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游安吼道,你们骗我,你们骗我。你们是不是把师师给软禁了,不来见我?我要报复,我要杀光你们。他脸色突然变得狰狞,脸上透漏着一股难以捉摸的黑气,慢慢地头发开始立起来,活像一个吃人的恶鬼。他面露凶光,上来就是一掌,直奔袁天仁;袁天仁倒也不惧,硬是接了一掌,只不过,登时飞出几丈远,吐了一口鲜血。

  众随从见盟主倒地,纷纷上前攻击游安,但此时的游安,双掌一挥,他们就如同纸糊的人随风飘散一样,跌落在地上。游安倒也不理会他们,直奔袁天仁,想直接杀了袁天仁。与此同时,又有三人杀出,一男两女,游安没有理会,一挥手,强劲内力涌至周边,三人倒向一边,但随即又攻过来。游安一声冷笑,找死!而此时,一女子飞身到袁天仁的身边,爹,你没事吧。袁天仁起身,没事,你们快走,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剩下的一男一女根本不是游安的对手,女子十招内被左掌拍中肩头,倒在地上;男子腾挪巧移,虽然没有受伤,确是毫无攻击之力。哼,小子,轻功倒是挺厉害的。安,你住手吧!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远方传来,这么多年了,你应该忘了我的,而且,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师师,你在哪里,你知道我好想你,师师,你出来?游安停手了,焦急地说着。

  其实,你本不该来的,我们之间的事情,已经说明白了。

  不,现在我武功天下第一,没有人可以分开我们了,我们可以一块过我们想要的生活了……

  安,不行,因为我的心里,本来就没有你。说话间,一个美艳少妇出现在路边,旁边站着几个侍卫,还有一个三十左右的中年人,是他的丈夫,孙傲。

  孙傲,正好你也来了,我和师师从小情意相投,却被你给拆散,今日你我决斗一场,谁赢了,就带师师走。

  孙傲冷冷地说,师师是人,有自己的选择,我们没有权利这么做。

  说到底,你还是怕你打不过你,懦夫!师师,我们走。

  安,说过了,我的丈夫是孙傲,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师师,你现在怕什么,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你是喜欢我的,对吗?

  不,安,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不会跟你走的。你回去吧!袁思思看了一眼孙傲,坚定地说。

  师师,你……我等了你这么久,为了你,我忍受各种屈辱,练成绝世神功,就是为了和你在一起,你……你能再说一遍吗?游安有些不相信道。

  你走吧,我不会跟你走的,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爱情。

  师师,你……这不是真的,游安喃喃道。你是喜欢我的,喜欢我的……都是你,孙傲,你和袁天仁,逼着师师这样做!我要杀了你们!此时的游安,和先前更有不同,眼神中透着令人恐惧的杀气,周身笼罩着一层似有未有的黑色气息,以令人恐怖速度冲向孙傲!

  谁也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袭向孙傲,更没有想到,那样快的速度,没有人可以躲避!没有人!孙傲一点反应时间都没有,胸口重重挨了一掌,大口吐着鲜血倒地。

  孙傲,不过如此。记得当时,你还奚落我的武功不如你,当着众人叫我武功,今日这功夫如何?九号寨少寨主,不过如此,脓包一个!师师,跟我走,他一把手拉过袁师师,刚要离开,眼前突然出现四个木偶,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攻向游安,速度奇快,游安攻击几次居然都没有碰到木偶,他大为恼怒。在这时,木偶突然一分为二,八个木偶围住了游安,组成一个诡异的阵法,擒龙阵。

  游安在阵中徒有高深武功,却始终碰不到木偶,这样下去,就会被困死在阵中。游安突然站立不同,砰--八个木偶或手或脚重重击中游安。众人窃喜,都知道这木偶的一击,足以匹敌八个武林高手的掌力。却见游安一声冷笑,大吼一声,双臂张开,八个木偶全部被震碎,化作木屑散在空气中,一边的袁天仁,又是一口鲜血,昏倒在地。

  爹爹,袁师师走过去扶过他,姐,爹爹没事吧,游安,好狠,看招!

  住手,思思,你不是他的对手,袁师师喝道。安,你走吧,我不会跟你走,不要再起杀戮了,增加你的罪恶。

  哈哈,罪恶,我受过的苦,难道不是罪恶吗?他们从小就欺负我,将我赶出魔域,是正义的吗?把你从我身边抢走,难道不是吗?

  安,我本来就没有喜欢过你,当时只是想帮助你,你真的想多了。

  不,你是爱我的,在我受伤的时候,是你在守护着我,帮我疗伤。

  其实,那是你最好的兄弟,孙傲为你敷药,嘱咐我看着你……

  不,你骗我!游安声音有些颤抖。孙傲,这个纨绔子弟,仗着自己是九号寨的少寨主,欺负弱小,你会喜欢他吗?

  不,你错了,他是一个很正直的人。你真的想多了,想错了。说话间,鬼蜮十三寨的人基本都来了,游安倒也不惧,因为他的外号就叫“恶魔”。

  恶魔,就是别人会怕的东西。

  更新最《快上酷l:匠网VY

  傲儿,九号寨寨主孙正行呼喊着自己的儿子,末了,他低低地喊了声,布阵。

  十四个人随机布阵,这是九号寨的杀手锏,九五捉鬼阵。

  这个阵法和擒龙阵最大的不同就是,这次布阵的人,而不是木偶。人是有灵性的动物,而且,这是十四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