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小仓库确实被李群折磨的够呛到现在额角还有道挺深的口子,但就算那样和毒瘾发作也比不了。

  那种折磨真的没办法形容感觉整个人都处于疯癫的边缘,每到发作时我都会蜷缩在单间墙角颤抖的环抱自己,我总能想到这个时候谁要给我一针老子立马死都愿意,可这种想法只是瞬间就被我心里的夏老师打断了,她说她相信我,她说我一定成功,她对我笑,笑的好美。我甚至控制不住哭了,因为我太难过了,我怕我坚持不住,毒瘾发作一次比一次厉害我不知道会不会让老师失望……

  第二天教官来了,我精神萎靡但我还是尽量装作正常,他人四十岁左右挺结实人还算温和,问我知不知道7号,我说不知道。

  然后他搬了凳子给我点了根烟自己也抽了根说这名义上是戒毒所不过实际你也看出来了就是重犯戒毒区,但7号很乱这里戒毒的人都没成过后来慢慢就成了教化不了的重犯聚集地,北楼戒毒时间最长的那头子已经在这待了三年多,我问为啥没成过还有待这么久的人,教官直接告诉我有送毒的。

  我当时就在心里把苏雪QJ100遍了,草泥马壁,这也叫戒毒所?

  教官可能是怕我惹事,他说你既然来了7号也不是普通人,不过在这你是龙的盘着是虎也的卧着,说我进来那天刚好南楼的那个头子被桶了几下,说我肯定知道咱市以前混黑的大哥毛亮吧,南楼的头子就是他,还说在这里走道最好不要抬头和别人对视,有办法出去的话最好找找人就算回监狱也比这强,我当时想的是老子是受害者啊,老子是自愿戒毒的怎么弄个回监狱?

  然后教官又给我介绍了7号的分布,主要是四栋戒毒楼,两间小黑屋,告诉我在7号这哪怕你惹了所长也不能惹另外五个人,分别是四楼的头和巡察队长,尤其是巡查队长,他是部队出身又年轻脾气暴的很下手绝不留情面,如果打算不缺胳膊少腿的出去就别惹他,这里没有理可讲。

  Od酷v匠82网h唯一☆S正版Q,;其J5他K都是盗Eg版“~

  教官又说了下每天吃饭、放风、劝课时间等,然后劝了我争取早日戒掉毒瘾,重新做人,我心里很感动,觉得教官是个好人说的很有道理,然后……然后我就草了老子怎么被洗脑了!

  教官走时又嘱咐我千万不能招惹那五个人,我当时心想大不了低头做人,只要把毒瘾借了什么都好。

  可我没想到教官前面说完我出了单间后的当天下午就连惹上两个人……

  我已经想通了,就算是死也要将毒瘾戒掉,不光是不想让夏老师失望,就连我自己也不想变成那个样子,因为我想到了小逗b,我喜欢和她在一块的日子无忧无虑悠哉自得,虽然她不在了但如果我不把毒瘾戒掉的话我可能这辈子都无法找到那种安逸的生活了。

  我要戒掉它,我要变回原来的自己,我虽然有些萎靡却心里突然高兴起来,哼着调就去了食堂,不过等我进去时发现满屋子人都瞅我时就觉得不对了,也是啊,哪有我这么快乐戒毒的?我这不是刺激他们吗?我清了下嗓子去打饭,然后找了单桌尽量比及那些牛人自顾自的吃着。

  可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毒瘾也不同,我没想到这时候毒瘾发作了,而且比前几次欲望更强,我看着发抖的手嘴角扭曲,心道:草泥马壁使劲来,老子看你能不能弄死我。

  我使劲攥着拳头觉得全身都不对劲上下牙打颤,这次太厉害了一会我可能就又要疯癫起来,到时我的窝囊死而且这么多人看着我多没面子,草泥马壁的我就不信我戒不了毒,我心一横,我把那受伤还包扎的手放在桌面上嘭嘭澎就是三拳下去,那伤口淌出血来钻心的疼让我一阵恍惚,耳中嗡嗡,但也仅仅是几秒钟时间我马上又恢复了那种饥渴的感觉。

  我想要那种快感我想要忘记一切烦恼忧愁,突然夏老师出现在我眼前,她说她信我,然后我看到我和小逗b紧裹相拥的躺在狭小的空间内,外面是呼啸的暴风雪,那种感觉格外的温暖,我突然明白了!

  我想要的是那样活着,我不能变成这种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人!

  草泥马的,老子能输?

  这时我已经双目血红顾不得那么多,抓起桌面上的木筷就是刺了下去,可这里的筷子也仅仅能够夹起饭来而已,木筷断了那种轻疼根本挡不住我心里的欲望,我将绷带撕开在试依然不够疼,我不顾了周围人看,我不想被这种欲望驱使,我转头快速的找着,都是木筷、木筷……铁勺!

  我突然看到前面那人手中竟然有个勺子,他正发呆的看着我,我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或许我的举动太惊人了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我抓住那勺子反转过来想也没想就朝手上刺去,勺子虽然钝可我手上本来就有撕开的伤口,一下还是刺了进去,虽然不深,但我咬牙还是一点点将那金属按进了血肉中。

  我眼前一黑差点倒下去,幸好扶住了桌面,我大口大口的踹息着,我疼的眼泪差点出来但我爽,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哗啦声,许多人起身然后大骂起来。

  “草泥马的你哪冒出来了。”

  “你tm是不是作死老大的东西也敢抢!”

  “老子今天干死你……”

  “嘘。”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我睁开眼睛看去正是我刚刚抢了勺子的那个人,他长的就一脸凶有点黑,留着胡茬,这时正看着我的,然后又看着我的手以疑惑沙哑的声音问道:“你TM搞什么?”

  我当时连疼都忘了差点吓尿了,这黑秃子男人就是教官说的五个不能招惹之一叫外号黑爷,更TM吓人的是这个头是我西楼的头,我想镇定点却不可能心脏差点跳出来,简直是本能的回答着:“戒毒。”

  “戒毒?”

  我发现周围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黑爷躬身视线与我的手平齐,看着那勺子插进去的伤口,又仰头看看我,漠然道:“你知不知道你拿了我的粉?”

  艾卧槽,我保证我当时真有尿的冲动!这铁勺吸粉用的?我还没来得及尿就听远处传来冷喝:“把那垃圾给我拉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