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一个小时?还是一年?

  我醒来时没有时间概念,阳光透过破烂小仓库的缝隙射了进来,尘埃弥漫。

  四个杀马特在吃盒饭,李群正笑呵呵的看着我,说着:“怎么样?爽么?”

  我这时候感觉全身疼的没一块是我的,但我偏偏不知道我脑中在想什么,我只是无意识的转头看着,李群随手丢在地上一支针管我突然清醒了许多,那个东西不就是我想要的吗?不对,那个不是我想要的,我呵笑着,李群突然对着旁边吃盒饭的杀马特喊着:“糙!还吃,给我扎,这小b崽子死倔,一天三针,你们四个轮流给我扎!”

  “李哥,浪费了吧,我……”

  “浪费尼玛比,你以为他像你们一针就上道?痛快的,我非让他变成给我添鞋的狗!”

  那杀马特走来,接着又是一阵冰凉感刺入静脉,随后那电闪般的快感袭遍全身,我再一次忘记了忧愁、烦恼,就像李群说的那样,四个杀马特没停过给我注射那让人上瘾的东西,我眼中小仓库的缝隙一会能看到光,一会看不到光,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针管我从厌恶变成了期盼……

  但是今天很奇怪,我渐渐清醒却没等来那针管,我有些焦躁起来,我打了个哈切开始四处张望,寻找,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我感觉全身都在有蚂蚁爬,而且爬到了心里奇痒难耐,我等着,等着,终于仓库的门被打开了,李群和另外两个杀马特走了进来,我看去顿时一喜,李群也笑了:“呦,小b崽子,等我呢,不对……你是等这个呢吧?”

  我看李群拿出针管我甚至忘了自己被绑着,我迫不及待的伸手就要去拿,却传来一阵钻心的疼让我清醒,李群哈哈笑着,拍了下旁边的杀马特:“糙!还不快去松开,你们陈哥要爽,没眼力见是吧!”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竟然没一点脾气,我心里只想拿到那个东西,一个杀马特帮我解开了绳子,我起身就要冲过去,但我太虚弱了,噗通!就是跪了下去,我哪还会想疼不疼,我难受的要死,我连起身的时间都不想浪费直接爬了过去却被李群一脚踢开:“啊,怎么了?”

  我觉得我快要疯了,我顾不得狼狈,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我起身就是爬过去伸手就要,说着:“给我。”

  “给你?行啊,只要你过来把我这鞋舔干净就给你。”

  我目光马上对上了黑色的皮鞋想也没想的就是爬了过去,我觉得这一刻我TM连狗都不如,但我宁可连狗都不如,我就是要,不然我会难受死,不,我是会比死还难受,我低头就要添却被李群又一脚踢开,他大笑着,指着我,老半天蹲下身去:“我改主意了,我要你现在打电话给夏梦那个贱人,然后你告诉她,你是我的狗。”

  夏梦?夏梦……夏梦!

  我的老师啊!

  我突然惊醒,我突然想哭,陈文啊陈文,你总把老爷们挂在嘴边,你看你现在成什么样了?你还算是个人吗?

  这哀伤瞬间袭遍了全身,我心在哭,可我把眼泪藏了起来,我幼稚,我天真,但我是个老爷们啊!

  我目光扫过看到了地面上的一只烧烤的铁钎,我想也没想抓起用尽全身力气就向手被刺去,一阵钻心的痛楚袭进我的神经,铁钎完全穿透了我的手掌血淌了出来,我忍住那疼等眼前清晰后才抬头狠狠的看着李群,冷声说着:“你除了弄死我没别的选择!”

  我看到李群和四个杀马特吓到了,他们盯着那穿透手心的铁钎愣是半天没说出话来,李群躬身看我,突然将那针管丢在地上:“糙,和我玩是吧,我看你要不要!”

  我看着针管又是一阵心痒难耐,我想也不想又抓到一只铁钎直刺了进去,可是我全身是伤好久没吃东西了,太虚弱了,第二只铁钎刺到一半如何也刺不进去,反而更疼,我咬牙在用力将铁钎一点,一点,按了下去,我疼的咬破了嘴,我疼的眼前发黑,我看着血流出来我使劲摇头清醒又抬头看着李群我想站起来,却没力气,我笑着,我觉得痛快:“草泥马的,老子就是不要。”

  “你特码你就是个疯子,你们给我看着他,我看他要不要!”李群转身就跑,四个杀马特你看我我看你,都搬凳子坐的远远的。

  我看着地上的针管,那种不可抑止的冲动又来了,我抬手连抓起两只铁钎全力刺了下去,疼的我全身僵硬,耳中嗡鸣眼前一片黑,我一把将那针管甩了出去就失去了知觉。

  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光从缝隙间射来,一晚上过去了,我试着动了下身体发现我的腿被绑在了柱子上,我心笑,我现在这德性那帮煞笔还怕我跑怎么的?等我转头时我发现我错了,我眼前有两只针管,我看去时那种冲动马上涌来我恨不得一把去抓一支过来,却听到旁边的冷笑声,我突然惊醒。

  老子这么要面子的人能让你们这些垃圾看扁!

  我去找铁钎,可这些煞笔栓着我的腿我根本够不到,我怕我下一秒就控制不住冲动丧失了短瞬的理智,我一急之下转手就将手掌上穿着的几根铁钎扭了过来,霎时间那种钻心的疼清空了所有欲望。我疼的满地翻滚,喊着叫着,大骂着:“李群,我草泥马,老子不会输,你除了弄死老子没别的选……”

  砰!的一声门就被踹开了,门口的杀马特还在吃盒饭,接着我就看到那灿烂的阳光下冲进一名长发飘飘的女人,光太亮了,我看不清是谁。

  她一拳利落的打在那杀马特的嘴上连饭带牙都出去了,在然后门口就冲进来四五个人,很吵很乱我听不清了,等我习惯那阳光后我明白我得救了,冲进来的这些人是警察。

  “他手怎么回事,说!”

  “那不是我们干的,是他自己弄的……”

  “你胡说,他会伤自己?李群,你就是畜生!”

  ;酷W匠C9网{q首|发'

  “梦梦你冷静些……都带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羽毛哥说:

  准备加更!码字去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