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草泥马壁!我怎么这么倒霉,门口喊我垃圾那个穿着黑色制服身板笔直拿着齐眉棍玩的,就是我教官和我说的那个巡查队长周凯。

  我被两名巡查驾到门口,周凯看了看我然后摘下手套在铁勺上轻抹了下在鼻尖闻了闻,接着又慢悠悠戴上手套看了我眼前胸牌:“不错,垃圾,这是谁的勺子。”

  艾卧槽,老子就是煞笔也不能说啊,7号在乱你好歹也是个公务员,我要说了后面那帮老爷们晚上还不把我轮爆了啊,我暗骂倒霉时也只能说着:“我的。”

  我看周凯并没发火,他笑了笑向我身后那些人看去,用力吸了口气,又对我笑着说:“我最后问你一次,垃圾,这是谁的勺子。”

  “我的……”

  我话还没说完周凯突然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一点不夸张有两个巡查架着我我还是被打了个狗啃食,疼的我呲牙咧嘴肠子都抽筋了是的,这时那欲望全然不见顿时一股火上来,支撑身子就起来,却还没站稳,又是一脚踢在我肚子上,我就地滚了好几米撞在桌脚上才停了下来。

  S酷w1匠网_y唯:一#D正D$版#@,R其a他都{K是、盗版L》

  现在我才知道这里根本没什么公务员,这里只有暴徒和罪犯,这里和外面我知道的世界完全不一样,我支撑着刚要站起来周凯又是一脚,当时我就觉得眼前一黑嗓子一甜嘴角溢出水来,一抹下竟然是血,我大口踹息着呸的吐了血,觉得这火难以抑制,我呵笑着起身,有些晃荡,最后扶着桌子站稳:“草泥马的,继续,来,正好老子还不够疼!”

  我头上,嘴上,手上都是血,周凯没被我骂气,他的眼神眯着:“看你挨了我三下的份上,你现在说出来勺子是谁的,我送你去医务室……““我去尼玛比。”

  周凯突然躬身上前一拳头打在我肚子上抬手就是一肘,我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

  我被一盆冷水泼醒,我发现食堂里全是人却静悄悄的看着我,两名巡查木偶般站在周凯后面,周凯蹲下身来淡淡道:“还挺硬,我在给你一次机会。”

  草泥马壁,我有了意识后就是一股怒火升起,虽然我害怕被那个黑爷报复可我没想过不说,但现在已经不是说不说的问题了,老子在你这服软那还是老爷们了?我挣扎了下终于坐了起来,靠在墙壁上呸的吐了口血水:“你是老娘们怎么的?墨迹个屁,没吃饭啊,继续,来。”

  周凯这次没动手,他只是咬了下嘴,看着我突然笑了,随手抽出个烟盒给我丢来了一支烟给我点上,自己也抽出支,吐了口好一会才看向我:“这样,我们打个赌,你赢了可以不说,你输了必须说。”

  我哼笑着:“你先说赌什么。”

  “小黑屋,看谁先受不了。”

  我听教官说过小黑屋,就算那些重犯也绝对不想进去,小黑屋大小刚好一人,进去前脱衣服进去后从上面浇水,然后可以想像大冬天的在铁屋中是什么样。我没受过那样苦但我这人更不想在这种自以为是的人面前输,我盘算了下我就算坚持不住陈康也好不到哪去,想着也是点头答应。

  我看周凯顿了下接着丢掉烟头给旁边巡查做了手势就扶我走。

  小黑屋在四楼中间并排,我和周凯被脱去棉衣然后关了进去锁了起来接着浇水,我当时打了个机灵就听到四楼起哄声,仿佛整个7号都过年了是的,甚至还有人喊我号牌说我堵0921赢。

  周凯透过小窗说我是第一个挑战他的,我上下牙打颤却不爽冷哼回着说别把自己说的那么牛b,然后我开始不说话使劲呼着白气蹦达,周凯也比我好不到哪去没一会就开始蹦达,不过我们并没有蹦达多久,因为被浇水了实在太冷不一会就被冻僵了。

  我觉得视线有些朦胧了,而且连想法都被冻住了似的不能思考,我想找个地方靠靠可小黑屋是铁屋根本不能靠,我耳中的起哄声越来越小最后已经听不到了,时间一点点过去我看到天色黑了下去,或者是我的视线黑了下去,我知道这样下去我可能被活活冻死,但这时想不了那么多,周凯没敲门我也不会敲门,老子最不爽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人。

  终于我没了知觉我倒在了小黑屋的铁板上,但我已经感觉不到的铁板温度了,因为我身上的温度和它是一样的。

  不知过去了许久,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然后我被人扶了出去,我勉强的睁开眼睛看,不过视线很模糊了,好像梦中似的。

  昏暗中周凯被人抓住了衣襟,好像是个女人,她厉声喝着你不知道他身上有伤吗?我看到那女人一拳打在周凯的肚子,周凯躬身时那女人却是瞬间膝垫将周凯利索的放倒狠狠的说着他有事你就等着换角色做重犯吧,接着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最后的知觉是被人抱住了,鼻间那女人身上的味道好熟悉……

  我有了意识再次睁开眼睛时天是亮的,我只觉得全身沉的要命想动一下都不可能,四处打量下知道这里是医务室,我回忆着终于想到了后来门开了我被扶了出来,当下嘘了口气,心想麻痹的,老子竟然没死,我继续移动目光看着,当发现床板上趴着人时吓了一跳,擦,这不是苏雪那臭娘们吗?

  可能是我下意识的晃荡了下床板,苏雪睡的很轻被我弄醒了,她抬头向后捋了下头发突然停顿,然后厉声喝道:“陈文,你知不知道你昏了一天一夜!”

  艾卧槽,说真的已我这智商愣是没弄明白这臭娘们说的为啥如此高神秘莫测而且还激动,我张嘴用了好大力气才问着:“不是你给我弄7号来的吗?”

  接着我看到那臭娘们不会说话了,当下心爽,不过我马上想到了关键的问题,我问苏雪把我书包带来了吗?然后我看苏雪那淡漠的表情上全是不可思议的反问着,你现在还关心书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