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其实答案很明显,它并没有给你带来快乐跟自由,反而给你带来的只有无边际的痛苦。”

  “所以夏老师,我希望你能爱惜自己,保重自己,为自己而活,这才是最重要的。”

  一口气说完了这番话,我心里舒坦了许多。虽然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否正确,但至少也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尽管我知道自己说完了这些话之后,更加没有可能干她了,但我心里真的不忍心,那个女神一般的大美人夏梦,为了什么狗屁虚无缥缈的东西,连身体都不要了。

  或许我这样说,可能会有很多人会笑我虚伪。一边想着干人家,一边又叫人家不要为了所谓的目的随便牺牲自己的身体。但我认为其实这两个说法并不矛盾,那纯属是生理需要,人之常情。至于让她珍重自己,却完全是从良心和道德方面替她思考的。

  然而,让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我的这三两句却给了班主任极大的触动。因为就在我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发现,班主任竟然哭了。眼圈红红的,有两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了下来。

  看着她这副模样,我一时间真的有些心疼。刚想安慰她,没想到班主任却指着我。情绪激动的道:“陈文,你真是太幼稚,太天真了。你以为你说的这些,我会不懂吗?你错了,这些我都懂,也比谁都更加的渴望。可你不知道的是,在实现这些自由与快乐的生活之前,首先你要有活下去的勇气。”

  班主任哽咽着说道:“三年前,我妈妈得了肺癌,医生说手术费至少需要五十万。那时候,我还没参加工作,你知道这笔钱对我们家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就算我们全家不吃不喝,也要工作好几年才能赚到。”

  “可是我妈妈却等不了那么久,所以我只好把自己当做东西一样,嫁给了一个老头子。那年我才22岁。原本大学刚毕业的我满怀希望,满怀梦想的以为要开始新的生活,可谁知道无情的命运却打碎了这一切,它几乎毁了我一生。”

  “幸好,我嫁给他之后,他对我还算不错,你眼前这栋不错的房子,就是他买给我的。只是,他毕竟是跟我爸年纪差不多的人,我和他根本谈不上感情,甚至连一个陌生人都不如。”

  “后来我妈还是去世了,我爸又自甘堕落,染上了毒品,一个家全靠我撑着。有时候我真羡慕小时候的生活,可以无忧无虑的,没有任何烦恼,永远不需要为明天的事去操劳。”

  “.......”

  “现在你能理解我的心情了吧,我这么做,不仅只是为了自己,更为了那个支离破碎,随时都有可能散的家。”

  班主任带着一丝无奈的语气的说道。其实听她说了这么多,我心里已经释然了。或许真的是我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吧。

  不过对于班主任那非同一般的经历,我确实是十分惊讶。没想到她大学毕业刚出来,正是大好的青春年华时刻,却因为家中巨变,被迫嫁给了一个年近五十岁的老头子。尽管这段婚姻除了几个当事人知道之外,外人并不知情。但对于班主任来说,这样的婚姻,这样的丈夫,无疑是痛苦的。

  而且最令她难以忍受的,还有那个所谓的小叔子李群。其实李群是她丈夫同父异母的弟弟,尽管哥俩年龄相差了二十岁。但他仗着自己是班主任小叔子的身份,没少对后者动歪心思。

  就这样,班主任活在这种痛苦的日子中一过就是三年。在这其间,她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过这些,每当心里难过的时候,都只能自己偷偷躲在被窝里哭的。

  我突然发现,了解的越多,我就越能理解班主任此时的心情。她千方百计的想要得到些什么,无非是想给自己一个安全感罢了。

  说到底,她的内心还是一个柔弱的女人。

  我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是默默的冲她点了点头。而后双方都沉默了下来。良久,我见时间也差不多了,就站起来说道:“那个,夏老师,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说着,我便打算离开。

  这时,班主任突然抓住我的手,说道:“你今晚能不能不走,留下来陪我说说话,我一个人感觉很孤单。”

  我完全没料到她会这样,顿时脑袋一片空白。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转身就抱住了班主任,然后直接吻了上去。

  她一开始还想挣扎,但随着我猛烈的攻势,她渐渐的如冰块一般,融化在了我温暖的怀里。她开始主动向我索吻,

  “抱我去房间里面。”班主任脸色绯红,柔美的眼神中充满了迷离之色。此时此刻,我们都只想释放身体最原始的欲望。

  我点了点头,把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尽管我才十八岁,但我从小体格壮硕,抱起班主任那轻盈的娇躯,还是挺轻松的。

  酷V》匠网正9版首`发U

  随后我就把她抱到楼上的一个房间里面。我没有开灯,而是直接把她放在了床上,然后压了上去。

  我一边脱下她的衣服,一边抚摸她的身体。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

  就在我准备进去的时候,班主任突然用手档在了下面。我这时已经欲火焚身,喘息着问:“怎么了?”

  “还是穿上雨衣吧。”班主任说道。

  我一想也是,既然她现在的计划失败了,就没必要怀孕了。就连忙说:“那你这有套吗?”本来今晚出来是给她留种的,我自然没带那东西在身上。

  班主任有些尴尬的说道:“我平时都是一个人在这,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啊,这可怎么办?”我顿时傻眼了,心说这叫什么事啊,都这关头了,居然没套?不是要急死老子么。

  我这时心里突然冒出了个大胆的念头。要是平时,我肯定不敢说的,可现在房间里黑乎乎的,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许多。随即我就凑了上去,轻声的在班主任的耳朵旁说了几句。

  说完,班主任就骂道:“你变态啊,真恶心,怎么能让我帮你干那种事。”

  我心说让她给确实为难她了,想了想就说:“那要不,用手把我解决吧。”

  班主任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就把我抓住了。我忍不住重重的嗯了一声,暗叹道:真舒服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