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狠狠的看着所长,站起身来攥紧了拳头,尽管看上去一脸无所畏惧的样子但实际上心里却怕到不行。

  “小子,你的拳头虽然狠,但缺少过度和接连,拳头整体上没有连贯性,差的还很多啊!”所长退了一步,并没有在继续跟我们两个争斗,而是穿上了衣服走了出去。

  那几个黑皮还不明白怎么回事还想抓我们两个,可是我们两个已经灰溜溜的坐回到了座位上。

  “你们两个别走哇,不是吵着要跟我单挑吗!来呀!”刚才那个被我俩吓傻x的黑皮这时候牛x哄哄的说道。

  我站在座位上用手指着他骂道:“你妈x的,老子不是怕你,老子今天看所长的面子上饶了你这条狗,以后你要是再敢跟我装x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我这么一说那个黑皮更不服了,舔着肚子走了过来,掐着腰站在我面前说:“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我听听!”

  我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那句话,这是胡老鬼雷龙,杨子几个人走了过来,站在了我的前面,那个黑皮一看我们这边的小弟们就有些怂了,慌着神说:“你...你们想干什么!可别忘了你答应所长的事!”

  “我们可没答应所长!”老鬼说罢拿起一根纸棍看着那个黑皮骂道,那黑皮彻底慌了,脚往后悄悄退了一步,其他的黑皮也都冲了上来站在了那个黑皮的身后,那个黑皮这次说话充满了底气,就在此刻豹子的人站了起来,足足有几十个,豹子活动了一下脖子说道:“很不幸,我也没说过。”

  那帮黑皮慌了,我们两边就这么对视上了,再看远处的那个老师人也已经不见了,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行啊,行啊你么!”那个黑皮气的喘着粗气指着我,转身就想离开,我也没有管那个黑皮,因为我现在还是老实点的好,因为我已经被所长给盯上了!

  wA看正7n版章4@节G¤上D酷-(匠"网◇!

  豹子也不是傻x,逞强也不是在这个时候,豹子见那帮黑皮离开了之后就坐在了座位上不说话了。

  我喊了声:“豹子,谢了啊!”

  豹子很给我面子的回了一句说:“都是兄弟,以后有人再敢闹你天佑就相当于欺负我豹子一样!”

  豹子这么一说明显是把我给拉到了自己的阵营里面,少管所里面就是这样,谁混的牛x,自然就被各个老大所青睐,而现在以我在整个少管所的地位来说,他们能做的不是青睐,而是巴结。

  那天后来也没怎么上课,因为老师不在,我们就干脆在教室唠起了嗑,有的还抽上烟了。

  那天晚上我刚要休息,就听见了黑皮叫我的名字,我心想完了,老子白天得罪了那群黑皮,那群黑皮不是趁别人睡觉的时候来报复我吧!

  那群黑皮把我带出去之后,又把我的手铐解开了,跟我说有人探监,我心想是谁啊,等我出去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妈——萧薇!

  她身旁还站着那个男人,是那天在帝尊劫持我的那个中年男人。

  “妈!你怎么出来了!”我激动的大吼道。

  “这个你先别管了,穿上衣服离开这里吧!”我妈说道,她的声音很沧桑,不过却很低沉,在她的脸上我没有看到半点的喜悦。

  “什么!穿上衣服?我能离开这里了!?”

  “对,这个地方你能呆上一辈子吗!”我妈有点怒了,让我快点离开。

  “那我的那群朋友怎么办!他们不出来的话我不走!”

  “你回头看看!”我妈指了一把我的身后,我回头再一看老鬼,雷龙,杨子已经都出来了,正往我这边走。

  我穿上了衣服跟着老鬼他们离开了少管所,一路上雷龙还问我这个美女是谁,我说这我妈,雷龙惊讶了,跟我所你妈咋看着这么年轻啊,我还骂他油嘴滑舌的。

  我吗把我带到了小南国,那个男人一路上也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只字不提,我对他的身份很疑惑,不过看我妈的关系跟他还算不错,所以我就没敢冒然开口。

  小南国自然是林叔叔出来接待我们,林叔叔还是那副老样子,只不过看上去像是老了十岁,整个人脑袋上的白头发特别多,密密麻麻的。

  “林叔叔好,叫林叔叔。”

  雷龙他们上前叫了几声林叔叔之后就退到了我的身后,我妈对着老鬼他们说:“你们在一楼玩啊,钱我出,你跟你们强哥还有点事情要谈。”

  老鬼他们自然是点头答应了,我则是随着我妈上了楼,我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既兴奋又疑惑,兴奋的是我妈和我都出狱了,疑惑的是为什么我妈能突然出狱,而且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丝毫不知道,又是谁有那么大的能量能从陈局长的手中把我给硬扣出来!?

  "坐吧。"我坐在了沙发上,一共有三个沙发,我自己一个,我妈和那个中年男人一个,林叔叔自己一个。

  林叔叔先是嘘寒问暖的对我妈说了几句话,我则是没什么心情听林叔叔说话而是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我妈和那个中年男人的身上。

  我妈苍老了不少,不过看上去比入狱之前好多了,那个男人则是一言不发,甚至连一个表情都没有。

  正在我胡思乱想他们之间的关系的时候,我妈突然开口了,说:“萧强,你...”

  我有点疑惑,问道:“我怎么了?”

  "你原本不姓萧....."我以为我妈在开玩笑呢,不过看她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一脸严肃的样子。

  “你原本姓陈,而我也不是你的亲妈......你是我捡回来了......”

  我妈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圈红了,这是我第二次看见她哭泣,同样的眼神,同样无助。

  ”我年轻的时候吃的避孕药太多了,以至于生不出孩子,所以我就要了你,那时候你的家刚惨遭了一场灭门报复,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只是我在见到你的时候你被人扔在马路旁的草垛后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