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楼后我就傻眼了,擦的,对面超市竟然关门了?应该是天气太恶劣,但我觉得我和那年轻小老板犯克,我决定一会给他的卷帘门上贴上‘本店有鸭子,包月五折’的纸条。

  我准备回去却想起了楼上的小逗b疼的厉害,我知道那种疼,因为有一次张美丽疼的哇哇直哭,想到小逗b把我当朋友,刚刚还要谈恋爱,就算是假的对于我这种小屌丝来说也挺高兴的,所以这一刻我决定做件平时都不会做的事。

  我抱着膀子就冲进了黑暗中,风很大,很冷,呼啸着像狼嚎,风中夹杂着大片的雪花打在脸上好比被尖石子刮着。

  这鬼天气我就算穿外套也会马上被冻透,何况我现在就穿了件毛衣,没走多远我就忍不住上下牙打颤了,我有了回去的想法,但这种想法在我脑中只是一闪而过,我这人要面子又死倔,怎么可能这样回去,再说我都走出来了,于是我又抱着膀子加快了脚步。

  我开始觉得是门口超市年轻小老板和我做对,等我又走了一会我发现好几家超市和我做对,等我耳朵冻的疼的要掉时我发现今天是倒霉,等我冻的浑身麻木脚都僵硬时我终于明白了是TM老天爷和我做对,我学着小说的样子指着头上黑黝黝一片大吼道:“尼玛比,有种冻死老子!”

  说完这句话我感觉特爽,又来了精神快跑两步,十分钟过去终于找到了一家超市,我马上钻进去又蹦又跳扭开了小瓶装的高度二锅头,咕咚咕咚就是几口下去,冰凉过后一股火热窜起,爽!我让老板娘给我找个热宝,想到小旅店停水干脆要了个电热宝,我仰头把小瓶二锅头干了,这时不是冷,连被酒烧在蹦达脸都红出汗了。

  老板娘见了笑着说老弟还出汗呢,消消汗在走,我看了下时间都快1小时了,说我在不回去就有人的疼死了,拉开门就冲进了风雪中,擦的,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太爷们了,老板娘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这店叫什么名了着,有时间我的来勾搭勾搭。

  出门热一会马上我就被冻透了,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回去时没有来时那么难受,我估摸着我这来来回回的跑了一个半小时。

  回到旅店我看到小逗b疼的泪眼朦胧,我觉得这趟没白跑,我把热宝丢给小逗b,让她上床,然后抓起地毯一角将自己裹起来蜷缩着轱辘到暖气边上,麻痹的,以后在也不找郊区地方住了!

  我真的被冻坏了,闭上眼睛感觉全身不听使唤的抖着,呼吸都不均匀,意识恍恍惚惚好像要飘起来,我心想,草啊,前面还说小逗b那大个白长了不经折腾,现在我就病了,多没面子啊。

  我好像听到了小逗b的声音,但我听不清楚了,我看到了夏老师,她对我说,别让老师担心了。我突然觉得好难过,鼻间酸酸的眼角凉凉的,终于不顾面子忍不住的道歉了:老师,对不起啊!又让你失望了……

  我被电话铃声吵醒,睁开眼睛发现天是亮的。

  我感觉头重脚轻,全身都沉,嗓子更是热乎乎的难受,我在衣兜里找了圈,是老妈打来的电话,问我这两天怎么回事怎么不回家,我嘿笑着说给你找儿媳妇呢,老妈让我少扯蛋,我没办法就说这几天在同学家住补习,过几天在回去,听到学习老妈就高兴了,让我主意休息这几天变天厉害什么的,我应付了下实在难受,就挂了电话。

  “哎呦,文成大人不愧是前辈呢,连家里人都能骗。”

  我听到了小逗b的声音,随口说着:“你好,你离家出走。”

  “你连学校也不去了吗?”

  “请假了……”我慢慢清醒了,突然心头咯噔一声,小逗b的声音很近啊!我猛的睁开眼睛,发现小逗b就躺在旁边,两只漂亮眼睛红肿,那黑灰般的脸这时完全变成了花脸,配合那油腻腻凌乱的头发她绝对能拍鬼片去了,但是问题不在这啊,我马上一弯身,抬手就掀被子,发现我俩都穿着裤子,这才嘘了口气。

  小逗b终于忍不住埋头大笑,我马上想到了什么,脸唰的就红了,老子在小逗b眼中是约炮前辈,按理说形式风格应该是宁上错、不放过的,这时竟然第一时间看俩人穿没穿衣服,不被笑才怪,可对小逗b的印象我还是有些顾忌,这时我面子上哪能挂的住,表示很随便的说着:“我只是看看有没有把你就地正法。”

  小逗b对我做了个鬼脸,吐了下小舌头,抬手在我额头上翻了下,我才发现有一条湿毛巾,她气着:“哼,你真是疯了,外面那么冷你跑了一个多小时!”

  我本来想说‘你么不疼么’!但我觉得没杀伤力,我想到了小逗b脸皮薄,不由侧头嘿笑:“那我还摸一晚上啊?我怕睡着了摸错地方……”

  “哎呦!”小逗b一下羞的钻到了被子里,我却奇怪这坑货没动手也没动口,想到了什么问着:“你怎么跑地上来睡了?不是怕凉吗?”

  小逗b好一会才钻出来,这时表情又红又黑更吓人了,说着:“还说呢,昨晚你回来就高烧说胡话,我没办法管旅店老板要了些药,然后用冷水帮你退烧。”

  “我说胡话了?等会,你么不说旅店停水吗?又骗我!”

  “旅店昨晚是真的停水,我是出去借的水。”

  酷PI匠r网#H首@发

  “你又不怕凉了?”

  “我穿了你的毛裤毛衣啊……”

  “擦,你腿还真长啊!”

  我突然睁开眼睛,老子不应该问这个问题吧,老子应该问你给我扒了?我擦,我看着小逗b,她那会说话的眼睛马上告诉我:没错,我把你扒了!

  我心想没事,老子还有线衣、线裤呢,但我马上又想到个问题,小逗b帮我用冷水退烧,不会只擦额头吧,我看向小逗b,她抿着小嘴,灵动的大眼睛幽幽转着,告诉我:没错,我都给你扒了!

  艾我草,我当时撞墙的冲动都有了,老子混了这么久,都是扒人啊,什么时候被扒啊,当然,我没啥好损失的,可我面子上挂不住啊,这要说出去我被小逗b扒光了,别说学校,就算QQ群里都没法混了啊!

  这时小逗b嘻嘻一笑:“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艾我草,我当时就一脑瓜子幢床板上了,老子的面子都丢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羽毛哥说:

  为风花雪月夜大大的打赏加更!刚上线就看到了五瓶香波的打赏,太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