烟,为了得到她,我不惜杀死付海龙。这次看到若烟的份上,我就放过你。不过,你记住,你不是我的对手,回去多练几年吧,我随时等着你的报仇,另外,我也会派人去追杀你,不要死得太快,叶秋。”李希扬搂过苗若烟,淡淡地说道。

  “师娘,保证!我一定会将你解救出来。李希扬,今天你我师门情谊恩断义绝,以后你我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叶秋强行运气,缓缓走下了山。夕阳,黄昏,像血一样红。

  直到叶秋的背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苗若烟柔柔地说:“希扬,这样对他,我们是不是有些残酷?”

  “别傻了,为了我们的将来,不得不这样做。你被这个老家伙折磨得还不够吗?”李希扬轻轻地道。

  酷Zp匠网a唯…s一正E版29,其》他$都是盗版

  一想到付海龙,苗若烟忍不住流下眼泪;李希扬轻吻她的泪水;“好了,过去了,我们回去吧!你要好好养伤,至于叶师弟,看他自己的命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