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逗b肯定以为我跑是因为她叫‘小屌丝’我生气了真去网吧拉黑,现在见我这样笑又间接说她丑,马上就明白了我是真要跑路,她揉着脚脖更气的喊着:“混蛋!我还把你当朋友,原来都是一丘之貉,没一个好东西!”

  我又好气又好笑不由说着:“你么是不是傻!网上有几个好东西,还朋友?擦,亏我教你那么长时间了,白混了!”

  小逗b嘴角微瞥露出了如雪般洁白的虎牙,好像很生气,狠狠的说道:“你混蛋,你就不是好东西,你就是下半身动物……”

  麻痹,老子确实不是好东西啊,可这么说出来面子上哪挂得住,幸好这里是郊区夜深下雪人少,不过当时我就火了:“草,别说的自己多高尚似的,咱俩半斤八两!”

  我TM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就小逗b这模样哪个土豪瞎了能让她钓啊?这TM简直是侮辱我这前辈的身份,小逗b是真的火了,她抓起地面上还没厚实的雪就朝我打,可风一吹就散了,她用着哭腔的声音喊着:“你怎么满嘴脏话!你不是好人!我不陪你说话了!你走!”

  草了,真能装啊!感情老子愿意让你陪我说话?我嘲笑转身就走,却没在多说什么,耳边传来身后女孩子呜呜的凄惨哭声……

  说实在的我这人最受不了女的哭,我想多数男同胞都能理解我,那声音一传来我的火气就没那么满了,我合紧了衣服,奔着风雪中走去,还没走多远后面就传来更悲愤的声音:“文成,我要宰了你!”

  我脚下一滑差点摔到,这小逗b口口声我脏话连篇,她混蛋、混蛋也没少说,现在除了脏话还有狠话,我深吸了口冷空气继续走着,却脚步越来越慢。

  这么冷会不会冻坏了?下雪呢她还坐在地上很凉吧?朋友?呵~我摇头自嘲,却转念想,不行,把老子喷的狗血淋头,这要回去哪还有面子,相比小逗b面子更重要!

  我加快了脚步就要奔小旅馆去,却突然想起了夏老师的声音:你的本质其实一点也不坏呢,被你喜欢我感到很高兴……

  麻痹的,弄了半天我什么德性班主任都看的清清楚楚了,我一咬牙转身就奔着远处的花坛跑回去,男人的脸面很重要,不过小逗b算是例外吧,网上瞎扯蛋的,谁知道老子在这丢面子了?不过等我视线在雪中清晰后却发现那花坛处哪还有小逗b的影子。

  我走近,顺着脚印的方向看去,这时满天鹅毛大雪飘落,冷风阵阵吹过,视线中那路灯下女孩身影模糊形单影只一瘸一拐环抱手臂,显得很冷,不由苦笑,草了,离家出走?这回爽了吧?我加快速度跑了过去干脆把棉外套脱下来给小逗b围上,说道:“走吧。”

  小逗b虽然蓬头垢面头发也又湿又油,不过却有一双很漂亮的大眼睛,就像夏梦一样,不过她的眼睛更好看一些,深邃如夏老师指的星空一般,我很惊讶这货也是有亮点的啊,小逗b侧头看了看我,突然‘嗤’的笑出来,转身跟着我,却很慢,我突然想起来刚刚她急着追我脚脖子歪到了,不由上前一步弯下身去,做要背的姿势,小逗b错愕下说道:“不用了,谢谢。”

  我有点不耐烦:“擦,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上来。”

  “你怎么又说脏话……呀!”

  更w新*最:快上酷匠{网K

  这大雪天我都冷了,干脆不等小逗b在多说什么直接背上了,加快脚步,不过我挺奇怪的,这小逗b个头不矮啊,起码170啊,背起来却感觉百斤左右并不沉,要是往常我肯定早瞎猜、瞎想了,不过今天实在没心思,只要一静下来满脑子都是夏老师。

  小逗b可能真的冻坏了,背上她后就贴近了我的毛衣,我俩就这样静静的在路灯下走着,好像前面那争吵互骂根本不存在,好一会,小逗b突然问:“我沉吗?”

  我脑子里全是夏老师的身影,我觉得我中邪了,明明被拒绝了却更想她了,这时只是随口说着:“不沉。”

  “你冷么?”

  “冷,一会就到了。”

  “你在想什么?”

  我慢慢的被他的话题拉出了苦海,肯定不能说我在想班主任吧,不由认真的说着:“你怎么这么臭?翻垃圾堆了吧。”

  小逗b特意收回绕在我脖子边上的手臂闻了闻,奇怪说着“没有吧……不过可能是我逃出来时垃圾车弄的。”

  我也没多想,小逗b在网上时就说离家出走饿了,一天没吃东西,我先领她在超市买了糕点零食又去了药店买了膏药,这才奔着不远处的小旅店走去,小逗b突然身形一直,我能感觉到她声音微颤:“你要干什么,去旅店干什么!”

  我擦,你弱智啊!老子打算醉生梦死,在家会被干,去饭店会被赶,当然选个喝多了就睡的地方!但是我认为这么解释就太不男人了,只是回答着:“喝酒!”

  “我不去,你放我下来……”小逗b开始挣扎。

  我做为一名资深的百战百败的屌丝,当然明白她想的,嘲笑时见有人看过来,不由急了,抬手就是对着她屁股用力一打,压低声音道:“你么有病啊!”

  “哎呦……你还打我屁股,我警告你,你要在敢碰我,我就宰了你。”

  “你在废话信不信我还打!”

  小逗b马上就消停了,将她放下我跟老板开了个单间抗着自己那箱啤酒就上楼了,小逗b本来还犹豫,看我抗了一件酒不知想通了什么,也跟着我上2搂了,一进房间她就再次强调‘碰她就宰我’,我当时真火了,我说你么别抱有幻想了,你这德性我宁可自己撸,再说,老子约炮从来都是差不多的宾馆,这小单间纯粹是求醉,在啰嗦就自己走。

  小逗b看我火了也不在多说,不过这单间确实容易让人联想,只有床、电视与一张桌子,三个人都挤的慌,灯光还是昏暗的红色节能灯,小逗b可能是冻坏了,披着我的衣服都没脱,打了打身上的雪上床就用被子将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

  我说你脱了裤子吧,刚刚坐地上都湿了,她却摇头不干说我是下半身动物不保险,我擦勒,我俩网上也知根知底了,我都懒得鸟她,反正我坐在地毯上更舒服还干爽,当下就掏出一罐啤酒啪!的打开,猛惯了口,然后打开电视,又抽出支烟,吞云吐雾陷入了苦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