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完也不管夏梦如何反应转身就走,身后传来夏老师严厉的声音陈文,你站住!她惊到了其他老师不过我不管,我真的很窝火很失望转身就是出了办公室。

  夏老师追了出来拦在我跟前就要说话,却收了回去突然拉住我的手转身就奔着旁边楼梯间的储物室走去,推开门就给我扯了进去,她转手砰!的一声就将门关上:“陈文,你给我说清楚!”

  灯光下我见夏老师气急她那冷漠的俏脸上已经发红甚至嘴唇都在抖着,可我更气,我冷笑着:“我没什么要说的,你让开!”

  我抬手就要开门,可这储物间太小了夏梦挡在门口我伸手间她就给我推了回来,她冷冷的看着我:“你给我说明白,我怎么让你失望了!”

  我没办法离开我火大直接问着:“你凭什么说我和林可儿搞对象!”

  夏梦更冷更气:“林可儿那样的女生会无缘无故问男同学吗?而且一问就是三次!”

  “那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你应该最清楚!她TM能看上我?”

  夏老师气急了厉声喝道:“你少给我耍横!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人!你根本都不知道女生喜欢什么!你怎么知道她不会喜欢上你!”

  我气的直想笑,老子屌丝一个要钱没钱要房没房拜金女我接触多了煞笔才会看上我,我气的找不到词我指着:“好,好,我和林可儿搞对象了!你凭什么管我!”

  “你是我的学生,我就要对你负责!我就要对你爸妈有交代!”

  “你学生多的是!搞对象的多了你先去把他们负责好!”

  “陈文,你,你就是个傻子!”

  “我就是傻子,我还是TM让你冤枉让你骗的傻子!”

  夏梦越说越激动娇躯直颤听到我后面的话突然指着我厉声喝道:“陈文,你给我说清楚,我骗你什么了!”

  我是气急脱口本来不想扯进来无关的事,但现在完全不一样了而且这事和我与苏lala约定的没关系,她要问我也是火脱口说是喝着苏雪到底是谁!夏梦突然怔住了气红的脸色瞬间没了血色,我的火气更浓了喝着我就问你,龙河边上你那时是不是撒谎了!你说的喜欢根本就是假的!是不是!夏梦愣愣的点着我突然声音变了:“陈文你听我解释。”

  我点头:“我听你解释,因为你是我的夏老师,但是你要先回答我的问题!”

  灯光下我看夏老师脸色变的苍白她咬着嘴唇攥着拳头,储物室的狭小空间不知安静多久,她终于点了点头:“我那时,那时只是感激你……”

  我吸了口气觉得整个人都空荡的突然轻松了,我呵了声:“苏雪不是普通的高中同学对吧?你骗我是因为你已经有喜欢……不,应该说有爱着的人了,是吧。”

  夏梦脸突然红了她抬头诧异的问着:“你怎么知道。”

  说完时夏梦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抬手捂住了脸,我知道她应该是说漏嘴承认了自己是同性恋,可我完全没在意这些,苏雪虽然说过了但夏老师亲口承认我还是窒息了,我用力的深吸着却突然觉得现在争执这些没一点意义了,我在酒店时就已经将这些混乱沉淀下去了,还有必要多说吗?

  我走道跟前尽量平复着:“老师,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你知道我是什么人的,你让我做了场美梦,现在梦醒了,你不用再担心我了,我会变成名好学生的,也不用再解释了……”

  我去拉门,夏老师没有在挡她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里,我侧头看着她那好看的脸,我犹豫了下还是莫名的抚在了那魂牵梦绕的脸颊上感觉滑滑的烫烫的,我笑了:“老师,我曾经真的很喜欢你,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不成熟,其他的你可以冤枉我啊,这个请你当真吧。。。”

  我觉得这种斩断又TM酸又TM疼,我拉开了门用力吸了口气转身就上了楼梯。

  回到班级我看王聪正拿着练习题趴在林可儿桌边,林可儿抬头看了我眼又低头讲了起来,我郁闷!

  我回到坐位张美丽就是转头说陈文咱这次活动和孙静班一起搞你准备歌了没?孙静我们学校公认的校花也就是吴敢那班的,我郁闷!

  最“新X章1节l上wv酷Z匠MH网;$

  然后林子插了进来他没讲黄色小笑话而是说了一件连林可儿都转头的事,他说大明星韩歆要拍个宣传的外景什么的在十二个城市选了后最终确定元旦来我们这,当时整个班级都炸了,我郁闷!

  老子算是明白了人要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老师冤枉我,林可儿不鸟我了,搞个活动还是和吴敢那煞笔一起,最后还有我最不愿想起的那个大骗子!我吐了口气没了听课的心思趴在桌面上望向了窗外,操场上阳光明媚,有学生走动我甚至还看到小树林里有个猛男在捏女生屁股,嗨!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我浑浑噩噩间就是当啷下,脑瓜一疼然后我就清醒了,麻痹还有人打老子?老子当时就起立了:“擦,谁打的!”

  我听到周围人哄笑我顿时发现我睡着了,讲台上数学老头正吹胡子瞪着我,他用力的拍了下黑板:“陈文你给我上来把这道题解出来!”

  王聪第一个笑他给我做了个同情的表情,我也笑了,麻痹当老子还是一个月前的那楞头呢?我看向黑板顿时明白王聪为什么笑了,这是道追分题解法很多但很难就算他那个学习委员也是个废物数学老头刚解了一半。

  但老子今天不爽!偏偏就要逆袭,老子一个月下来大明星老师有,国外留学回来的lala老师也有,最巧的是这种题苏lala病好时还给我讲过,我一摆手就是上了讲台装b的哼了声拿起粉笔就是啪啪啪一阵求败!

  我转头是王聪已经笑不出来了全班都哑巴了张美丽看我的眼神都放电了,我潇洒的拍了拍粉笔灰就听林子喊着:“哥!你又被打混了!”

  我觉得郁闷气大扫,讲台上这种被仰视的感觉让我找不到不装b的理由于是我用那缠着绷带的手一指林子:“弟!你很幸运的见证了三中最伟大的学霸诞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羽毛哥说:

看我这么努力的加更!有打赏没?赏我几块肥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