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在扭下去你的胳膊会脱臼。”

  我身下的苏雪冷冷的说着,我疼的出汗也只是嘲笑她继续扭着胳膊,马隔壁老子能输你这老子能让你制住?我不管我用尽全身力气猛的一转就想挣脱苏雪的手,接着一股钻心的疼传入脑中甚至我恍惚间听到了脆响,但手臂处实在太疼了我甚至耳鸣眼花发黑就是倒了下去。

  苏雪突然伸手扶住我的另外肩膀,厉声的喝着:“陈文!你是不是傻!”

  我眼前是黑的我看不到她什么表情,但我听的出她被我气到了,我本来是火的不得了恨不得抽她几个大嘴巴子但这臭娘们被气到了我就觉得特爽,我用力吸了口气疼的冷汗都淌了下去,哼笑着:“怎么的,老子落你手上也不会输,我看你怎么让我离老师远点。”

  我脑中嗡嗡的眼前一抹黑看不到苏雪什么表情,但她肯定被我气坏了吧,我觉得真TM痛快,那臭娘们被我气的愣是好久没说话,然后我觉得腰被搂住然后我被扶了起来,甚至我还能感觉到胸前那惊人的弹性?

  我被苏雪放到了床上也么心思多YY甚至都没去想她怎么这么好心,因为这时实在太疼了,我用力呼吸抹着额头上的汗控制着身体尽量不让它抖的厉害,然后我听到苏雪在旁边淡淡的说着:“你只要答应不在缠着梦梦,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调到1号去。”

  要是正常情况下苏雪那臭娘们一形容我说不定早服软了,但她这个条件我绝对接受不了,我对老师已经没了奢望现也仅存一点点能接触她的幻想而已,连这也要抹杀掉就是残忍我受不了,我更不想被这臭娘们制住,我不逃避她那认真的目光冷嘲着:“你么最好现在、立刻、马上给我送到你说的那个7号去。”

  我看苏雪好像愣了下,她很快露出了那让我不爽的淡笑:“你不用急,这半个多月够你受的如果你表现好说不定能在里面多呆些时间,恐怕你出来的时候就会后悔没接受我的提议了。”

  我突然愣住了,心想老师还希望我提高成绩呢,可我这一蹲就是大半个月甚至更久期末考试咋办啊?我要是几科都挂了老师得多失望啊,我想管苏雪借电话用用却觉得不太现实,那臭娘们要整我她能让我给老师打电话?

  我的想个办法让她把东西送过来,我收了火气开始思考,突然我心思一喜,不由侧头道:“咱俩做个交易。”

  苏雪淡笑点头道:“想通了?你应该说话会算话吧,不然……”

  我看这臭娘们误会了不由好笑可也没心思跟她瞎扯了,为了表示这决定很郑重我不在躲避那深蓝闪亮的眼睛说着:“你只要帮我把书包参考书送来我就安心去7号,不然我总有机会和老师说你干了什么,你觉得呢?”

  我看着苏雪的眼睛,她愣了下然后突然就转过头去拿起桌面上的一杯水,却没喝,停顿了下才反问我:“这,也是为了你老师?”

  “你就说你拿不拿吧。”

  “呵~就算我给你拿了你在7号能看得下去……”

  “别吓唬我,就算出70、700号老子也不怕,你只要给我拿来,我以后就算出去也不和老师说。”

  苏雪突然转过头来,这一刻我有些难以理解这臭娘们眼睛中的情绪,但很明显她生气了,因为她气的那漂亮嘴唇都在颤抖,她用力点头半天才说道:“好,很好,我给你拿,我看你在7号能坚持多久!”

  我想着,擦尼玛比的,老子能输在你这臭娘们手里?等着瞧。

  我不在说话准备闭眼休息下,可苏雪那臭娘们存心报复我见我想休息用帮我接胳膊为借口咔嚓就是一声,说真的当时我都想抓起桌面上的花瓶把自己拍晕了更狼嚎般叫着:“臭娘们你别落我手里!”

  苏雪冷笑没说话转身走到窗边看着好像想着事般,我抹了下额头的冷汗仔细看下顿时走神了,苏雪长的那绝对是没得说,而且这女人还喜欢穿紧身裤长靴,不知她是混血儿关系还是职业关系那两条腿显得笔直修长又紧绷有力,胯骨很宽腰又特细到上面又非常壮观,如果不仔细衡量下她一条大腿和腰围差不多,我从后面只是稍微YY下100遍啊什么的竟然TM硬了?这臭娘们杀伤力也太大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明了,我因为被苏雪那臭娘们威胁没同意,简单手续后明明是自愿戒毒的却被安排到了最乱的7号戒毒所。

  "‘看*N正版章o节&》上#酷匠《网

  其实我开始也想了下,觉得戒毒所毕竟是戒毒所,苏雪那臭娘们说的那么可怕十有八九是吓唬我让我离夏老师远点,但等进入程序时我才发现苏雪那臭娘们不但没吓唬我还说的好听了很多。

  进去报道后我竟然向蹲监狱是的被剃了劳改头,发了劳改服!

  艾卧槽,当时我悲痛欲绝啊,大家能理解我的心情吧,男人怎么能没个帅气的发型,不过很快我就没时间关心发型、服装的问题了。

  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我喜欢上网约炮什么的平时上课睡觉回家撸撸这就是我过的日子,没接触过太多复杂,如果说暴力,那学校骂骂咧咧打个群架什么的也算吧,我和吴敢打架也算,在狠点的也就是拍李群了。

  可那些都在我的常识范围内,我可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到这里,高台上全是真枪实弹的巡警,三五步就一人,我的同僚各个五大三粗,虎背熊腰,因为我还是重伤病号所以暂时单间,不过我被扶过走廊经过一道道铁栅栏时发现那些刀疤脸、秃头什么的看我就好像大灰狼看小羊羔。

  我问了扶我的教官,他和我说这里是顶级重犯戒毒区域都是有‘身份’的人叫我别惹事,我当时就草了,原来都是监狱管不了的送这来了啊,老子啥时候变成重犯级了?艾卧槽,我不该关心这个吧,问题是这TM根本不是戒毒所啊,这TM是恶魔岛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