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听她这么说连忙推辞道:“这是你家的宅子,又是你父亲多年的心血,我怎么能要呢,你放心这宅子,我帮你抢回来就立马还给你。”

  “萧强.....你真好......”龙月已经不哭了,只是一直叫我帮忙寻找一下她父亲的下落,说不定她父亲还没有死。

  我自然是答应她了,下午的时候我叫龙月好好在医院养病,我则是自己一个人出了医院直奔美俪华酒吧,等我到了的时候我坐下了,跟老鬼简单的商量了一下对策,我们的计谋很简单,就是派暗杀组的人抓几个龙家的宅子里面的人。

  等我们拿下龙家的时候再拿那几个人试问,问问他们龙正山的下落,看能不能问出个一星半点的来。

  等我们到了那里的时候我在门口又嘱托了一遍说:“记住,先不要杀人,毕竟他们都是一些平民百姓,虽然唯利是图了点。”

  我们到了龙家,却发现龙家的大门紧锁,里面明显能看见一群人在里面紧张的讨论着些什么,门口还停着几辆豪车,看上去里面应该进去有钱人了。

  “你们谁能开锁?”

  “强哥,我可以。”王雨焉从我身后走了上来,掏出了手中的匕首照着那门的大钥匙孔几下之后龙家的大门就这么轻易的被我们给打开了。

  “兄弟们,砍刀拿出来,待会我们吓唬吓唬他们,看他们什么反应,如果对方很顽固的话,有必要的,还是要杀几个人给其他人看看的。”

  “强哥,好嘞,就等你这句话呢。”雷龙兴奋的说道。

  我们一行人就这么进去了,等我们进去的时候发现龙家早已经变得破败不堪,往日的辉煌早已不再,院子里面的东西能搬的基本上都被人搬走了,就连雕像有的都已经被人搬走了,毕竟龙家里面基本上没有便宜的东西。

  “砰!”的一声,王雨焉直接把门踹开了,随后暗杀的人就从后门离开了。

  我一下子出现在龙家的门前,还记得上次在这里的时候是跟我妈一起来看我的未婚妻,可惜世态炎凉,龙家居然沦落到如此地步,有些人就是这样,在破产了之后立刻就从万人景仰的大赢家变成了全世界最失败的人,而也总有人会在此刻落井下石,狠狠的给你补上一刀。

  里面站着将近几十个仆人正和两个穿着西装的人在交流些什么,应该是卖房子的事情。

  “你们是干什么!”这时候有个男的站起身来,看着我们,不过当他一看到我们手中的砍刀的时候,全都慌了,所有人都后退了一步。

  “我是干什么的,你们侵占了龙家的房子,我今天就是来要房子的!”我狠狠的把话砸在了他们面前。

  “谁说这是龙家的房子的,现在这就是我们的房子!”

  “对,就是我们的房子!龙正山本人亲自答应将房子给我们的!”

  这时候对面的那两个穿西服的人问道:“一百万到底卖不卖?”

  我心想尼玛一百万!擦!这房子最起码值一个亿!你们这帮傻x居然卖一百万!你们这智商这辈子注定只能当仆人了!

  “卖!卖!只要不是八十万就行,一百万咱一个人还能得上两万块钱呢!拿着这两万块钱正好开个小摊,也能糊口!”

  “糊你麻痹!我看谁敢在上面签字!”这时候有个小子一脸冷笑地不屑的看着我说:“我就敢签字!他龙正山破产了,付不起我们的工资,我卖他的房子是天经地义!”

  说完拿起笔就要往上面签字!

  我刚想掏出枪,这时候嗖的一声,再看那小子手上已经中了一刀,鲜血直流,他狰狞的看着我,这时候我抬头一看,孀雪几个人正用匕首匕者几个人,从楼上慢慢的下来。

  这小子一收上其余的人也都慌了,一个个的都喊道:“杀人啦!救命啊!”

  “叫唤个屁,再叫唤小心老子把你们一个个的都送去见阎王爷,你们信不!”雷龙突然大喝道。

  雷龙这么一喊,那帮人都慌了,都把嘴闭上了。

  “好,很好,你们两个滚蛋吧,房子我们不卖了!”

  “你们是谁?”那个买房子的人显然是不想错过这个大便宜。

  “我再警告你们最后一次,这间房子我们不卖了,听到没有?”

  “这间房子卖不卖现在由不得你说了算!”那男人发狠道。

  “三!”

  “你......你想干什么!”

  “二!”

  “我告诉你,这是法治社会,你最好给我老实......老实一点!小心我......小心我......报警啊!”

  “一!孀雪!”

  一把飞刀直接擦进了那男人身旁的沙发里,再看那男的,裤裆已经湿了,我哈哈大笑走到那男人身旁说道:“你不是说这是法制社会吗?怎么?现在不说了啊,我他们告诉你!老子我就是法!*老子我交代的事情就必须给我执行!听到了没有!”

  “听......听到了!”

  “那怎么办自己清楚了吧!滚!”那两个小子一听我这么说立刻屁滚尿流的离开了。

  “你么这群人,走吧,我不想杀人。”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出黄鹤楼****悠闲的点了一根抽了几口说道。

  “我们...我们不走......我们要......”

  “是不是要死啊!”雷龙大喝道。

  雷龙这么一喊那帮小子才吓得一个个的都抬腿跑了。

  “孀雪,把楼上的那几个人带下来,我问他们几句话。”

  “是,强哥。”

  孀雪把那几个人带了下来,那几个人一见到我噗通一声就跪下了,说什么自己也是一时冲动之类的话,还说自己也是无奈之举,龙老爷已经很久没给他们工资了。

  我笑了说:“龙正山现在在哪?”

  我这么一问那几个小子瞬间不说话了,一个个的都不敢看我,把头低了下去。

  “告诉我龙正山本人死了吗?”

  “对不起,我们只想拿到这家房子的产权!”那个男人跪倒了一脸恐惧的冲我说道。

  ;{最新R章G节上a酷j*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