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D匠M网永W`久免费J看G小(_说

  一群蒙面人冲进醉高楼,各个手持刀剑,领头冲人群的喝道:“不想死的赶紧离开这里!”顿时,宾客四处逃窜,热闹的酒楼刹那间鸦雀无声,楼上不知道何时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古琴乐。领头人沉默了一会,一挥手,十几个人直奔二楼。

  蒙面人并不急于推开房门,倒像是在静静地聆听这首曲子,悠扬的琴声带他们走入了一个鸟语花香的世界:溪水潺潺,鸟鸣阵阵,笑语绵绵,在从里深处有个小水潭,那里,那里有十八九岁的姑娘们在竹筏上嬉戏,窈窕的身材,甜美的声音,还有那脸庞,姑娘们就要转过身来看他们……铛——一声,曲突然停止。

  领头人推开了们,里面等待他们的是李迎迎、袁思思和一位中年妇女。

  袁思思正在扶着一把古琴,她的手上多了一道伤痕,鲜血染红了琴弦。“小妮子琴弹得不错,不知道活做得咋样!”领头人淫笑道,后面的蒙面人也哈哈大笑起来。

  袁思思怒火中烧,立刻站起来,接着就想冲过去,被李迎迎挡住:“思思,别上了他们的当,冷静点。”

  “明人不做暗事,几位爷光临我醉高楼,赶走我的姑娘,不知道是为什么,还请爷您明示。”中年妇女不卑不亢地说道。

  "不为什么,为了我手里的这把刀!"一挥手,十几个围住了他们,“拿下他们!”领头人淡淡地说道。

  袁思思挣脱了李迎迎的阻拦,双臂一开一合,四个黑衣人如同中邪一般,撞在一处,脸上、脖颈明显有扭曲的痕迹;三人纵身一跃,到了一楼会客厅,众蒙面人还是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不知道何时,蒙面人外延多了四个人形木偶,冲向黑衣人群,木偶体型和人一般大,手臂处皆有利刃附着,蒙面人的刀剑竟然砍他没有留下伤痕,瞬间蒙面人又倒下几个。

  “雕虫小计,你们退后!”众人闪开,蒙面人中出现一人,深吸一口气,立即冲向木偶人。

  速度,没有人看见他做了什么,只是,木偶已经散落在地。

  袁思思吃惊,李迎迎和中年妇女更吃惊,这手法,竟是……

  搏击就像是海里淘金,一会功夫,就剩下顶尖高手。黑衣领头人依旧是在一旁观看,并没有动手,因为他知道,不需要他动手。三人虽然武功颇高,怎奈蒙面人武功各个不俗,加上又是女流之辈,支撑时日不多。中年妇女一不留神,左肩中了一剑。“姨妈,你怎么样,受伤严重吗?”李迎迎停下来关切道。袁思思也急了,越打越凶,招式越来越乱---这是学武者之大忌,又是一剑,刺中右臂,流血不止。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非要对我们李家赶尽杀绝?”李迎迎怒道。

  一个蒙面人,默默走到了她的跟前,拉下了面罩,一张俊美的脸呈现在众人面前。那是一张冷峻而又带着仇恨的目光,“凡是李家的人,都必须死!”

  “你是,我的……二哥,你,是你,李府上上下下,难道,都是你……”李迎迎说道,差点晕倒。怎么也不会想到,让她家破人亡的,会是,会是自己的二哥!难怪他的武功这么熟悉,难怪……可是为什么?爹爹为什么说他被仇人杀害了?“姨妈,这是怎么回事?”

  “迎迎,这事情,只能是冤孽。你是无辜的,阿飞,你放过你的妹妹,她是无辜的!”中年妇女泣不成声道,突然,她长剑一挥,捅在了自己的小腹,“姨妈,姨妈,”儿女同时保住中年妇女,痛苦地喊叫着;阿飞,看着这一切,并没有做什么;“飞,飞,”中年妇女手指着阿飞要说什么,阿飞蹲坐在一旁“求你,放过迎迎,他们是无辜的……答应我!”,阿飞此时热泪盈眶,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阿飞和领头人说了几句话,蒙面人收了刀,“李府上下不是我杀的,虽然我已经离开李家,仇恨李家。今天来,是有人让我们来杀你们。你们好自为之!”

  “慢着,我有句话和你说,”李迎迎停止了哭泣,径直走到阿飞的身边:“李一飞,你不是人,我李迎迎今后与你没有任何瓜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