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根本没仔细观察王子曼,此时看着半裸的王子曼躺在那我顿时挪不开目光了。

  说实话王子曼长的还是挺好看的,尤其是此时,喝醉酒潮红的脸蛋更是平添几分妩媚!想必她长大了也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女!

  看着她还是半裸着身子,我怕她着凉,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盖在了她身上,然后就离开了包间!

  回我房间的时候路过那群姐姐没客人的时候待的房间,看到她们全都在这我就有点疑惑,问道:“今天怎么了?帝尊没客人吗?”

  那群姐姐看到我一个个都焦急的样子,其中一个姐姐说:“小强你还不知道啊?你妈被人带走了,帝尊也被暂停营业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我也是一惊,连忙拿出电话打给我妈,我本以为电话不会被打通呢,可没想到竟然打通了,而且还是我妈接的。

  “妈?怎么回事啊?听姐姐们说你被人带走了?你在哪啊?”我急得语无伦次了,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我没事,明天就回去了,对了,小强,这两天你待在帝尊不要出去!”我妈平静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为什么啊?”我忍不住问道。

  “听我的话就对了,我这边还有事!”我妈说完就挂了电话。

  既然我妈说没事,那八成就没事,我也就不担心了,这时那群姐姐就问我什么情况,我就告诉她们没什么事,叫她们放心!

  听到没事这群姐姐们松了口气,帝尊对她们来说就是个保护伞,他们可不想这个大保护伞倒塌。

  我也没有停留,回到自己房间洗了个澡,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让我大吃一惊,王子曼竟然坐在我的床上。

  我吓了一跳,幸亏出来的时候围了浴巾,要不然全走光了。

  “你怎么在我房间?”我看着王子曼问道,她的衣服已经被班长撕坏了,身上穿的我的上衣,不过倒也合身,还挺好看的。

  “我问服务员,他们告诉我的,然后我就来了。”王子曼眨了眨大眼睛说道。

  擦,这群服务员肯定是真把她当成我女朋友了,要不然不可能把我的住处告诉王子曼!

  “既然醒了怎么不回家,来我房间干嘛?”我问道,同时拿着吹风机吹头发。

  “我迷迷糊糊做了个梦,班长想要欺负我,是你救了我还说我是你对象,对吧?其实...我早就喜欢你了!”说这话时王子曼脸蛋羞红,煞是可爱。

  吹风机的声音太大,再加上王子曼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声音太小,我根本没听清,就问她说啥,我没听清。

  听到我让她再说一遍,王子曼还以为我假装没听清的呢,本来就羞红的脸蛋更加红了,然后啐了一句:“你真坏!”

  看到她这娇羞的模样我忍不住大汗,我是真的没听清啊,怎么坏了?

  我也不想跟她解释,因为我妈告诉过我,事情不用解释,越解释越糊涂!

  “你穿我衣服但还挺合身的嘛,等我穿好衣服送你回家!”说着我拿出一套衣服走到卫生间去换了,我可不能让王子曼继续呆在这里了,要是让我妈知道一个女孩子在我房里呆了这么久还不得打死我!

  换好了衣服后我就带着王子曼出了帝尊夜总会,出去的路上那群服务员一个劲的看着我,有几个姐姐还出来指着我俩掩嘴轻笑讨论着什么。

  出了夜总会打了辆车把王子曼送到了家,在门口的时候王子曼恋恋不舍的看着我,不过我并没有多留,因为我妈那时候打电话告诉我这几天不要离开帝尊,我送她回家已经是没听我妈的话了,所以现在我要赶紧回去,可是我刚从王子曼家门口离开就碰到了一个中年男人。

  那个中年男人看到我露出一丝和蔼亲切的微笑,然后看着我说:“你就是萧强吧,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喝杯酒!”

  “对不起,我不会喝酒!”我不想跟他对说什么,更不想跟他喝酒什么的,我只想赶紧回去,所以说完这句话我就准备离开,可他却突然之间挡在了我身前,把手轻轻放在我肩膀,那看似放在我肩膀上的手却让我动弹不得,只能死死的看着他。

  他的手很有力气,不动声色的就能压的我动弹不得。我冷冷的看着他,问:“你到底想干嘛!”

  中年男人笑了笑,眼神露出一丝冷冽,说:“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证明一件事!”说话间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直接把我拉上了车。

  坐在车上我就被黑布蒙住了眼睛,根本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等停车被摘下黑布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们把我绑上带到了一个仓库里,然后那个中年男人就打电话,他开着扩音,我听那声音竟然是我妈!

  绑架!!

  见我没有说话,中年男人也没有追问,他坐在我身边又喝了一大口酒,说道:“我把你带来就是想跟你妈确定一件事,无论这件事是与不是我都不会伤害你们的!”中年男人摸了摸我的头,露出和蔼的微笑。

  半夜的时候有点冷,中年男人生了一堆火,烤着火我渐渐的暖和了,看着不断往火堆加柴火的中年男人,我忍不住问道:“你跟我妈什么关系啊?”

  中年男人又往火堆扔了一把柴火,然后淡淡的说:“算是故人了吧,年轻时候认识,不过当时年少轻狂,惹了事就跑了,这么多年才回来。”

  不知不觉中我对这个中年男人越来越好奇,越来越感兴趣了,他的身上肯定有故事。

  “你当过兵吗?好厉害啊,手搭在我肩膀就让我感觉像是一座山压在我身上似得。”

  中年男人用火堆的火点燃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眼神朦胧,好像回忆起了某些事情。

  “喂?”我忍不住叫了一声。

  酷#匠=网正Kk版'x首1发

  “额,呵呵,想到了些以前的事,你刚才问我什么?当没当过兵对不对?我没当过兵,不过部队那些特种兵来一个排都不是我的对手!”

  看他的眼神我感觉不像是在开玩笑,确实如此,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存在而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我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确实很厉害,我平时也是经常锻炼的,身体素质可以说是普通人的两倍,可在他手里却连动都困难,他的身体素质起码是普通人的三到五倍!

  我没有继续问什么,不过我心里却很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什么身份,更想知道他的故事,我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真男人!

  凌晨四点的时候太阳刚刚露出一点点头,此时火堆已经熄灭了,我靠在一个箱子上睡着了,身上披着一个棉大衣。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有人叫我,我睁开了朦胧的眼睛,看到了我妈跟林叔叔站在我面前,而那个神秘的中年男人却不见了。我妈的脸色很差,瞪着我冷冷的问:“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让你出帝尊的嘛?现在长大了,都敢不听我的话了!”

  我看我妈是真的生气了,没敢说话,只站在那里低着头。

  “好了好了,我们先回去吧,小强在这里也受了一夜的罪,回去再说吧。”林叔叔上来打圆场,然后开车带着我们回了市区,不过让我疑惑的是那个中年男人哪去了?

  回到帝尊后我妈训斥了我一番,罚我一个月不准出门,让我在帝尊里当服务员算是惩罚。

  帝尊的服务生很多,他们知道我的身份,根本不让我干活,顶多也就是忙不过来的时候让我端点东西什么的。

  帝尊作为华海市第一夜总会,虽然是名副其实的销金窟,但客人每天还是络绎不绝的。

  “强哥,麻烦你把这箱啤酒送到6号包厢!谢了啊!”服务员小智说道,今天帝尊人多,实在忙不过来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叫我干活。

  “没事,我跟你们是平等的,有事叫我就行,六号包厢是吧?马上就送去!”我应了一声,起身搬着酒走向六号包房,可就当我快到六号包房的时候突然从五号包房里出来两个醉鬼,一下子就撞在我身上,把我直接撞倒,啤酒也是碎了一地。

  “草泥马你瞎啊!”那两个醉鬼其中一个长脸的骂道。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擦了擦右手被啤酒瓶玻璃碴子拉破流出来的血,然后看着那两个醉鬼,说道:“先生,是你们突然出来撞到我的,我觉得你们要想我道歉,并且赔偿这箱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