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哥瘫软的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腿上,颓废的看着我说道:“真的...真的就不能放我黑子一条生路吗?!”

  “对不起你今天必须死!”说罢我转身走了,扔下了一句话:“给他一个好看点死法,毕竟人家是个老大。”

  “好嘞,强哥,你瞧好吧!”说罢老鬼拿出了一把砍刀,哼哼一笑骂道。

  “啊!萧强你个王八蛋,tmd,玩的真狠,你给我记住了,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黑哥大叫道。

  我扔下一句话骂道:“麻痹的,快点给老子弄死他,太吵了!”我骂道。

  那天我处理完这件事情之后,又叫老鬼把场子收拾了一下,之后才总算是搞定了,我坐在沙发上说道:“把他们的尸体都去处理一下,然后暗杀组那边的人,这几天找个机会把孙局长做了,然后新来的这个局长咱们找机会扶持他一下,争取让他把陈局长的位置给顶替了,人的方面我给金姐打电话就好了。”

  说罢我拿起手机接通了金姐的电话,“金姐,有空吗?”

  “小弟啊,这几天你去哪了?姐姐我都想死你了!”

  “姐姐啊,我这几天在少管所,刚出来,黑子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我知道了,可是我不知道你进去了啊,来,让姐姐看看你到底怎么样啊,瘦了没有。”

  “姐姐,我正想找你去叙叙旧呢!你等着我马上到。”说罢我走了出去,上了车,到了冷月夜总会。

  金姐正在大厅里等着我,一见我进去就把我给抱住了,她的胸贴在了我的胸口上,热热的,软软的,很温暖。

  “姐姐,我想死你了。”

  金姐笑道:“快别说了,跟姐姐我上楼吧,我给你准备了不少的吃的,咱姐俩喝点。”

  我一听说上楼就想起了上次差点被金姐给爆了的事情,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磕磕巴巴的说道:“金姐,别这样啊,我......”

  金姐果然是老江湖,一下子就看出了我心中的顾虑,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次我真的是想给弟弟你接风!”

  我一听她都这么说了,就跟着金姐上去了,果然楼上最大的包间留给了我们俩,我往包间深处一看,瞬间哭了,尼玛里面怎么有一件主题卧室!

  金姐笑着摆了摆手说:“就这件包间大,那张床是为那些客人提供的,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啊。”

  我呵呵的笑了,然后坐了下来,心里却想的是待会别喝多了,尼玛再被她给和谐了怎么办!

  我端起一杯红酒看着金姐说道:“姐姐,弟弟我先敬你一杯。”

  (2酷匠$网永久(免费看sU小说+

  金姐抓住我的手笑着说:“别啊,弟弟,你刚出来这杯酒应该我敬你。”

  说完金姐夺过我手中的杯子一口把杯中的酒全都干了,我一看金姐都这么客气了,就拿起金姐的身旁的杯子一口喝了其中的红酒。

  那红酒味道很奇怪,竟然有一种水果的香味,很好喝,不过好像就是后劲有点大,我喝了几杯之后就感觉到脑袋有些模糊,金姐看上去反倒是没啥事,我想估计是我很久没喝酒的事情吧,可能酒量下降了吧。

  我点了一支烟递给了金姐一根之后大口大口的抽起了烟,看着金姐说道:“姐姐,老弟这次有一件事情想求求你,你看看你能不能做。”

  “姐姐我就是你的人,以后有什么事情别用求这个字,太外道了。”

  我哈哈大笑端起杯说道:“来,姐姐我再敬你一杯。”

  说完我一口喝了这杯酒,金姐笑道:“老弟你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你为我跑一趟。”

  “事情是这样的,姐姐,我想把孙局长搞死,这件事自然是不需要你插手,我想要你做的就是,你看能不能帮我疏通疏通下一个局长的关系。”

  “什么!你要搞死孙局长!弟弟,这可足够判死刑的了!”

  “你放心,这件事情不用我去做,现在只要我一发话,孙局长活不过半个小时。”

  “姐姐我也听不懂那些话,你就告诉我你有几成把握悄无声息的弄死孙兆年吧!”

  “嗯,说不好听的,十成把握!”我在金姐面前攥紧了拳头说道。

  金姐果然答应了我,说:“既然弟弟这么有自信,那我这个姐姐也是没什么说的了,帝都那边的领导我倒是认识不少,可以帮你疏通疏通,新局长我可能会帮到你,不过也不一定你做好万全的心理准备。”

  “既然姐姐你都这么说了,那弟弟我没什么说的了,来干了这杯都在酒里了!”

  说完我又喝了一杯酒,我的脑袋越来越晕,最后甚至看金姐本人都有写出现了幻影。

  最后我忘记了自己到底跟金姐喝了几杯,等我醒来的时候只发现自己在美俪华酒吧里面,孀雪正站在我的身旁不断地帮我换着脑袋上的毛巾。

  “孀雪,怎么是你?”

  “嗯,强哥,那个金姐想迷奸你你知道吗?”

  “什么?金姐想什么!”我瞪大了眼睛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孀雪。

  ”嗯,可别忘了我是你的贴身保镖,随时监视着你的动态!“孀雪斩钉截铁的说道。

  ”金姐为什么想迷奸我?“”这个我不知道,只不过那个金姐的功夫很好,我们交手的时候不分上下,而她所用的招式就是女子防身术加上国家特种部队所用的女子格斗术,跟我的头儿教我的是一模一样的。“”什么?金姐会武功?“我人生观世界挂瞬间崩塌了,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那么这个金姐是国家的人?那后来怎么样?“”后来这个金姐只是说喜欢你才会这么做的,其余的话什么都没说,我就把你接了回来。“孀雪继续说道。

  ”我说这个金姐怎么势力这么大呢,原来是国家的人啊,那她帮我到底是出于什么!“”喜欢你呗!“孀雪一脸醋劲儿的说。

  “找人帮我查查金姐的身份,然后我过几天再给金姐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吧!”说完孀雪走出了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