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抽的耳中嗡鸣头晕目眩,脸上火辣辣的疼摸下还有血迹。当时就清醒了,看着坐在旁边悲痛欲绝,泪眼婆娑的小逗b我怒火中烧,喝骂着:“你TM什么毛病!”

  小逗b嘴唇快要咬出血来,她眼中的决绝恨不得能立刻将我宰了,她指着我下身用着有些颤抖的声音说着:“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不知道吗?”

  i更B新C{最f快uP上T'酷匠O&网&

  我低头一看,麻痹的什么时候裤子脱了,就剩下一条线裤了,但我瞬间就反应过来小逗b指的不是这个,却也是又尴尬又气的喝道:“哪有早上不硬的,我什么都没做!”

  我昨晚确实喝了不少酒但还没到断片的地步,这时想想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如果小逗b凭这个就说点什么,我都有起身踹她的冲动,虽然我不喜欢打女人,但她么要给我下套,老子不在乎,却哪想这时小逗b把被子一掀,我顿时傻住了,卧槽,这么长的腿!

  昨晚我是没心情,外加小逗b还穿了件不合身的宽肥牛仔裤人也黑不溜丘,没在意也没多想,现在给我看却不一样了,她牛仔裤不知什么时候脱了,只穿了条黑色贴身的打底裤,那腿纤细修长的让我惊讶,就算网上盛传的美腿名模也差远了,说的夸张点给你条腿玩玩让你‘晶’尽人亡。

  我见小逗b怒目圆睁,抬手又要抽我,当下就是伸手抓住这才发现人家不是给我看腿,是给我看腿下的‘血’!

  麻痹!这一瞬间我心里又是万千草泥马奔腾而过,脑中轰隆就是一声大雷落下劈的我空白一片,不会真做了吧?小逗b还是处?有血?我感觉到了小逗b的手在瑟瑟抖着,能杀人的目光中还夹杂着一分失望,但转念一想小逗b是什么人,咱俩半斤八两,你专门钓凯子的就算有血也未必不是套,何况我没断片现在也记起了昨晚,而且很确定。

  我直接就甩开了小逗b的手,气道:“要不是看你是个女的,我么踹死你!”

  小逗b再也控制不住那泪花朵朵,颤颤的说道:“文成,你混蛋,你就是懦夫,做了不敢承认!”

  “你给我闭了,老子要做了马上承认,没做就是没做!”

  马隔壁的,我越说越火恨不得真上去抽她一嘴巴子,却想到昨晚陪我说话,强压了怒火,看来老子确实太天真了竟然还信了她!想着,我就穿裤子衣服,忍不住窝火补了一句:“我最烦别人骗我,小逗b,亏我还信你陪我说话,这事我不和你计较,以后咱们各走各的谁都不认识谁!”

  我转身就是带上门,房间内传来小逗b毋庸置疑的声音:“你这混蛋,我会真的宰了你!”

  我当时只是嘲笑也没多想,毕竟你一个小乞丐屌丝还想威胁我,但后来……我懂了。当然我现在都不知道这些,只觉的异常窝火,真以为半件啤酒就能把老子灌断片怎么的?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一看时间,已经过了上课的点,卧槽,坏了,第一节课班主任的课。

  我拦了辆出租车,广播里面是一首余音袅袅代入感十分强的歌,那嗓音特别好听,我知道是谁,问出租车司机师傅好像总能听到韩歆唱歌呢,师傅显然是个粉丝,很热切的回应说着前几天演唱会韩歆来了,说着最近大街小巷都是她的歌。

  我看着车窗外的雪白心情也被歌声代入进另外一个世界,下了车后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班级门口,却发现班主任不在?我奇怪,夏老师可是一丝不苟的,只有抢课可从来没有缺课的时候啊,从未有的状况不由让我想到了昨天晚上,难到有什么关系?

  我没有进教室,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办公室,我昨晚的告白虽然被拒绝了,可班主任的身影却越来越清晰,想看看她,其实我也在想,就算没有结果,不过夏老师好像还给了我点别的机会,想着那小手虚空抓了抓,我不由一阵躁动,忍不住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擦,不就是提学习成绩吗?老子也不是猪,还怕提不上去!再说夏老师也是为我好。

  不过我走道班主任的办公桌却发现她没在,奇怪下不由问旁边的数学老头,班主任来没来?数学老头古怪的看了我眼说来了,刚刚和一个男的出去了,当时我就蒙了,我勒个擦,夏老师拒绝我难到有男朋友了?不对不对,以夏老师现在的情况刚刚放弃财产怎么可能立马就出个男朋友,我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转身就本着楼道跑,在停车场那找了一圈,果然夏老师的车还停在这。

  我心思转着快速排除着,刚刚离开,车还在这那就是说夏老师很有可能还在学校,教室没有,办公室没有,有一个男人,草尼玛勒个壁,难倒是偷情?我这一想心里那酸劲就上来了,要偷情那肯定找隐蔽的地方啊,我们校就那几个地方,小树林、地下室、教学楼后,我直奔最近的地方去,接着就在教学楼后吴敢上次打我的地方听到了班主任的声音:“李群你畜生,放手!”

  李群哈哈大笑着:“嫂子,我哥已经挂了,我看你分那点还不够买几个包呢,不如就从了我吧,嘿……把我伺候好了,弄爽了,你就不用在这浪费时间了……啊,咬我,臭婊子。”

  我听着对话,接着就是啪的一声脆响。

  “人渣,你在不滚我就叫了!”

  “好啊,我到要看看你在学校这叫是什么样,哈哈……”

  我不用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先前以为这是学校李群会有所顾忌,也就忍了,这时我心中的怒火早已抑制不住,四处找着,随手就拾了块板砖,我和李群的怨早就节下了,他带四个杀马特时我还有点怕,现在就他一个人,我想也没想就是发疯般跑过去,一板砖拍在他后脑勺上,一脚给他射了下去。

  李群惨叫,让我惊讶的是这煞笔竟然捂着脑袋没晕过去,卧槽,电视中的情节果然坑爹,我手上的板砖都断了,我转头找着‘凶器’指着李群骂着:“你妈个壁的大冬天也没把你鸟冻掉,你等会……老子TM给你拍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羽毛哥说:

  同志们,努力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