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算哪门子副作用啊,我一脸尴尬的看着孀雪,孀雪脸蛋更红了,结结巴巴的说:“这是以前的帝王装用的强腰中药。”

  “什么?强腰?”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就是......壮阳......”

  我彻底醉了,尼玛在医院吃了几天伟哥之后居然直接好了,没想到这时候孀雪继续说道:“这种药要服用三个月才行,要不然......”

  我有点紧张的问道:“要不然会怎么样?”

  “要不然药性会剧烈的反弹,导致男性终生不举......”孀雪低下了头。

  我都尿了,尿了一地的节操,什么状况这是!我说以前的皇帝怎么后宫佳丽三千还不显得那么苍老呢,原来是有这种药物在他们背后支撑着啊。

  “孀雪捂着嘴笑了笑说,强哥你再忍三个月就好了,到时候保证你有意想不到的变化。”

  意想不到的变化?难不成老子变成种马了吧,这几天也有了不小的反应,胡子长出来老长,看上去苍老了好几岁。

  华海市虽说不是一个大都市,不过年味还是跟外面的发达城市一样,很淡很淡的就草草结束了。

  外面除了一片萧瑟的冬雪说实话并没有什么能够吸引我的,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自顾自的开着,好像都很忙的样子。

  我们到了美俪华酒吧之后,先是跟几个兄弟简单的喝了几杯酒之后,才被孀雪提醒,吃那个药不能喝酒,我这才勉强收敛了一些。

  这时候有一个女孩离老远就冲我呼喊道,“强哥回来了,怎么又喝酒呢!”

  “你是......”老鬼警惕的站起身来看着她说道。

  “这小丫头你不认识啊,就是上次跟强哥叽歪的那个,我俩还差点吵起来呢!”雷龙说道。

  我回头一看,跟我想的一样,是哪个叫小茜的陪酒女,只不过最近好久都不见她来上班了,今天突然的出现还是让我挺意外的。

  !酷_》匠3网/正1…版首YK发}'

  “小茜?你怎么今天来上班了?”

  “哦......我...我前些日子身体不太舒服。”小茜结结巴巴的说道。

  “怎么不舒服了,是不是总喝酒的缘故啊。”我继续说。

  小茜皱着眉毛,不说话了,好半天之后才说:“我今天来是回来继续上班的。”之后就什么也没说径直离开了。

  “这小姑娘还能喝多,可机灵了,哪次陪客人喝酒不是把客人给喝到桌子底下,自己却一点事没有啊。”雷龙一脸鄙视的看着远处的陪酒女小茜的背影。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小茜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心想还是找个机会问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吧,之后我喝了几杯酒,大家快完事的时候我想去厕所,于是就去了。

  美俪华厕所是那种男女之间没有明显界限的那种,就是十几个厕所都是公用的,厕所之间只有一层磨砂的玻璃板隔着。

  我尿了有好一会儿之后突然听到了隔壁厕所传来了一阵哭声,我心想这估计又是那个买醉的女生吧,就没太在意。

  但是那哭声持续了好久之后都没有散去,一直在我的耳边回荡,这时候一片带血的姨妈巾一下子从隔壁飞了过来,因为厕所的下面有十厘米的间隙,所以卫生巾飞过来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只不过那东西的样子很吓人,上面血淋林的全是鲜血,正当我打算离开的时候,又飞过来了一片,这片上面的血更多,紧接着是不少的纸,上面全都带着血。

  我心想怎么了这是,是不是谁被刀捅了!还是个女的!我怀疑可能是美俪华的公主,于是就试探性的敲了敲门之后,里面的哭声立刻停止了,半天之后才诺诺的传来一句:“谁......谁呀?”

  “是我啊,萧强,我......我...我看你流了这么多的血,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啊。”

  很久之后,厕所里的声音终于平息了下来,缓缓地说:“没事,我没事。”

  她这么一说我才听出来,这不是小茜的声音吗!

  “小茜!?”

  对方不说话了,两边再一次的陷入无尽的沉默,许久过后小茜终于开口了,慢慢的着跟我说:“强哥,我最近身体不舒服,下午可能就来不了了,我先跟你请个假。”

  “小茜,你先穿上衣服出来,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听小茜说话的声音有点发抖,意识到了可能大事不妙,就想让她出来,看看小茜到底怎么样了!

  我呼喊了几次,里面都没有声音,终于在我大声的叫喊了几次之后,孀雪冲了进来,警觉的看着厕所,说:“强哥,发生什么事?”

  我也不太好意思说:于是跟孀雪说道:“我旁边好像是小茜,她身体是不是不太舒服啊,你看......”说罢我指着旁边厕所的那些带血的那个东西给孀雪看了一下,孀雪先是脸颊微微的一红,然后说:“这绝不是例假,我想小茜不是那方面的问题,就是那方面的问题。”

  孀雪这么一说给我干蒙圈了,就问她什么问题啊!

  孀雪没说话,抬腿一脚踹来了厕所的门,再看小茜,已经昏倒在了地上,当然有些少儿不宜的情节,只见地上全部都是鲜血,而小茜就坐在血泊当中,整条裤子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大半。

  “快把小茜扶起来!”说完我转过身去。

  孀雪把小茜的裤子简单的穿上了之后就背着小茜冲了出去,我自然是跟在她的身后,这一路上,我本来几天没开车了就手生,又加上喝了点酒,这车开的,在马路上横着走,幸好仗着我是三百多万的辉腾,没人干碰我。

  等到了医院之后,医生急忙把小茜附近了手术室进行手术,我大致问了医生一下小茜的情况,医生告诉我说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的昏迷,再加上病人今天喝了不少的酒,所以才复发的病情。

  “什么病复发了?”我问道。

  “打胎......”那个医生斩钉截铁却语气平静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