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勇嘲笑着:“你找我办事?你TM配么?哥是看可儿的面子上,知道不。”

  我竟被这种装b份子弄的无言以对,只是‘呵呵’笑着……

  张勇却打量着我依然皮笑肉不笑说着:“就你这b样我挺纳闷的,都躲到女人身后了可儿为什么帮你?帮她写作业了?”

  说真的,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是凭借本能的回答‘不是’了,他就一个人,我真怕小爆脾气没压住,还没等碰到吴敢就先和他打起来,这不是个逗b吗?

  张勇突然想到了什么,话题一转问道:“刚刚可儿说你们同学,一个班的吗?正好,我还没跑腿的,你以后每天早上8点来4班找我来,噢,对了,你去给我买盒烟去。”

  我叹了口气,感觉压着的火顿时散了不少,说着:“买不了。”

  张勇愣了下,随后抽出一张十元钱甩给我:“哥给你钱!”

  我看着地上的钱也没去拣,笑了笑抬头道:“我想过了,不用你帮忙了。”

  “你…嗯?你不用我?”张勇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我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就走,我觉得在对话下去,今天肯定会先和张勇干起来,这时身后传来张勇的喊声:“草,有骨气是吧?等着挨干吧……”

  回到班级后我就迎来了林可儿的目光,看起来她想知道我和张勇谈的怎么样了,但我已经决定这事过去后就彻底灭了对她的奢望,路过时她想叫住我,不过我根本没停,直接回到了最后一排自己的坐位。

  中午放学后我准备去食堂吃饭,经过林可儿旁边时她突然起身说道:“喂,陈文,你怎么了?”

  这时班级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却装作奇怪的回答着:“什么怎么了?”

  林可儿瞥着小嘴时我觉得最好看,她说着:“你怎么都不理我?”

  我心想理你能怎么样?让我上啊,擦,又TM想歪了,不由说着:“没有啊,我饿了,准备吃饭去。”

  林可儿问道:“你和张勇谈的怎么样了?”

  我笑了下:“谢谢,挺好,我吃饭去了。”

  我转身就走,到门口时后面传来林可儿声音‘你等我会,我也去食堂’,我心想还等你鄙视我啊?也没停,我虽然有些恶趣味,不过还是有自己原则的,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我还不如在网上多约几个试试。

  l?更新4Y最快j上##酷匠.u网Ya

  想到上网就想到了班主任,昨晚的感觉又刺激又不真实,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正YY时,耳中就传来声音:“敢哥,看,那小子在那呢。”

  我抬头看去,暗骂一声草,吴敢那煞笔还真在食堂门口拦我,而且还带了六个人。

  就他一个的话我自然不怕,可这六个我实在双拳难敌四手,早上装b的劲全没了,顿时有些慌乱,第一个想法就是跑,这也是最明智的,不过比起我发现时就已经冲过来的人显然是慢了,等第一个人拳头打下来时,我本能向后闪开,却被第二个人踹倒。

  我还没等轱辘起来,几个煞笔就一拥而上抬手抬脚将我架空,我感觉自己像头牲口似的,这时耳边传来吴敢的大骂声:“草泥马的,还想跑?给我抬到后面去!”

  教学楼后面有个凹形的死胡同,我知道这里是打架的最佳场所,安静,没人,但这个时候我已经把设计这教学楼的人全家女性都问候了,碰到李群时还能找机会,但到了这里我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我被几个煞笔像丢垃圾一样丢在地上,凹字型的出口已经被7个人全堵上了,被丢地上的一瞬间我就想好了,躲是躲不过去了,这时候只能拼了说不定还能冲出去,所以在落地的瞬间我一骨碌起来就是对着最近的一矮子来了一拳,转身就奔着他空出来的方向跑。

  当然,杀出一条血路这种剧情基本都是在小说电影中的,我跑出去还没有五米其他六个人就是一窝蜂的围了过来,其中一人将我踹的踉踉跄跄,我吃疼狠劲上来就是一拳打在他鼻梁上,可拳头刚刚落下去就被另外俩人架住了胳膊,接着就把我按到了墙上。

  其中一个人捂着鼻梁骂着草,真TM疼,我在看吴敢,这时他笑的要多恶心有多恶心,他走到我跟前,说着:“你不是挺有种吗?不是等我吗?跑尼玛比啊!”

  我知道这时候说别的都没用了,不过我自己都挺奇怪,这个时候一点都没后悔做林可儿的挡箭牌,或者她曾是我暗恋的对象,或者我做梦竟然YY她?事到头上反而不怕了,火气上来也是骂着:“去尼玛的,孙子!”

  吴敢火了,一拳打在我肚子上,顿时让我抽筋般的疼,他怒骂着:“草泥马,也不照照镜子,还缠着林可儿。”

  说着,又是一拳打在了我肚子上,这两下让我眼前一黑差点倒下去,脑中嗡嗡过后,疼的我更是怒火中烧:“煞笔,你这话对自己说呢,咱俩谁缠着林可儿?”

  吴敢被我骂到了软肋,连着数拳毫不留情的打在了我的肚子上,直到他气喘吁吁才停手,我却疼的俩眼发黑肚子抽筋,旁边人见我没了力气不由撒手任由我倒下去,吴敢嘲笑着:“小b,嘴还挺硬,有种在说。”

  我趴在地上尽量恢复,突然暴发起身直扑向对面的吴敢一拳砸下:“说你麻痹!”

  吴敢被我一拳打的鼻血直淌,不过这里毕竟还有六个人,我扑出去时其他人已经冲了过来,一阵暴打后又把我架了起来,虽然我被打成猪头,全身疼的火烧,但看着吴敢那眼神中闪过一丝怯意鼻血直流,心情却大爽,这比让那个逗b张勇帮忙强多了,看着我笑,吴敢又是一阵炮拳,打的我彻底本能的倒了下去,他怒骂着:“草泥马,在缠着林可儿老子就废了你。”

  这个时候我真觉得自己被打蒙了,不仅仅是身体精神上的,就连说话都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老子乐意。”或许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当被逼迫到底线时会顶风上,就像面对李群时明明很害怕,却在他想动班主任时出手了,吴敢一脚就将我踹趴下,大吼着:“你TM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