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时第一个想法是下楼去网吧,先上QQ把小逗b拉黑然后在搜索下怎么把手机通讯录里面不想听的电话拒了,接着我完全凭借身体的本能反应就地一轱辘远离坐到了墙角,当时我就后悔了,卧槽啊,我堂堂个大老爷们带把的怎么混成这样,这情况任谁看到了都像被老娘们祸害了啊。

  果然小逗b‘嗤’的笑了出来,我觉的脸烧,幸好这时已经天黑,没开灯,外面折射进来的光发现不了什么,我气道:“擦,你又怎么了!”

  小逗b在地毯上捂着肚子笑的抑制不住:“哈哈,你怎么这么怕我…哈……哎呦,肚子、疼死我了……哈哈。”

  “我会怕你个小逗b?”

  我嘴上硬,却觉得太没面子了,说真的我是有点怕,小逗b给我的印象是杀人红尘中,脱身白刃里啊,以前那些告我QJ、非礼的拜金女与她比渣都不是,以我的智商未必是她对手。

  我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小逗b更笑的不可控制,指着我捶打着地毯:“你看你…哈哈,不行,笑死我了……哎呦呦,疼死我了。”

  擦尼玛壁,老子面子都丢光了,顿时火了,过去抬手就要抽,却发现昏暗的光下小逗b表情纠结,又是笑,又是疼,擦,我抬手就给她掉了个方向对着屁股就是啪啪啪!三大巴掌,小逗b叫着:“哎呦,死文成,还打我屁股我要宰了你……哎呦,疼死我了啊,我不笑了,别打了。”

  小逗b见我停手马上一轱辘整个人都钻进被子里,她在被子里瞥嘴说着:“哪有打女孩子的屁股的,你怎么这么变.态!我生气了!”

  我擦,我突然觉得小逗b一生气我就心情好了,这还真奇妙啊,当下就笑了:“行啊,下次打脸吧。”

  “不行……哎呦,疼死我了。”

  小逗b钻出个脑袋刚说一句话就蜷了起来,我奇怪:“怎么了?”

  光线昏暗我虽然看不清她现在什么表情,但小逗b言语很不自然说了可能凉到了,我还笑她白长那么大个了,小体格子一点不经折腾,但我很快就想到了小逗b大姨妈来了啊,不是正常的凉到了,见她疼的睁不开眼睛,痛苦的脸都变的吓人了,我也没了先前的斗气,有些急了,心想,有那么疼呢?怎么办,难倒是躺在地上凉到了?毛毯不凉啊,我擦,我怎么还研究毯子凉不凉,应该想想怎么弄热她啊!

  我突然想到了咱是老爷们啊,带把的啊,我手就比很多女的手热多了,这样一想,我干脆一把扯开小逗b的被子钻了进去。

  小逗b急了:“你,你要干嘛……别乱摸……文成,我警告你……”

  “擦,小逗b你还真打!”

  我手终于伸进了小逗b的薄衫中,但小逗b可没我想像中的那么脆弱,她虽然慌乱背对我却最后忍不住给了我个‘肘击’,是非常专业的那种,就一下,准确的击在了我脑门上,这一瞬我脑壳后仰,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心想麻痹啊,这货原来会武术啊?

  我手放在了小逗b的肚子上,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不挣扎了,我却眼前漆黑一片甚至连反射的光都看不到了,就这么迷糊了不知多久,小逗b很轻的声音问道:“你,你怎么了?”

  “你么明知故问,想杀人啊!”我气道。

  小逗b嘻嘻笑着没说话,躬身向我这面靠了靠,我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手感惊人啊,小逗b的腹部冰凉平坦却弹性十足,又柔滑的像丝缎般让人萌生冲动,这一摸之下我瞬间推翻了前面说关灯也会恶心的想法,这尼玛是人间极品啊,以老子占便宜无数的定立竟然仅凭碰一下——就活跃起来。?

  “你手真热。”小逗b的声音弱弱的,她隔着衣服用力按了按我的手。

  我心说老子更热,于是鬼使神差的竟顶了下,可这不是在外面,小逗b只有件贴身的打底裤,我也没穿外裤,这种情况大家可以想像,小逗b自然发现了,她身体颤了下向前躲着,我感觉到她要发火,甚至可能在给我来个致命一击什么的,却没想到她话到嘴边突然收住了,换了另外一句:“你不是说……不让我抱有幻想吗?现在……谁有幻想了?”

  麻痹,老子确实冲动了,但我觉得这种情况下不冲动那么是太监,可我面子上挂不住啊,竟然输给了小逗b,当下也向后挪了挪理直气壮道:“我没幻想!”

  我感觉小逗b很想笑,她忍住了,只是轻声来了个反问:“是吗?”

  艾我草了,明显是瞧不起我,我当下就是抽出手,从旁边抽根烟出来,惹的小逗b又是疼又是笑,我火马上就上来了,还没等我说什么,小逗b突然不笑了,她转身用被子蒙着,光线昏暗我看不清她的脸,她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安静的说着:“文成,要不我们谈恋爱吧?”

  草了,我一口烟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小逗b这次却没笑,而是我笑了,我到没马上怀疑她是在坑我。

  我今年十八岁,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网上装高富帅找拜金女,开房约炮,虽然我没成功过,但我知道这社会很现实,女人们要的是什么,包括夏老师。

  被夏老师拒绝后我也想了很多,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如果在以前有这样的一个女孩对我说:我们谈恋爱吧。哪怕她是一个小乞丐,我也可能会欣喜,或者接受,因为我知道自己太普通了,但自从见到了夏梦的另一面,一切都变了,不知什么时候,她已深刻在了我的心里,甚至我的想法,性格都被那虚无缥缈的人改变着。

  我深吸了口烟,尽力的控制着那心里让人疼的失落,嘴角动了动,终于挤出了笑:“你疼的厉害吗?”

  小逗b点头:“好疼呢,都出冷汗了。”

  “我记得我们班张美丽都用热宝,我出去给你买个。”我起身穿裤子。

  小逗b突然安静了下去,我看不到她的表情,见我出门她好像想起了什么转头向外面看去:“外面暴风雪呢,你先穿件衣服啊……”

  `o看正版V章节h上酷MM匠8V网?.

  我摆摆手说着超市就在下面,带上门快速的下了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羽毛哥说:

  感谢想深拥就别推开、追忆那执着丶、锦时、中国丶好男人四位的打赏!特此加更!同时也感谢各位的追书和撸撸,这都是对我的支持!我会尽力写出更好的内容反馈给你们的!

另外给朋友顶下新书,灵异类的,《死亡诡记》,喜欢这类型书的,可以在我们网站去看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