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帘缝隙透过刺眼的光把我晃醒,我睁开眼睛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听到‘早安’的声音,这让我还有点不大习惯,我转头看去,旁边空空的只有一张纸,我拿起来看去,一排排龙飞凤舞苍劲有力的字映入。

  ‘文成,我走了’‘这些日子谢谢你对我的照顾,忆读起来就像一篇故事呢,升起、斑斓、幻灭,我很想将它续写让它被刻印出来,只是我现在做不到,但请你相信,我会记得,我会将它珍藏在心里。’‘请你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可我也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到那时,我会像你说的,鼓起勇气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到那时,我会和其他人一样,不在叫你文成,好吧,让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角色中,你……该去交题了——小逗b留。’艾卧槽,好深奥的文笔啊,你当你是写剧本的呢!直接说我走了不完事了?等等,不对啊,我现在不应该关心留言吧?麻痹啊,小逗b不是说走之前给我看的吗?我草了,我想着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小逗b这鬼精灵真是坑我没商量啊。

  我收了思绪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手竟然摸到了自己的嘴边,我瞬间错愕,我在期盼什么?我在失落什么?

  我使劲摇了摇头,心说总算摆脱小逗b这坑货了,连拉小乞丐上街约会的主意都想得出在混下去老子晚节不保了啊,我觉得肚子有点饿了,想先下去吃点东西,却突然想到小逗b的信,其他的我可能没太懂,但最后一句话却太清楚了,前天拼命了一下午的模拟题我的给老师看看,说不定还能混点好吃的。

  我想着就收拾了下包下楼打车直奔夏老师住的别墅区。

  路上出租车行至一半时广播里又传来了韩歆的歌声,我不得不承认这女的唱歌很特别,极具感染力,这是首慢歌,让我有些患得患失起来,我看向窗外突然想到了我还没问小逗b的家在哪呢?要是市内的还好说,要是外地她坐火车还是客车啊?要是碰到危险怎么办?应该不会,小逗b这么精灵的家伙不坑别人都不错了,不知道到家能不能给我打电话……

  酷J:匠网“唯一}l正版,其他.√都A是HA盗:版)U

  迷迷糊糊的我就进了小区,按了门铃,不一会夏老师开门,惊讶着把我拉进屋:“你怎么跑来了?要是李群的人在这看着你怎么办?”

  精装、大厅、家具,进屋后我马上想到了第一次来夏老师家,擦药、换衣服然后我们上了楼上的房间,接着一副春色无边出现在我脑中,立马我就不淡定了,我还能想到夏老师那小手,这时哪还心思李群那煞笔。

  夏老师一眼就看出我在动歪心思,她俏脸绯红,抬手就捏住了我的耳朵:“你这小流氓,就没点正形,不准乱想!”

  我看夏老师那又羞又气的模样装作疼嘿笑道:“老师,这不怪我啊……”

  “哼!那也不准乱想,老师在这担心你你还想那个,你觉得对吗?”

  我心头一热马上收了心思道:“老师你别生气,这都几天了,李群那货总不能比110还敬业吧?我是来给你看题的,我这都做完了。”

  夏老师听我前面说就笑了,后面时惊讶着:“这么快?你不会只抄答案了吧?那可没用的,你的学会了才行。”

  我心说小逗b早给我讲的一清二楚了,我怎么能不会?不过嘴上却吹牛b道:“老师,就我这智商那点题还用抄?你就等着给我……”

  我本来想说‘你就等着给我撸吧’,但我突然想到了小逗b的话不由收住了,可我什么德性老师也知道而且我话也到份了,我刚止住夏老师已经红到耳根了,狠狠白了我眼:“你这小流氓……吃饭了吗?我包了包子呢。”

  老师这次没捏我耳朵,我心里一喜见好就收,也说着没吃,老师做什么好吃的要我帮忙不,老师说包子、米粥、咸菜让我等着就行了。

  面对曾和我亲密接触过的夏老师我怎么能坐的住,借着各种打下手、帮忙的心思在跟前转悠多看夏老师几眼,夏老师开始还假装生气说我捣乱,后来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只是狠狠的白了我眼也不在说什么了,本来包子、米粥咸菜很简单的,不过中途夏老师接了个电话,说同学回来吃,我当时就煞笔了,同学不就是那个苏雪吗?

  我和夏老师煎蛋、弄火腿什么的心思也飘远了,苏雪那臭娘们误会我在开房约炮我还以为她会和夏老师告状,但眼前观察包括夏老师接电话好像都不知道这回事,不然老师怎么会不知道我和苏雪不对头?难倒那臭娘们没说?也不一定!

  我刚坐下还没吃两口就传来了门铃声,夏老师去开门我抬头看去立马低头!

  擦你妈逼,果然是苏雪那臭娘们,怎么办?她看到我肯定就暴了,她要是提那天事夏老师也误会怎么办?那老子哪还有面子啊!不行,我的先下手为强和夏老师说清楚……

  “咦?梦梦,有客人?”

  听声音苏雪那臭娘们竟然走到餐桌前了,我马上抱起碗装作低头喝粥,夏老师的声音传来:“什么客人,我的学……啊!”

  我听到夏老师惊叫哪还顾得藏,猛的抬头看去,餐桌对面除了苏雪那臭娘们外还着着另外一名女子,她美的不着边,美的不能想像,美的……对不起我没文化,我无法形容了,我只感觉看去一眼连人类本能最起码的呼吸都可以忘掉!

  她围着雪白围巾穿着米色外套……等等,这个头,衣服,打底裤!

  我终于明白灵感来源于生活以前星爷吐血的桥段也是有参考的,这一瞬间我根本控制不住转头就是‘噗’的一声大米饭粒喷了一地。

  擦你妈逼,这到底是谁啊!

  ‘文成,我叫韩歆。’‘我韩歆对天发誓……’我顾不得出丑,因为我看过韩歆的照片甚至电影,我没办法挪动身体!我没办法思考!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无法想像眼前的事,我觉得这一定是个梦,对,一定……是个梦!

  最近‘韩歆’这个名字不断的涌入我耳中,我做梦也不奇怪。就在这时,信纸中的一段话出现在我脑中: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到那时,我会像你说的,鼓起勇气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