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的我钻心意识恍惚,我好像先听到了苏雪那臭娘们的声音然后是夏老师,当那些吵杂散去后我竟然闻到了夏老师身上那好闻的味道,我突然清醒了一丝。是夏老师啊,我只给她打了电话不然还有谁会救我,我侧头看去视线一点点清晰等看清后我突然精神了许多。

  我看到夏梦眼睛红红的正跪坐在地上看着我,她咬的那粉红的嘴唇发白控制着眼角的泪花,我突然觉得不疼了,老子是老爷们啊,我怎么能因为疼一下就不起来。

  我支撑着想坐起来却实在没力气,夏老师突然向前一把将我揽在怀里,我听到她抽泣的说着:“陈文,你怎么这么傻啊,你打电话让我出来就好了啊,你知道老师担心成什么样子了,你……”

  我觉得好难过,我是不是真的很幼稚总让老师担心,我在也不管掉不掉面子了,艰难的说着:“对不起啊,老师,我又让你失望了。”

  “没有,老师好开心,好开心。”

  “我还以为可以请个长假好好玩玩呢,没想到……”

  我还想继续说,因为我说下去夏老师就会一直抱着我,但我说不下去了,我的意识开始模糊,最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醒过来时已经在医院的一个单间里了,虽然感觉全身都疼的碎了也虚弱的很,可精神却好了很多我能正常思考正常看了。

  我转头时吓的差点跳起来,床边有个人,但不是夏老师而是苏雪那臭娘们,而且正冷冷的看着我,我心里顿时苦笑,夏老师有课的啊,怎么可能在这里陪我,不过苏雪这臭娘们在这干什么呢?我俩就见过一次面而且差点干起来。等等……

  我努力回忆我被李群关着的时候好像有个彪悍妞破门而入啊,后来我还听到了苏雪的声音?艾卧槽,不会那女警就是她吧?对啊,李群那煞笔和我说苏雪是条子啊。

  “看来你真要请个长假了。”

  我听到苏雪说话立马收了心思,这臭娘们和我犯克我看她就是不爽,心想擦了,老子请不请长假和你毛线关系?

  艾卧槽,不对啊,老子不应该关心请不请假的问题吧,她怎么知道我要请长假,我好像说过……我马上回忆接着我就想起来昏过去前装b的那句话,当时我一躬身就要起来却疼的直咧嘴,这个臭娘们当时在场?我怎么没看到!

  苏雪在我胸口轻按了下,冷冷道:“躺下,我有话问你。”

  我鄙视的看着她,尼玛,这命令的语气我听着就窝火,想到当时在小旅店不问青红皂白更火,虽然我知道苏雪是条子了,这时却装不知道冷哼道:“你算个啥啊?有要问我就说啊?我现在可是病号。”

  苏雪轻哼冷声道:“当然是病号,而且还是使用毒品的病号。”

  我当时火更大了气的俩眼一抹黑差点晕过去,艾卧槽,你个臭娘们除了会冤枉人还会干啥?老子要不是病好就推倒你100遍!当然我只能想想,我心说不能和这臭娘们赌气,她就是个胸大无脑智商无下限的煞笔,我吸了口气平静了些却嘴上不服:“你是不是太多管闲事了?你不是那个大明星的经纪人吗,跑这来……”

  我话还没说完,苏雪就抽出了警徽,我当时就草了,哎尼玛你穿个便装你带警徽干毛线啊,但这时我也装不下去了,不由没好气道:“你要想问我开房的时间、地点、人物、有没有成年就不用了,那事我早忘了。”

  苏雪突然一拍桌子,吓了我一跳,她厉声道:“陈文,你给我配合点。”

  我是真TM火啊,就算你是条子就算你要录口供至于老子刚睁开眼就来么?这不明显是找茬吗,草的!当然,后来我才知道这不是录口供。

  我现在肯定不知道,当下也只好点头道:“有问题问,快点的,我困了。”

  “你手上的伤是自己弄的,对吧。”

  “不是,李群那煞笔给我扎的……”

  “你说谎。”

  “你哪知眼睛看我说谎了?”

  “你知道你消失了几天吗?三天!李群那些人交代的是每天三支,当天注射,我看过你身上只有五个针孔,也就是说你只使用了五支,李群是要催发你的毒瘾不可能不给你毒品,你是自己不用故意用铁钎刺激,是不是!”

  艾卧槽,你个臭娘们什么时候这么英明了?我想到假口供可不是开玩笑的当下也就无言以对,默认后心里却不爽,不服气的瞥了眼苏雪那高傲的胸部,都说胸大无脑,这尼玛完全打破了正常的逻辑啊。

  苏雪目光凝起跟着我的眼神低头看了看雪白绒衣高傲的部分,出乎我意料,这臭娘们竟然没羞没窘,而是抬头冷笑:“都这德性了还死性不改!”

  “还有别的问的吗?”

  “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傻子,毒瘾犯了毒品就在眼前不用却拿铁钎穿自己,恐怕全世界你是第一个!还真敢下手,你知不知道你左手差点废了。”

  我擦,老子最讨厌的一种人之一就是自以为是瞧不起人,当时我就火了啊,可我却不知道怎么反击,想了下不由笑了:“左手?没关系,我都是练习右手的,打枪你会不?”

  “呵~你要试试吗?我身上还真带枪了。”

  哎呦卧槽尼玛拉个壁啊!

  老子俩眼发黑气的真晕了好几秒啊,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却在我激动时房间门突然拉开,我一见竟然是夏老师,夏老师对我笑了笑,却在看苏雪时脸红了,我当时就弄不清楚情况了。

  我问夏老师怎么没去上课,她说我住院没醒哪有心思啊,我说刚刚怎么没看到你,她说出去给我买粥了,然后给我正式介绍了下苏雪。

  原来苏雪那臭娘们是和夏老师高中一年的同学,关系很好,后来就出国了,这才回国不久就被安排到我们这,因为李群那件事,夏老师故意找借口留苏雪在家‘玩’一段时间,没想到真出事了,我问李群那煞笔咋样了,夏老师说有苏雪关照他别指望送钱找人了。

  4`最Yj新F◎章节|;上酷:K匠.网A

  我知道苏雪这臭娘们后台硬,夏老师的事总算告一段落了,不过我来事了,苏雪说我这毒瘾必须去戒毒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羽毛哥说:

  同学们,追书,追书,追书,我都先加更了!看到我的泪水木有?看到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